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秦时天行者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鬼谷纵横,在线刮痧

第一百一十七章 鬼谷纵横,在线刮痧


  
  这个突然闯入鬼谷入口纵横阵法内部的陌生小少年,表现出了一手让鬼谷子王诩心中惊讶的某类未知虎爪功。
  对方的一举一动,行走观望。
  完全将功夫的真谛神形炼入到骨子里,似人似虎,返璞归真。
  只不过……那双毫无任何人性的兽类眼神,不免让鬼谷子多看了两眼,心中很快就有了数。
  “应当是练功沉浸过度,从而导致精神失常。”
  “与玄虎无异。”
  随意一扫对方残留下来的脚印。
  鬼谷子心中一动,立即明白了来人是谁,也大致猜测到对方为何会追寻到鬼谷。
  “原来是他!”
  “那个在老夫之前进入玄虎巢穴内部的小少年,现在看来,对方似乎与那四只玄虎幼崽,有着某种特殊关系。”
  “不过……入了老夫鬼谷的东西,那就只能是鬼谷的东西。”
  鬼谷子王诩左手背负与身后,右手轻抚颌下长须。
  眼神平静而无丝毫波澜。
  静静思考片刻,他以体内真气聚集成束,同时向盖聂与卫庄传音,吩咐道:“聂儿,小庄,你们两个现在去鬼谷入口处,将那里的人带进来。”
  “以后,他就是你们两个的练剑目标。”
  “是,师父!”
  盖聂与卫庄纷纷收剑,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恭敬行礼。
  随后,卫庄看了盖聂一眼,见到师哥主动向山谷入口处走去,他这才迈动脚步,紧跟着师哥的脚步而行。
  嘴上说要和师哥不死不休,身体还是格外的诚实。
  数百丈距离,转眼而至。
  两人各自按照纵与横,分别行走在纵横阵法内部的安全道路上,片刻后,一道面相稚嫩、身形壮硕的陌生人影就出现在眼前。
  对方的一举一动,都仿佛一只成年玄虎一样。
  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然韵味。
  有纵横阵法影响,盖聂与卫庄两人可以看到对方,但是对方却看不到他们。
  趁此机会,他们两个仔细观察那个人。
  “这就是师父让我们过来抓的人?一身外功练的倒是不差,只是……!”卫庄仔细打量着那个人的眼神,若有所思道:“像一只虎,多过像一个人。”
  “他身上所练的外功,应该是出自魏武卒的盾甲百炼。”观察片刻,盖聂右手紧握木剑,猛然冲了上去。
  “魏武卒吗?就让我来试一试威震天下的魏武卒能耐。”
  卫庄嘴角微微上扬,同样不甘示弱。
  右手持着一柄木剑,从另外一个方向杀向那个似人似虎的怪异小少年,心中颇为有些傲然。
  认为这普天之下,除了师哥盖聂与他自己,再无其他英杰。
  这是身为纵横鬼谷弟子的傲气。
  ……
  ……
  几乎同一时刻。
  不知不觉闯入到纵横鬼谷阵法当中的姒元,忽然察觉到在自己身躯左右两侧,分别有恶风传来。
  “嗷吼……!”
  他本能张口一声大吼,虎啸声如雷鸣炸响。
  左手五指弯曲成爪,抓向攻击自己左侧的纵剑,同时左腿单脚站立,右腿犹如虎尾甩动,抽打向攻击自己右侧的横剑。
  纵横双剑同时分别与姒元的左手和右脚对撞,却丝毫伤及不了对方。
  皮肤上连个划痕都没有。
  反倒是对方左手与右脚上传来的狂暴蛮力,让他们两个心中大惊,差点儿就没拿捏住手中的木剑。
  这还是木剑上附加了内力的情况下。
  “好强大的体魄,这就是魏武卒吗?”感受到自己用来握木剑的手臂一阵发麻,卫庄心中暗自惊讶不已。
  手中的剑,虽然是一柄木剑。
  但是在内力的加持下,锋利坚硬程度绝对不下于精铁所铸的宝剑。切金断玉只是等闲,不可以常理视之。
  但是现在……!
  这样的剑,却连在对方身体皮肤表面上留下一丝划痕都难以做到。
  “魏之武卒,名不虚传。”
  “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盖聂瞥了一眼师弟卫庄,然后忽然转身离去。
  直接向鬼谷内倒退。
  卫庄见到师哥如此,当即也毫不迟疑后退,退向鬼谷所在的方向。
  又一次失去自我理智的姒元,察觉到攻击自己的两人忽然退去,没有丝毫犹豫与迟疑,他立即顺着卫庄离去的方向追去。
  就这样,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
  被卫庄和盖聂师兄弟两个带领着,穿过鬼谷出入口的纵横阵法,真正进入到鬼谷内部。
  始一进入。
  盖聂与卫庄两人立即调转方向,不约而同同时出剑。
  再次分别从不同方位攻击向姒元。
  三个小少年,又一次互相拼斗成一团,剑光闪烁,虎啸阵阵,姒元很难打中身法极好的盖聂与卫庄。
  而盖聂与卫庄,却也伤不了防御强大的姒元。
  更别说还有龙游玄虎的扑击撕咬,利爪肆虐,虎尾如鞭,势大力沉,与姒元的进攻互相配合起来,给了盖聂与卫庄两人很大的压力。
  他们可没有那种可怕防御力。
  一旦被其攻击到,非死即伤。
  ……
  ……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
  盖聂与卫庄师兄弟两个就有些气力不济,手脚酸软,气喘吁吁,手中的木剑挥舞起来,也远远不如刚才那么迅猛有力。
  但是与他们两个对打的姒元,却依旧龙精虎猛,活力四射。
  仿佛体力与精神无穷无尽。
  “此人的持久耐……耐力,当真是惊人!”盖聂忍不住感叹出声,每一次挥动手中木剑,每一次闪躲对方的攻击……。
  
  都让他觉得身体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肌肉酸痛不已,精神疲惫不堪,体内的内力更是早已经消耗干净。
  卫庄听到师哥的话语,冷着一张脸。
  当即出言怼向盖聂。
  “师哥,现在才过去了多长时间,你这就不行了?”
  “看来师哥你很虚啊!”
  盖聂闻言,强撑着疲惫,露出一丝平淡微笑,出声反驳道:“小庄,你的脸怎么那么白?是不是太累了?”
  “要不你先休息会儿?”
  “哼,师哥,我看需要休息的人是你吧?”卫庄同样硬撑着反驳。
  师兄弟两人再一次杠上了。
  不知不觉就想要比比看,看看谁会忍不住疲惫先休息。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