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磐道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战妖猿 三

  随着两人的攻击到来,四臂妖兽身上的幽蓝色寒霜,非但没有半分减少,反倒还浓郁起来,寒光大盛之下,妖猿肩头的两条黑色的水蟒,首先被冻成了冰雕。
  下一刻,妖猿庞大的身躯,就被李道源的本命剑丸散发出来的寒气,封印在了一块巨大的冰晶内。
  “成了?”
  短发少年一脸诧异,望着一动不动的四臂妖兽,不可置信的说道。
  白重逸也是面色一喜,轻吐了一口气,一副如负释重的样子。
  只有李道源满脸凝重的站在黑云上,凝神沟通自己的本命剑丸,使尽全力催动剑丸当中的冰寒之力,继续加大冰雕的厚度,并源源不断浸入四臂妖猿的体内。
  短发少年把目光移向李道源,眼眸深处不由流露出几分忌惮之色,但当他想要说些什么时,就见几人身前的菱形冰晶,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李道源脸色一白,同时冷喝道:“两位道友注意了,我快压制不住这头四臂妖猿。”
  就在李道源话音刚落,冰晶中四臂妖猿的体型猛然狂涨起来,眨眼间竟增长至三丈高低,宛如一座小山坡般赫然立在三人中间。
  一整块的幽蓝色冰晶,在四臂妖兽巨大化时,承受不住压力破碎而开,此时更是化为无数道细小的冰屑,从妖猿身躯上飘零而下。
  巨大化的四臂妖猿,低头看了一眼下方,如同玩偶般的三人,顿时怒吼一声,抬起四只手臂分别向几人砸来。
  比起李道源整个身体,还要大上几圈的拳头,在击出之时,竟在拳头的前方形成一道白色气浪。
  一股狂风夹杂着让人窒息的威压,抢先一步吹到李道源的身上,激荡起他的衣摆发出猎猎之声。
  在场的三人谁都不敢硬接下,此时的四臂妖猿一击拳,他们几乎是同时,都选择了避让。
  只见,白重逸单足一点水面,一面银白色的罗盘,便从池水中冒出,载着他笔直的飞向半空中,同时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飞射出四杆青色的阵旗,悬浮在他的身体四周。
  随着爻辰阵法的撤离,树林中的这口池塘,顷刻间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在原地显露出了一块干燥的泥土地面。
  李道源和短发少年躲避的手段,就要简单许多,一个本来就施展了腾云术,可以在空中自由的飞翔,另一人对自身的精血操控能力已臻化境,只需心念一动,背后便生出一对血翅带着他躲避攻击。
  李道源脚踩的一朵黑云,匆忙飞到树梢上方,堪堪避过四臂妖猿砸来的拳头,就见下方一颗大树,变成碎木片飘散在空中。
  而爻辰阵法原先所在的位置,更是被四臂妖猿的拳头,击出一个丈许大的深坑。
  短发少年见到这一幕,心中顿时萌生退意,但他无意间看见,不远处李道源正用一双冰寒的目光紧盯着自身,他又不由的在心中慎重考虑起来。
  三人面对这头七级妖兽,或许还能抱团取暖,一时不会丢掉性命,但如果是独自一人,结果肯定会十分糟糕。
  假如这时抛下两人离开,四臂妖猿却又偏偏追踪自己,到时该怎么办呢。
  这些念头刹那间,便浮现在短发少年的脑海中,片刻后他突然意气风发的喊道。
  “李道友放心,我鲁奇并不是苟且偷生之辈。”
  短发少年话音刚落,就忽然张开大口,露出满嘴雪白的尖牙,挺起胸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下方的四臂妖猿,喷出一道白蒙蒙的音波。
  这道音波仿佛是传音秘术,竟成一条直线激射向四臂妖兽,而且速度飞快,刚从短飞少年口中飞去,眨眼间便飞入了妖猿的左耳中。
  站在茂密的树林当中,还高出一个头颅的四臂妖兽,顿时浑身一阵激灵,随后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四只手臂也同时放松,在头上乱挠起来。
  李道源瞅见机会,连忙催动起本命剑丸,化为一道浅蓝色的遁光,飞离四臂妖猿的身边。
  妖猿一见身前飞遁的剑丸,立刻双目圆睁,不再去管嗡嗡作响的脑袋,迅速伸出双手朝蓝色剑丸抓去。
  而此时正有一物,和蓝色剑丸飞行轨迹相反,迎着四臂妖兽伸出来的双手而去。
  白重逸站在银白的圆盘上面,不知道在什么时间,又冲的妖猿抛出了一粒青雷子。
  或许是知道一粒青雷子,结果不了四臂妖猿的性命,和青雷子一起被白重逸祭出的,还有四杆青色阵旗,从头顶上空飘向妖猿周身四角。
  四臂妖猿看见那一颗,之前让它大吃苦头的青雷子,非但不避其锋芒,反而用探出去的双手,两掌一合被粒飞临的青雷子,夹在了手心当中。
  白重逸嘴角一翘,随后暗念咒语,可是稍等了一会儿,那颗好像哑火了一般,竟然毫无动静,反倒是四杆青色阵旗,安全的飞到了妖猿四周,灵光一闪之后纷纷沉入地底。
  “起。”
  白重逸管不了那么多,口中低声喝道。
  就见,四根青光缭绕的锁链,从钻入地底的四杆阵旗中射出,纷纷缠绕在妖猿的四根手臂上。
  白重逸同时也来到了,四臂妖猿的正上方,从他脚下的银色罗盘中,向下投射出一圈白色的光芒,在妖猿的身下形成了一道阵法。
  圆形阵法当中闪烁的绿色灵光,和妖猿手臂上面的锁链遥相呼应,使其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声音,青色链条随之蹦的笔直,把妖猿固定在原地。
  四臂妖猿疯狂的扭动腰身,费力的拉动两旁的锁链,却见青色链条纹丝不动,好像另一头是捆绑在一座大山之上。
  四臂妖猿并不准备束手待毙,见扯不动青色锁链,转而抬起一足,用力跺在身下的阵法上面。
  承受了妖猿全力一击,圆形阵法却没有任何损坏,反倒是头顶上空,白重逸脚下的银色罗盘,“咔嚓”一声裂开了一道缝隙。
  “两位道友,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白重逸站在破裂的罗盘上,着急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