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万界最强之光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背着长卿终至蜀山!

第四百四十九章 背着长卿终至蜀山!


      “喂,我说你可别死啊!”将重伤的徐长卿,有些小心的放在地上之后。
  
      景天开始有些粗鲁的急救行动。
  
      说实在的,他就是个混混儿。
  
      要论古董的鉴赏以及玩乐的话,确实是行家。
  
      可要论这救人的本事,景天真正称得上是一窍不通。
  
      极为粗鲁,甚至胡闹的折腾。
  
      将某些暗中用意念关注的存在,看得眼角一阵儿跳动。
  
      罢了,看在始终是一条命的份儿上······
  
      蕴含于无尽虚无中的草木灵气,似是听到了至高无上的命令。
  
      刹那间,涌入了徐长卿重伤的身躯之中。
  
      “咳咳!”
  
      虚弱的咳嗽声中,被景天胡乱折腾的徐长卿,睁开了眼睛。
  
      算是死亡边缘中,捡回了一条命。
  
      “太好了,白豆腐,你终于醒了。”
  
      看到徐长卿苏醒,景天露出了由衷的欢悦笑容。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乐意徐长卿,就这么死在自己眼前。
  
      “景兄弟,长卿现如今重伤,无法动弹,唯有麻烦景兄弟,将长卿带回蜀山。”
  
      深吸了一口气,按耐着伤势的沉重,徐长卿虚弱道。
  
      “没问题,不过你可得好好撑下去。”
  
      “我告诉你说,你要是撑不下去了,可别怪我不讲情义,就在这地方,把你给埋了。”
  
      笑嘻嘻的脸色突然一蹦,景天严肃道。
  
      “然后我景天上蜀山,将蜀山掏个精光光。你的师父与长老们,就跑到街上做叫化吧。”
  
      “景兄弟······”昏昏欲睡中的徐长卿,一把抓住了景天的胳膊。
  
      “不要做错事儿!”
  
      “蜀山乃是修道清净之地,无有值钱的古董。”
  
      “再者蜀山之内,禁制重重,不熟悉情况,随意踏入,只怕十死无生。”
  
      “景兄弟若是出了什么事儿,对我而言,便是罪莫大焉。”
  
      “啊?你们蜀山这么厉害吗?那我还是不去了。”
  
      徐长卿的话,听得景天一愣中,脑袋摇晃的如拨浪鼓一般。
  
      对于踏上蜀山的事儿,充满了抗拒。
  
      从人的本性而言,他还是很珍惜自己这条小命儿的。
  
      “不行,景兄弟已然答应了掌门,请无论如何,都不可让掌门白等。”
  
      虽然不清楚,掌门找景天是为了什么。
  
      但能让掌门亲自邀请,必然有要事。
  
      即便没什么事儿,掌门已然开口,身为弟子,自当奋力办妥。
  
      “行了,就你这身子,不要瞎折腾了。”满是无奈中,景天将徐长卿背了起来。
  
      之前的话,说到底不过是玩笑罢了。
  
      真要让他把徐长卿扔在这儿不管,这事儿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哪怕是个混混儿,也该有点儿做人底线不是。
  
      “掌门,等那小子登上蜀山,我要狠狠揍他一顿。”
  
      蜀山大殿之上,元神长老脸色黑黑道。
  
      “咳!景兄弟也是好心!”
  
      “长卿虽受了点儿罪过,然终究是有惊无险。”
  
      “我们也就没必要计较那么多了。”
  
      清微干咳了一声道。
  
      就元神长老的性子,他要是不开口的话。
  
      景天不被折腾的半死,就算他输。
  
      “景兄弟,看似浪荡了一些,但其本性却也是良善的。”
  
      几位长老纷纷出言道。
  
      元神长老黑着脸,不说话了。
  
      他之前的话,说到底也是气话。
  
      又岂能真正做出那等不明事理的事情。
  
      这么多年的修行,岂不是都修到了狗肚子上。
  
      互相对视中,几位长老皆是含笑不语。
  
      这么多年的师兄弟了,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
  
      彼此间,谁又不了解谁呢?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重啊!”
  
