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磐道 > 第两百二十八章 镇魂咒

第两百二十八章 镇魂咒


  马姓执事望着半山腰上弥漫的白色迷雾,站在原地呆立了片刻,便对身旁的众人说道:“我现在要去拜见少主,你们各自都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这几天把应该打扫的地方,全都给我清理的一尘不染,并确保炼丹房和炼器室能够正常使用,如果出了任何问题,就不要怪我没有事先提醒过你们。”
  马姓执事说完此言,便不再去看面面相觑的杂役弟子们,直接动身顺着一条小道向着荼蘼山顶走去。
  当他来到半山腰的浓雾前方,还未使用传音符通知李道源,他身前的雾气就突然一阵翻滚,露出一条圆形的通道,同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山顶上传入到了的他耳中。
  “马执事,请进来吧。”
  马姓执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道袍,就面容肃然的走进了白雾通道内,而每当他前行一步,他身后的雾气就一阵翻滚,将后方的道路再次隐藏在了浓雾当中。
  马姓执事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额头上竟隐隐渗出一滴滴汗水,这到不是因为他体力不支,而是四周的白色迷雾,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这些迷雾以他的魂念之力根本探查不透,并且他还从雾气中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禁制波动,此刻他生怕自己走出一步,掉进了两侧的雾气当中。
  原本只需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到达山顶的路程,马姓执事硬生生多耗了一半的时间,这才气喘吁吁的爬到山顶上,随后他调整了一下呼吸,便推开殿门走进了月庭殿内。
  “恭喜少主完成任务凯旋而归,”马姓执事向着大殿中央的李道源躬身一礼,并阿谀奉承的说道。
  “这次的任务基本上算是完全了,但是我们磐阳宗为此损失惨重,我也就说不上是凯旋而回了,”李道源盘膝端坐在圆形高台上,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马执事过来找我,难得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荼蘼山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在下这次前来,正有两件事情要向少主禀告,”马姓执事再次躬身一礼,并清了清嗓子,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清晰一些,然后缓缓的讲道:“这几天撼阳峰的鲁前辈,和金滂峰的白前辈,多次来山中拜访,都被在下以少主不在山中为由给挡了回去,这次少主回山,需不需要在下通知这两位前辈一声。”
  “鲁奇和白重逸啊,这两人应该都是为了接来下来的大比而来,”李道源目光闪烁了一下,想了想才说道:“我这次回山准备闭关一段时间,不准备见客,但我回山的消息还是要告诉他们一声,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
  “是,”马姓执事恭敬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便将另外一件事件说了出来。
  原来在李道源离开宗门不久之后,荼蘼山中的五名杂役弟子,就被派往苍州黑矿山开挖灵石去了。
  李道源一听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就不再理睬马姓执事,直接打发对方下山去,但他心念一动却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还需要人手去办理,他连忙又叫住了准备转身离开的马姓执事。
  “最近大比就要开始了,我需要马执事搜集一些参加比试之人的资料,他们修炼的功法和使用的法器,尽量都给我调查清楚,我这里有两千枚低级灵石你先拿去用,等事成之后我另有赏赐给你。”李道源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只储物袋,丢给了马姓执事,并开口吩咐道。
  “为少主办事,原本就是我们荼蘼山弟子的分内之事,这笔灵石在下怎么能收下呢!”马姓执事双手捧着储物袋,不敢真的收下袋中的灵石。
  “此事就这么定了吧,”李道源双目一闭,声音不容置疑的说道。
  马姓执事见此也大概了解到李道源的性格,所以他不再过多推辞,将手中的储物袋塞进了怀中,随后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月庭殿。
  李道源在马姓执事走后,竟突然睁开了双眼,望着殿外弥漫的白色雾气微微出神,有这股微尘积云大阵产生的雾气,笼罩整座月庭殿,他也稍微放心下来,不用担心被人偷窥自身的秘密。
  李道源看了几眼殿外的迷雾之后,便抬手一拍腰间的灵兽袋,从中放出一头黑色巨狼。
  这头体型壮硕的妖狼,刚从灵兽袋中飞出,就猛然回头张开长满獠牙的大口,向着高台上的李道源咬去。
  “呔,”
  李道源神色一变,面对这种意想不到的情况,突然发出一声低喝,并将体内的灵气通通放出体外。
  呼呼之声顿时响彻整间大殿,一阵阵黑色的灵气组成气浪,从李道源的身体中扩散而出,瞬间便扫向了扑咬过来的妖狼身上。
  “嗷……”的一声惨叫,随即就从黑色妖狼的口中传出。
  只见这头妖狼如同一卷布匹一般,在空中翻滚了几圈,然后四足落地牢牢的趴在了地面上,不过下一阵横扫而来的黑色气浪,很快就再次撞击在了妖狼身上,使其身躯不断的向后方退去。
  同时一阵尖锐刺耳的摩擦声,从黑色妖兽的身下出来,而月庭殿光滑的地面上,则出现了数道深深的爪痕。
  李道源将发疯的妖狼逼到大殿内的一角,便立刻停止催动灵气,面色十分难看着望着黑色妖狼,一时间竟难以拿定主意。
  黑色妖狼感受到身上的压力消除,竟再次张开血盆大口,作势要向着李道源狠狠扑去。
  李道源摇了摇头,低声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双手掐动法诀,念诵起了一阵无声的咒语,随着他的嘴巴开合之间,一枚枚黑色的古篆文,竟接连从他的口中飞出,轻飘飘的悬浮在了半空中。
  当古篆文增加到一十二个之时,最先飞到空中的黑色古篆文,突然光芒一闪爆裂而来,而同时一声宏亮的音节,骤然在月庭殿内回荡开来。
  接下来,十一枚古篆文就像一串鞭炮一般,一个接一个的消散不见,但月庭殿内却响起了一阵神秘的镇魂咒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