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从港诡开始求长生 > 第三十六章 收马仔!

第三十六章 收马仔!


  “你想要多少钱?”
  望着眼前阴晦不堪的房间,墨镜男一脸追忆之色。
  在他看来,眼前这位年轻道士既然和自己无冤无仇,那他找上自己,无非就在于一个财字。
  “钱...不,居士却是误会了,若只是为了钱财,那我还不至于找上你。”
  “贫道虽然缺钱,但找上你,可不是为了钱财。”
  毕竟你老婆的情况有些特殊,想必你也在司徒姑那里听说了,若是仅仅只为钱财,贫道犯不着冒险。
  “那你想要什么?”
  对于自己老婆的情况,墨镜男并不是很清楚,但从司徒姑的几次拒绝之中,他也能够猜测,这事恐怕很麻烦。
  “若是贫道说要收你做马仔,不知道居士意下如何?”
  “你确定没有在开玩笑?”
  邓阳话音刚落,墨镜男却是再也沉不住气了,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现在居然有人不知死活说要收他做马仔,在他看来,邓阳完全就是在耍他。
  正在墨镜男一脸漠然的盯着邓阳之时,一直站在其身后的高大马仔,却是再也忍不住。
  “臭小子,我看你是在找死...”
  他本身就是个野心勃勃之辈,一直窥视自家老大的位置,现在听到邓阳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要收自家老大做马仔,这让他如何能忍。
  “对了,在此之前,让我先给你送份礼物...”
  望着一脸狰狞,正准备掏枪的高大马仔,邓阳眼中暮然闪过一道森冷寒气,一抹诡异的青光从瞳孔深处溢出。
  伴随着丝丝惨白的雾气从其五官溢出,烈日之下的虚空,顿时扭曲了起来,周围的场景暮然变化。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望着周围惨白的空间,和身旁一脸呆滞的高大马仔,饶是墨镜男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景象,下意识的拔出腰间的手枪,一脸惊惧之色。
  “不用担心,贫道并没有恶意...只是有份礼物要送给你罢了。”
  “你不是一直都在追查烧死你老婆孩子的真凶吗?问他就可以了...”
  “你...你什么意思?”
  望着面前眼中泛着诡异青光,皮肤一片惨白的的邓阳,墨镜男满脸惊疑不定之色。
  “你放心,若是真想对你不利,以贫道的手段,用不着如此麻烦...”
  咧嘴对着墨镜男笑了笑,邓阳却是知道,烧死墨镜男全家的,并非是他的仇家,而是这位高大马仔。
  这位高大马仔其实早就窥视墨镜男的位置,表面上是忠心耿耿的小弟,暗地里却和墨镜男的老婆通奸,最后怕墨镜男知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老婆儿子锁在家中,活生生泼汽油烧死,然后嫁祸给墨镜男的仇家。
  “......”
  一番问话之下,高大马仔虽然把和墨镜男老婆通奸,最后烧死他全家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但联想到眼前的诡异空间,墨镜男犹自不敢相信。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和自己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兄弟,会背叛自己,甚至放火烧死自己全家。
  “不用怀疑,并非是贫道做了手脚,若是你还不信,大可以找到当初扬言要烧死你全家的肥狮,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有些事情,终将会水落石出...”
  面对墨镜男一脸狰狞、怀疑的目光,邓阳却并不在意,一脸高深莫测之色。
  “我会找肥狮对质的...”
  沉默了良久之后,墨镜男却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一枪毙了高大马仔。
  至于邓阳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墨镜男却并没有多问。
  他并不傻,经过刚才那一番变故,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恐怕真的遇到高人了,至少刚才邓阳的那番手段,饶是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却从未遇到过这种诡异之事。
  若是邓阳想要杀他,就凭这悄无声息控制人的手段,他也绝对无法脱身。
  他却是不知道,邓阳这番看似轻描淡写的手段,已经是用尽全力了。
  正是借助这643中残留的怨气,邓阳才能够如此清晰的击破高大马仔的心防,否则想要在青天白日,迷惑一位成年男子,哪有那般容易。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对于墨镜男这么快就能从仇恨中清醒过来,邓阳也没有想到。
  这可是灭门之仇,若是换做一般人,不管真假,恐怕第一时间,就会毙了高大马仔,毕竟在这种仇恨面前,只要有一丝可能,都绝对是宁杀错、不放过。
  设身处地的想了想,邓阳觉得,就算是换做他,也许都做不到墨镜男这般沉着。
  不过越是如此,邓阳就越觉得自己没有找错人,毕竟他所需要找人办的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胜任的。
  “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但你要先让我见到老婆和儿子...”
  “没问题。”
  见自己此番立威之举起到了作用,邓阳心中却很是满意。
  他自然知道,以这位墨镜男的性子,想要彻底收服他,必须得恩威并施才行,毕竟和那些怕死的货色不同,这位可是个真正的狠角色。
  至于该怎么施恩,邓阳心中却早就有了主意。
  “什么时候可以让我见到我老婆孩子...”
  “不着急,你老婆儿子已经回来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面对墨镜男那迫不及待的神色,邓阳却并没有回答,而是望了望对面的蓝田四栋。
  接着又望了一眼墨镜男胸前挂着的观音玉坠,开口提醒道:“很不错的东西,记得要戴好。”
  在原著中,就是这个观音玉坠,救了这墨镜男好几次,若不是有它在,墨镜男恐怕早就死在了他老婆的手中。
  “多谢道长提醒,我叫雷武,道长称呼我阿武就行...”
  顺着邓阳的目光,摸了摸胸口的观音吊坠,雷武一脸若有所思之色。
  “贫道姓邓名阳,你可以称呼我邓道长,也可以直呼名字。”
  “我还有点事要去办,你可以先带着这个反骨仔去找肥狮对峙,或者托关系去警局,查一查你老婆被烧死当天,这小子的行程,一切自然会水落石出。”
  和雷武打了声招呼后,邓阳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我办好事后,怎么联系道长。”
  见邓阳转身就要走,雷武一手提着神色呆滞的高大马仔,急忙出声追问道。
  “晚上贫道自然会去找你。”
  只要对方不离开港岛,脱离肺鬼的感应范围,被肺鬼标记后的生灵,对邓阳来说,简直就是黑夜中的明灯,想要找到他,简直就不要太轻松。
  ......
  PS: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