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饿与恶 > 第三十四章 何来

第三十四章 何来


  在上处理家务间,兰州青年不道从处得我来。一请求约我吃饭,推拒的烦了也就是答应了。让我很惊讶,吃饭的地方是18号外滩,但只是一家走量不心的餐厅。出了道观我从不穿道袍,一身装扎着发髻,乍一看我自己都觉得挺帅,年的体重开始升到了52公斤,上的医生说这是身体机能在逐渐恢,之前暴瘦是一种身体自我修调节。我到,坐下来刚准备看菜单,兰州青年随也到了,这道原来这小伙子买了购券。购能吃到么好玩意呢?假装的高大上,实则就是没有品位。购至少超过五以上,但菜品其实不会有几口的,还不如去吃大酒店的自助实在一点。
  兰州青年也开始留了头发,说是过年后听人说我出家当道士了,自己以后也有心追随一同,我不置可否的笑笑没有答。问他有么体的事情吗约我?如显得发自和兰州青年,不在着头和不敢看我,还是说了一堆不痛不痒的谢话语,然后说到,最他对公司业务有入的触和开展,现在公司负责人的父亲查,公司连带着问讯。但不是么大问题,他现在负责答相关问讯,但不道怎么,他想来想去认识的人里面,只有我这方面水平是有目睹的,所以请我帮帮忙。耐心听后,我想着也不是么麻烦事情,让他稍后把公司资料和问讯内发来,我看后给他意见。等菜上来后,我一口也不想吃,热菜都是温凉的,生蚝一人两只但一看就不新鲜。只是吃了点主菜里的煎芦笋,喝了几口这个餐厅装十三的矿泉水。
  这间兰州青年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最在哲学,认识了很多朋友,问我玩不玩“乎”。我到,我的娱乐里触电子产品很少,你说玩不玩?但是这小伙子有点过于亢奋,一直滔滔不绝的讲着各种莫其妙的话,在我看来内都有点在骗二傻子,权当看人表演让他说着玩吧。一个野鸡学校的大专生,自身顶多也就是识字的水平,一群哲学硕士博士和你一起玩,本来就听着很尴尬,但自身却没有明白么自之明。众生态里,这也比较经典的一人格。
  当我一切处理妥当在到道观时,不过一时间,中年道众殴的事情说是已经处理毕结案。我问了相关人员,差点忍不住把老主和田当家揪出来抡耳,警察一开始在迫于压力下,传唤了施暴者,并明了要处理,施暴者害怕了见我又不在,拎着烟酒礼品去和老主和田当家求和说软话,但对害人面都不见也没有一句道歉和赔偿,结果姓田的在老主使下,以道观负责人身份在派出所签署谅解,事后两位大师也没有像害人说明情况,就这么不了了之。在月行会议时,我当众呵斥两位大师,陈皮不要脸能卖高价,人不要脸无敌。害人全程么都楚未参与,你们自说自话代表了他,你们还像个出家人吗?装着假慈悲博一群刁徒说好,忘记了出家该有的诚心正意。因而这个会,原本是次都要磨洋工似的要一个多小时,这次我开口说了十几分钟就散会了,也至此田大师在也没有组织开这种会,在之后他也没有了这个机会。会后老主找到我说:顾道长,我原本让田还(田道长字)去妥善处理,没想到他是这么处理,伤害了道观体面是对不住的小卓(中年道众),你不要心里去,事情过去都过去了,你身体又不好,不要急着了响健康、、、、、。我全程没有搭话,由他说到自己都没趣了离开。第二日田道长也差不多同样的语言,但推脱的人成他自己师父了。我也同样一个态度。
  发生人事件后一个月左右,中年道众不了观里氛围,准备离开去苏与浙江地区求道,向我道并请我开示。我没有么好开示的,此事发生在我眼皮子下却没有处理好,让道众因此事备非议与难堪,我的训斥并没有给他换来么,加剧了道观内人员对其排挤,这点也是我欠缺考虑。毕竟该道众出身不好,家中贫寒又离婚了,中年农民工一事无成机缘巧合下了道并想进门,而也不会说话和来事,这种出身本只能是到排挤。去过不少道观都不待见,也没有学到哪怕一样吃饭的本事,提过拜我生,我也一口绝,讲到我40岁之前不考虑人么,而我只本家。所以只能是一个一的红包,给其以费,祝福他修有道无魔。
  而兰州青年的事情,我在看过其公司情况后,告其公司不只是皮包公司,是野鸡中的野鸡,太乱了,账目和行政管理本就是属于没有章法。而个过程看下来,公司法人与其父亲关系很微妙,其父母应该是离婚了的,法人跟母亲姓,其父又另外组建了家庭有孩子,所在来关系中可以憋许多事情。在理修了下其公司邮件内,并进行标注修事项,合并发送时,不小心将自己电脑数云端合到邮件的内一并发送了。在其晚间时候电话前来问询,是么时,我发现这个问题,在撤已经来不及,我只能稳住的说到,只是换了电脑一些电子书和自己写的文章进行存。他也没有在追问,但我着实吓出了一身汗,同时让很懂术的堂兄远程电脑进行处理,随进行端口开数修,让邮件云端内许多资料,不在能用之开,重要的一些内因为内不大本全部转移不能开,但有些内还是无法到全避开。只能听之之。但之后这个兰州青年,说自己是某杂邀约,然后发表了一篇文鉴赏文章,体内他没说,但很是得意炫耀的提到这事。他的水平有多菜,颜体柳体同时让他看都分不的人,能人约稿?因为杂很小众,当时网上寻找不到体内,托人寻找发行本后,我的内心像吃了苍蝇一,三分之二的内几乎就是我的原文,就是前些年还在工作时候写着玩的,因而次重新发送之前邮件到新电脑和新邮箱,逐条开检视,多数是已经无法开,但这篇文章因为很长所以分成两部分文档,而其所谓杂约稿内,就是能开的其中一个文档内,剩下的全是网络黏贴制行结合。为此我在之后以高兴他有这样的进为,问他要不要换一台苹果电脑,他当答应,选定了苹果2016,我出一万剩下的他自己付,老电脑是其家里人14年给的一台二手杂牌电脑本就不好用了,换了电脑后,为此我是稍微心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