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一百零五章 吴守

  解决两人,项央没有松懈下来,随手从无头尸体上撕下两大块沾满血液的布条塞到两个人的嘴里,然后从四周找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向下抛去。
  不多时,王英带着县衙的一众捕快衙役以及县兵攀到坡顶,见到山坡顶上的情形,露出一丝喜色,项央果然厉害,竟然还抓到两个活口。
  剩下的不需要项央参与,王英和一票老捕快围着两个汉子一顿胖揍,两个人就什么都说了,包括山寨目前的一些情况和沿路哨探的联络方式。
  听完后,项央发现这个毒秀才还真挺不一般的,从这个坡顶到黑风山寨的新老巢,有足足两公里的山路。
  沿途设下四个哨探,层次分列,白日以熏烟作为有情况的联络讯号,夜间就以火光示警,四拨人,守两天,两天后会有新人来接替他们。
  甚至山寨早就做好分散潜入黑山深处的准备,就算官府有大队人马,进山抓到一两个人,也算不了什么。
  了解了其余三拨人的地点以及人员分布,武力强弱,项央继续一马当先,一路奔袭,除了第一个哨探,又杀了两人,擒下七人,让一众捕快衙役以及县兵全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也明白为什么王英要等到现在才上山,无他,一个高手的存在实在太重要了。
  不说别的,如果此次上山没有项央,王英他们只怕可以躲得过两个哨探,却躲不过另外两个,早晚会被发现,让围剿黑风山寨一事功亏一篑。
  如此借着还不算是昏暗的余光,项央并王英与大部队悄悄摸摸的接近黑风山寨。
  和黑山外围的那处山寨不同,这里的大寨修建的比较简陋,塔楼只有一个,高度不过五米,仅容纳一人防守,四周的防御设施也都是新做,难以派得上大用场。
  内中分布倒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一间间木屋鳞次栉比,最后方是毒秀才所在的大院,以及存放物资收藏的大仓库。
  此时,正值秋夜,风高气爽,带着淡淡的寒意,除了苦逼的巡守人员,所有山贼基本上都在家里猫着,空荡荡的山寨除了窗口透出的暗黄色光芒,几如鬼域。
  没婆娘的吃完饭盖上暖煦的被褥,美美的睡上一觉,有婆娘的搂着女人好好的做活塞运动,日子快活乐无边。
  靠近后方的十几平米的木屋中,一个身高体壮,面带凶煞的大汉从女人白花花的身体上滚落到一旁,喘着粗气,双目瞳孔无神,陷入事后飘飘欲仙的满足中。
  吴守是王英派到黑风山寨的卧底,已经两年了,和他一样的还有三个人,可惜在这两年中一个个都死了,只有他够聪明,够谨慎,这才安然活到今天。
  其实他们都不是县衙的人,而是切切实实的劳苦大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那种,为了能够改头换面,搏取一个前程,这才甘愿深入虎穴,为王英做事。
  但吴守时常也在犹豫,矛盾,山寨的日子还不错,有酒有肉,有女人,就算当了县衙的捕快,他能有这种逍遥快活的日子吗?
  卧底反水的事情屡见不鲜,吴守就处在这个边缘,因为他本身就意志薄弱,有一种恶性,这才能在山寨混的还不错,杀人放火的事情有一个算一个,都少不了他的分。
  想的有些头痛,吴守披了身衣服,从柜子底取出一支匕首藏在腰后,又揉捏了下木床上女人胸前的丰满,在娇喝声中心满意足的出了门,身处空无一人的空荡的小道上游荡。
  这已经成了他的一个习惯,没人知道为什么,除了他自己。
  为什么要游荡,因为他害怕,他恐惧,他担忧。为什么要害怕恐惧担忧呢?
  因为吴守不知道什么时候官府的人就会杀上山寨,知道他身份的只有王英,如果被人在睡梦中摘了脑袋,岂不是冤枉的很?
  虽然这只是他杞人忧天,但他宁愿每天晚一点入睡,多做些准备,当那一天真的来临,他会忘记自己曾经在山寨中犯下的恶行,重归王英手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捕快。
  不知不觉,吴守走到山寨门口,和塔楼顶上的守卫人员打了个招呼,便和另外两侧的几个守卫之人坐下来侃大山,不时望望寨门之外,既期盼又抗拒的目光满是复杂。
  山寨外是一小片清理的干净的空地,免得杂草树木给外来人提供掩护,王英从一个县兵的手里取走一张弓和一把箭袋,接着招呼项央,两个人借着黑暗,偷偷摸摸的朝着山寨门口潜近。
  “小项,一会儿就看咱们两个的默契了,塔楼顶上的那个人交给我处理,你要做的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寨中,以最短最快的时间将寨门口守卫之人杀掉,再之后,就是咱们大举进攻的时机,成败在此一举,一定不要留手。”
  此时夜色以深,项央只能看到王英闪亮中带有杀机的眼睛,微不可见的点头,他不能说一定能做到,只能说尽力。
  他们两个现在的位置距离塔楼与山寨大门约有十米的距离,如此在塔楼火光和下方空无一物的空地上才能隐藏,比起王英靠远程弓箭射击,他要以最快的速度闯进山寨,然后以迅雷之势结束战斗,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王英左手一摊,长弓翻转,然后抽箭,搭箭,抬弓,拉弓,一气呵成,项央可以看得出来,绝对是久经训练,其箭术,应该也有一定的自信。
  项央没空管王英,缓缓拔刀,全身肌肉紧绷,丹田内的全真内力娟娟流淌而出,在经脉中运行,一双眼睛带着温润的玉色,在黑夜中发亮。
  山寨内门处,吴守正哈哈大笑着和几个人侃大山,突然觉得心中一寒,有些冷冽的不祥预感,猛地起身,迎着几个人不解的目光,脸色变得极为阴沉,不时看向寨门之外,只是一片黑暗,什么也望不到,反而更给自己增添许多压力。
  “日有所思罢了,王英就算有心,只怕也无力,大当家的实力超群,当年要不是顾忌王英捕头身份,没有赶尽杀绝,只怕他早就没命了。”
  吴守给自己解释,只是这股冷然的寒意,实在让他心惊肉跳,看着几人不解的目光,笑了笑,就要重新坐下,就听到一声呼啸而来的风声,以及嗖的一声射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