书包网 > 他出自地府 > 1006 礼金
龙国。
  东海市。
  这座闯入全球十大金融中心的国际大都市到处都是气派巍峨的大厦高楼,在一些贫穷小国难得一见的国际奢侈品牌标识在马路两旁的高端商铺内随处可见,街道上虽人流如织车水马龙却秩序井然,不时能看到各类代表财富地位的豪车招摇过市。
  这里没有纷飞的战火,没有忽然射出的冰冷子弹,放眼望去,燕肥环瘦各具风情的都市丽人缭乱人眼,全然一副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
  “宁做太平狗,不做乱世人。这次回国的决定貌似没小黑他们说的那么坏。”
  一个年轻男人点燃一根烟,怡然的漫步在东海市最繁华商业圈的街头。
  棱角分明的脸庞恰如刀削,带有淡淡古铜色的皮肤完全不同于活跃在电视屏幕上的小白脸戏子群体,彰显出一股在当下日渐消逝的男儿英气。一双剑眉挺立出桀骜不驯的锐气,最迷人的还是他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睛,似若无穷星辰有让人情不自禁陷落其中的魔力。
  一米七八的身高,目测不过二十三四岁符合当下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学生的年纪,只不过他身上的气质却与那些未经过现实摧残的稚嫩骄子们迥然不同,特别是那抽烟时无悲无喜的淡漠双眼,让他即使置身于人潮中,也透出一股历尽艰辛看破俗世的沧桑。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对异性极富吸引力的男人,如果不是他穿着白衬衫休闲裤还有一双街头平价店随处可见的鞋全身上下不超过五百大洋的行头的话,这个魅力值恐怕还要上升好几个档次。
  可让人遗憾的是,现如今是一个资本为王的年代,好看的皮囊早就失去了竞争力,对于男人而言,权势与财富才是最好的外衣,更何况这里是整个龙国最繁华的东海市,在局部地区房价已经超过十万的行情下,你莫非指望有美女肯居无定所饿着肚子跟你谈爱情?
  现实不是小说,也不是童话世界,虽然不乏有女孩怀有与真命天子街头邂逅一见钟情的浪漫幻想,但看到那让人眼睛一亮的年轻男人那身堪称寒酸的行头后,在他身上停留几秒还是不得不遗憾的移开了目光。
  可惜了。
  年轻男人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周围偶尔向他投来的视线,或许是发现了他也浑然没有在意,他就像个刚进城的土包子般,一个人形单影只跟着人潮随波逐流,目光不时在那些琳琅满目的橱窗上扫过,却似乎根本没有进去购买的想法,累了就找个木椅点支烟休息一下,行为举止倒也符合他那身与这座国际都市格格不入的寒酸打扮。
  这就是个平头老百姓。
  换句话说。
  这就是个如假包换的穷小子。
  年轻男人在街道上逛了两三个钟头,来自美女们的打量目光倒是接收到不少,但却没一桩美好艳遇降临在他头上,熟悉了解了一番如今国内的大环境后,他也不再继续观光,走到一家商店内买了瓶水,拧开盖子喝了口水,开始琢磨起自己接下来该望哪个方向走。
  ……
  “头,你回国打算干什么?要不你把大家伙都带上,那个东方古国我还从没有去过,正好去瞅瞅这个花了几十年时间就突然崛起的国家究竟有多么神奇。”
  话音落地,整座大殿内的不少人都眼神一亮。
  “什么几十年,比历史的话,这世上有几个国家能比那个民族长?”
  一座古老的大殿内,一个黑发黑眼端坐在大殿最前方铜座上的男人看着下方第一排右手石座上的黑色斗篷身影笑骂。
  “小黑,跟我去龙国的主意我劝你还是别打了,我这次回去谁也不带,就我一个人。”
  黑发男子收敛笑意,目光环视大殿,不用故作姿态,却尽显无上威严。
  “打打杀杀这么久,我确实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
  “魁首……”
  话音未落,座下便响起一阵焦急之声。
  黑发男子伸手,静静道:“诸位放心,地府是我一手创建,是我的心血,我不可能放弃,这次回龙国,权当只是我给自己放个假,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地府事物只能仰仗诸位了。”
  闻言,殿内之人齐齐起身,沉声道:“愿为阎帝效死!”
  黑发男子点点头,目露欣慰之色。
  “魁首,我地府敌对势力诸多,您一人去龙国的消息如果泄露出去难保敌人不会有所行动,恳请魁首准予属下一同前往。”
  台阶之上,离铜座最近的位置,有位一直面朝大殿的男人豁然转身,微微躬身,再次对铜座上的黑发男子提出相同的请求。
  没有任何起伏的声线如同从冰冷机器里发出。
  “龙国国法严苛,即使消息泄露,我们那些亲爱的‘朋友们’想必也无法大动干戈,即使他们真打算有所行动,我一个人也足以应付,莫非诸位对我就如此没有信心不成?”
  黑发男子起身,一锤定音:“这是命令,无需再议。”
  位列台阶上之人沉默片刻,率先低头躬身。“属下领命。”
  紧接着,地府诸魔齐齐俯首。
  “吾等遵命。”
  ……
  回来是回来了,可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男人的思绪渐渐飘了回来。
  继续打打杀杀?
  那自己何必回国。
  去找那个家族那个女人报仇?
  男人笑了笑,要是自己真的仍如当年满腔怨愤,也不会选择落地东海而不是那座京都。
  突然从一个腥风血雨的世界回到和平而和谐的都市,年轻男子捏着水瓶,望着街道上络绎不绝的行人,不禁有些迷茫。
  “田田!!”
  男人并没有迷茫多久,一声尖锐的焦急呼唤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过往生涯所养成的敏锐直觉让他的目光很快聚焦在一道正朝马路中央跑去的男童身上。
  离他不远处,一个约莫六七岁的男童正在追逐一条小狗,浑然没有注意到右方疾驰而来的一辆三叉戟标志的跑车。
  “就当给自己积点阴德了。”
  年轻男人苦笑一声,瞥了眼那位站在化妆品店前满脸苍白几欲昏倒的女人,巨大的恐慌似乎让她都忘了去追自己的孩子。不过以她的速度和与那个男孩的距离,即使想追也已经来不及了。
  肯定是这女人购置化妆品的时候对自己的孩子疏于看管,才导致孩子自己贪玩跑了出来,等她发现冲出来的时候却已经迟了。
  现在的父母。
  年轻男人心中叹了口气,足尖点地人便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那瓶水还未落地人便已出现在马路边缘。
  不少同样听到呼喊却呆滞原地根本反应不过来的行人只感觉一股劲风从身旁刮过。
  “啊……”
  有些承受能力不堪的女郎开始失声尖叫。
  即使有些男士也情不自禁闭上双眼,不忍目睹惨案的发生。
  不远处路口有红灯亮起,那辆红色的轿跑似乎是为了赶时间,所以才加速趁着黄灯冲了出来。
  即使车主似乎也已经看到了那个小孩开始急刹车,但悲剧貌似已然难以避免。
  除非出现奇迹。
  这个世界上存在奇迹吗?
  这个下午在这条商业街上的行人,就真真切切目睹了堪称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个模糊不清的虚影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抱起了那个孩子。
  然后。
  砰的一声。
  李浮图侧躺在车前盖上,怀里搂着那个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孩子,透过出现些许裂纹的挡风玻璃,他看到了一张戴着蛤蟆镜的瓜子脸。
  光嫩白腻。
  印着慌张。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