      通往蜀山的道路上,景天以双手持剑,支撑着身体,艰难的向前走着。
  
      古语而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本就不是那么容易走的路,再背上一个重伤昏迷的。
  
      这期间的辛苦,实在让景天够呛。
  
      要不是这两柄剑支撑着,估计已然趴下去了。
  
      至于说,背着重伤的徐长卿,御剑飞行,飞跃蜀山。
  
      景天表示,自己还不曾有这个能耐。
  
      “天啊!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发泄般的大喊了一句,将背上已然陷入深度昏迷中的徐长卿,拉了一把。
  
      不至于让其掉下去,景天继续奋力向前走。
  
      白豆腐身上的伤势,似是有些耽搁不起了。
  
      这样的认知,让景天内心瞬间一紧的同时。
  
      已然疲累不堪的身体,似是又有一股力量涌现。
  
      向前走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一些。
  
      “掌门,是不是让弟子们下去接应一下。”
  
      无极阁内,元神长老满是心疼道。
  
      长卿的伤势,着实不轻。
  
      这么耽搁下去,万一出什么岔子,可是了不得。
  
      “无妨!想要承担天下苍生的重担,这般磨砺,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我明白,可是这事儿不能以长卿的生命为代价啊!”
  
      元神长老急道。
  
      “无妨!不信你看!”
  
      清微伸出手,在那高悬半空的玄光镜一抹。
  
      浓郁的草木精气,顿时充斥着整个屏幕。
  
      这是徐长卿体内的真实情况。
  
      每一个时刻过去,都有碧绿色的草木精气融入徐长卿体内的伤处,助其伤势恢复。
  
      “又是那位先生的手笔?”
  
      紧绷着的那口气松懈中,元神长老却是又一挑眉,有些不满道。
  
      “有些事儿,不管是否乐意,自然之中,唯有如此行事。”
  
      “好吧!长卿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
  
      元神长老有些无奈点头。
  
      总体来说,对徐长卿而言,这倒也是一件好事儿。
  
      何况他自己心里也明白,重楼已然是手下留情再留情了。
  
      否则,长卿就是有十条命,也决计撑不住。
  
      牙根紧咬中,滴滴晶莹汗水,自景天额头滴落。
  
      而在他所不知的神秘之所,生灵之本源所在。
  
      一轮金色光团,散发着温和的光芒。
  
      丝丝缕缕,不断融入景天那疲累紧绷的肌肉之中。
  
      使得原本脆弱的肌肉,不断变强。
  
      “哥哥······”有些心疼的自语中,一缕蓝色灵光自指间凝聚。
  
      随手轻弹中,这一缕灵光划破无尽虚无时空。
  
      落在了景天手中的魔剑之上。
  
      再然后,这缕灵光透过魔剑。
  
      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缓缓渗透进景天的躯体之内。
  
      “阴阳调和,对他而言,倒也算是不错的机缘。”
  
      意念化身,落在了蓝衣女子身旁。
  
      飞蓬的本源力量,至刚至阳,可谓极其强大。
  
      而龙葵修行千年,灵力亦是极其庞大。
  
      再加上彼此间的因果,纠缠千年的痴念。
  
      两者相融,自然不会什么坏事儿。
  
      天地自然之理,孤阳不生,孤阴不长。
  
      “先生。”
  
      龙葵急忙行礼道。
  
      对这位先生的敬畏,绝不在于其强大的修为。
  
      “为哥哥,你等了千年,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卫无忌看着龙葵道。
  
      凡人岁月,匆匆百年。
  
      太多的理想,太多的抱负,似乎还没有实现。
  
      故而有了对于长生的渴望。
  
      然对于长生者而言,有的时候,反倒是羡慕凡人生灵的匆匆百年。
  
      死了,死了,生死过后,情感也好,因果也好,通通一了百了。
  
      纵然缘分使然,可能还得重新开始。
  
      但终究与过往,有所不同。
  
      “这是龙葵执着千年的痴念,只为能陪在哥哥身边。”
  
      当年姜国的存亡一战,哥哥为家国而战死。
  
      而她虽已然尽力,却终究没有如哥哥那般。
  
      苟延残喘,存活至今。
  
      这样的日子,每多过一刻,痴念便多一分。
  
      千年岁月,已然足够根深蒂固。
  
      “好吧!或许让你存活之今,便是为了······”
  
      说到这里,卫无忌欲言又止。
  
      “先生的意思是······”
  
      蓝衣少女眸色隐隐发亮,满是期盼的看着卫无忌。
  
      无尽岁月以来,她很多次都想陪在哥哥的转世之身身边。
  
      但这位先生······
  
      纵然再修行千年,怕也是无可奈何。
  
      “或许是你当初的执念,造就了今日的缘分。”
  
      “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一句,往事随风而散,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切莫痴念多为。”
  
