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神探高礼琪诡异录之断碗 > 第五十五章 风云再变

第五十五章 风云再变


  高礼琪解开全部线索,飞身走到修德房间。而郑添斌解开线索后则破门夺路而跑。
  高礼琪躲到房门的一侧,小心地慢慢转开门锁猛地一把将门推开。高礼琪却发现里面没有人。只有修德右手握着枪倒在血泊中。高礼琪仔细地看着房间里每一个地方,但却没有发现一处可以让人隐藏的地方,房间只有右手边有一个窗户。高礼琪上前一看,发现窗户还反锁着。
  奇怪!凶手是怎么进来和逃走的呢?
  高礼琪蹲下仔细看着修德的尸体。他惊讶地发现修德的死法竟然与许永杰如出一辙。他也是被人一击割断脖子,因为他身上也没有其它任何伤口。而且,他脖子上的伤口看起来也与许永杰的非常相似,而且案发当场同样没有留下凶器。
  但是,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又为什么放过他和郑添斌两个?而且!而且,地上的箱子里这么多钱,凶手怎么不带走?这么多钱,对方竟然也没动心?
  这是怎么回事?高礼琪想不通,但是他也没心思继续思考下去。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万一面具人回来就麻烦了。他捡起修德的枪,飞速逃了出去。
  这周围很偏僻,高礼琪跑了好长一段公路也没见到一个人、一辆车经过。荒无人迹的,正是行凶灭口的好地处。高礼琪可不甘静以待毙。
  前面本来有个旧公共电话亭的,不过已经被废弃,不能用了。这里竟然还有个自动提款机亭!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冲了过去。对着里面的几个摄像头,挥了挥握着枪的手。但似乎没什么用,一会儿后也没有什么回应。
  时间一点点地走,这里荒无一人,多留一刻,就危险一分。他突然萌生一个脑残的方法。
  “碰轰,碰轰,碰碰,轰轰,…”高礼琪突然开始拼命地砸着那些自动提款机……
  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取证人员在现场忙碌地收集着证据。方卫国在现场问了问高礼琪几个问题。
  现场警员寻找着每一处与案件有关的蛛丝马迹,但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不过,高礼琪也在现场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断碗不见了。警察破门时,它就不在这里了。谁拿走了呢?
  “高科长,您来了。”方卫国看见高义正赶过了来,马上上去打起招呼。
  “方队长,怎么样了?”高义正一脸严肃冰冷地问道。
  方卫国简短地说了一下他们现在掌握到情况。
  “那这边,你仔细小心处理好了。我先带高礼琪回局里。“高义正对方卫国说道。
  高礼琪带着高礼琪坐着警车,驶向警察局。
  “你可真行啊!这边警察打电话来说你抢劫,那边方卫国又说是凶杀案。两项大罪,你都是嫌犯。呵,你真‘牛'了一回哦!”高义正哭笑不得地朝高礼琪说道。
  “我也是迫不得已。不过很快,就会证明我是无辜的了。“高礼琪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无辜的!四个摄像头都能证明,你跟有血海深仇似地砸了自动提款机一猛顿。上次的保释金到现在都没还我。这回还想我帮你垫付自动提款机的赔偿金啊?!“
  “可以就最好了。“
  “你想的美!到局里立刻给我按银行工作人员的估算,给我开好张支票。我再跟分行的周副行长仔细解释一下这整件事的情况缘由。你跟周副行长的关系比我好,你自己也得亲自打通电话给他。”
  高礼琪嬉皮笑脸地跟高义正说着,心里根本不当回事。
  “建边船厂那边有什么收获?“高礼琪这回终于脸色开始绷紧地说道。
  “我正想问你在搞什么呢?“高义正板着脸说道。
  “怎么了?你们让人跑了?”高礼琪些许紧张地问道。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高义正冷冷道。
  “担心你升不了职呗!“
  “谢了。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到处拔老虎毛,有九条命都不够用。“高义正板着脸道,“我们现场捉住一名嫌疑人,他非法持械,已经被我们刑拘。经查,他名叫陈庭雄,没有任何犯罪前科,还曾是一名特种兵,目前没有固定职业。其它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他跟毒品案有关吗?”
  高礼琪摇了摇头,悠悠道:“不知道。你们现在要知道什么,不是很容易吗?”
  “陈庭雄从被捕时开始,就没开过口。这小子看起来硬的很,不会那么老实容易的。”高义正道。
  “我只知道一点,这个人口里藏着一只大老虎。只要能让他把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如实交待出来,那说不定,这回你就要上‘焦点访谈'了。”高礼琪笑道。
  在高礼琪看来,事情到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算得上结束了。郑家的老帐本在他手里,即使许梓强不出来作证,也足以打垮郑宝斋,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而面具人肯定代表着害死杨富龙与杨芝涵父女俩的幕后黑手。从陈庭雄的能力与行动上看,他肯定接触到最上层了。因此,只要撬开他的嘴,面具人的整个组织也基本上玩完了。
  到这里事情基本就明朗了。唯一的X因素就是杀死修德、许永杰、高文雄等人的凶手。不过,他可能就在两股势力中。两股势力湮灭,他也自然就浮出来了。
  高礼琪坐在笛声悠扬的车里,感受到这个世界充满着的欢快的旋律,他的心好久没有这么轻快过。仿佛一下子在心中找到一份失踪已久的安宁。
  车子一路行驶,逐渐开到了警局。
  高礼琪透过车窗,竟然看见小嘉的母亲董慧慧一脸焦虑地站在警局大门口。
  高礼琪从车上下来。她一看见高礼琪,就喜出望外地奔上前来。
  “伯母,是你啊!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高礼琪问道。
  “啊,礼琪呀!伯母想和你单独说两句话。”她一脸急迫地说道。
  高礼琪看了一眼高义正。高义正点了点头。。
  董慧慧把高礼琪拉一旁,然后焦急地对他说道:“大事不好了!你要救救灶盛和小嘉啊!”
  高礼琪吃了一惊,又冷静地对董慧慧道:“伯母,您别害怕。什么事?您慢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