      “先生的意思,龙葵虽明白的不是特别清楚,然先生这话,龙葵已然谨记在心。”
  
      带有宫廷气息的女子微微一礼中,龙葵化作一道流光,早已急不可耐。
  
      “这样做,真的适合吗?毕竟过去的,已然过去。”
  
      “不管如何,他是景天,而不是昔日的龙阳。”
  
      有些忧色的意念,化为一道身影,立于卫无忌身旁。
  
      人的感情,实在是一种极其奇妙,甚至谈得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龙葵对龙阳的痴念,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情。
  
      或许还有一种友情吧。
  
      毕竟身为姜国唯一的公主,尊贵的身份注定了她很难拥有真心相待的朋友。
  
      近乎封闭的王宫生活,让龙葵所接触的,除了服侍的宫人之外。
  
      能轻松自在说说心里话的,只有一个哥哥。
  
      但无论如何,那都是过去了一千年,只存在龙葵记忆中的虚无。
  
      随着龙葵与景天的不断接触,谁又能保证。
  
      这份儿单纯的亲情,友情。
  
      不会添加一些其他的东西。
  
      毕竟景天不是龙阳。
  
      或许龙葵本身没有这样的意思,也不会有这样的认知。
  
      但情感的变化,怕是连自己都无法掌控吧。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不让她跟龙阳的转世,有所接触。”
  
      “怕的就是这种纠缠。”
  
      卫无忌点点头道。
  
      “可她千年的等待,我始终不希望成为一场空。”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轻声嘘然中,两道意志融入了天地之中。
  
      似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快来人,救命啊!”
  
      进入蜀山山门的那一刻,隐约间看到的建筑,让一直咬牙坚持中的景天,一阵儿头晕眼花。
  
      以最后的力气发出了一声大喊。
  
      彻底脱力的景天,背着徐长卿。
  
      噗通!
  
      掩面栽倒于地。
  
      一道肉眼难辨的气罩,保护住了景天的脸。
  
      要不然这一下子······
  
      景天的那张脸,怕是不能看了。
  
      “大师兄······”
  
      听到动静的蜀山弟子,踏步而出。
  
      第一眼便看到了趴在景天背上,重伤昏迷的徐长卿。
  
      多年的兄弟感情,让这些师兄弟们,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将长卿送去疗伤!”
  
      “给这位将你们大师兄背回来的恩人,洗个澡,找个地方让其好好休息。”
  
      清微的声音,自蜀山大殿之中传来。
  
      “是!”
  
      蜀山弟子齐齐领命,然后七手八脚的将昏过去的二人抬了起来。
  
      “动作都轻一点儿。”
  
      这句吩咐,自然不仅是为了徐长卿。
  
      更为了将重伤的徐长卿,背回来的景天。
  
      对待恩人,自当涌泉相报。
  
      受人恩情,若不知报答,岂非猪狗不如。
  
      “怎么样?长卿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吧。”
  
      景天只是脱力,累的昏了过去。
  
      有弟子们安排,让其好好休息,很快便可以恢复过来。
  
      唯一让长老们放心不下的,就是徐长卿的伤势。
  
      哪怕已然有数儿,也得亲身查看一番,才能放心。
  
      “魔尊重楼,始终还是手下留情了。”
  
      “长卿的伤势,给其三两日时光,便可以彻底恢复。”
  
      “经此磨难,长卿的功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详细检查得出的结论,让记挂于心的几位长老,真正松了一口气。
  
      “这六界之中,让魔尊重楼出手而留情者,怕是只有两位,具备这样的面子。”
  
      确定了徐长卿不会有什么大碍之后,大殿内的气氛,便轻松了许多许多。
  
      能从魔尊重楼手里捡回一条命,可真是庆幸啊。
  
      当然,清微也好,几位长老也罢。
  
      心里都清楚,这是看在飞蓬以及卫无忌的份上。
  
      “除了功力之外,经此一劫,除去了于魔尊的因果纠缠,更是值得庆贺。”
  
      一道意志显化出一道身影,于蜀山大殿之上。
  
      “见过先生!”
  
      清微以及几位长老,俱都站了起来行礼道。
  
      “敢问先生,长卿与魔尊又怎么会有因果之间的纠缠?”
  
      元神长老有些紧张的出言问道。
  
      重楼那是何等的存在,与这样的存在,有了因果的纠缠。
  
      对于徐长卿的修行大业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仙也好,神也罢,都是以超脱为最终目的。”
  
      “于天地而言,仙道,神道虽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