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诸天从让子弹飞开始 > 第333章 青城摧心掌

第333章 青城摧心掌


  
  系统定义,陈昭已经拜入峨眉派灭绝师太门下五年。
  但陈昭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一年。
  这一年当中,除了研究峨眉派武功,也多少了解了川蜀武林。
  时值乱世,川蜀武林高手辈出,除了峨眉派一枝独秀,青城派其实也有不少高手。
  不过陈昭听几位行走武林的师兄师姐说过,青城派高手不少,这个张守庆是俗家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在渝州一带名声极响,据说不在灭绝门下男弟子当中武功最高的秦荣之下。
  但秦荣的武功,比不过灭绝师太的大弟子静玄,而静玄大师姐的武功,在灭绝师太手中走不了几个回合。
  所以陈昭虽然一直藏拙,但也不觉得大家伙的武功有多高。
  这么说来的话,这个张守庆根本不值一提。
  张守庆此时看都不看陈昭,喝了口茶润嗓,才徐徐道:
  “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江湖上高手辈出,赵帮主应该听说过少林派吧?”
  
  赵文兵点点头:“天下武功出少林,赵某当然听过。”
  “据说上百年前,少林派有位大高手去了西域,建了西域少林,传播少林武功,讲究的是大开大合,刚健硬朗。我仔细看过你赵帮主的那些手下,个个受的都是外伤,从伤势情况来看,极有可能是少林派的武功,而你又说对方去了西域做了和尚,这就说明是西域少林的武功。一拳所击,断铁碎钢!手法狠辣之极。”
  听了这话,赵文兵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惊道:“那么厉害?”
  “是啊!武当派三丰真人座下三弟子俞岱岩,据说就是被西域少林的人打断了四肢,寻常人又怎么抵挡得住?”张守庆点头道:“我知道赵帮主在西山埋伏了人手,但这种人武功何等高明,只怕寻常的强弓硬弩根本伤害不了他。”
  赵文兵仿佛在听童话一般,不信道:“那岂不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只怕得请灭绝师太和长青子道长才能抵挡吧?”
  长青子道长便是青城派的掌门,张怀庆的师叔。
  “呵呵,那也用不着。”张守庆傲然一笑。
  他看了看面前的梨花木圆桌,伸出一只手在上面轻轻一按,等他将手收回来时,顿时整个房间内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只见桌子上赫然留下了一个十分清楚的掌印,有半寸深左右,掌纹纤细毕露。
  “这.....这...就是摧心掌?”赵文兵双眼瞪大,不可置信。
  “不错,这正是我青城派的绝技摧心掌,又名黑沙掌!虽然比不过当世高人,但是和西域少林的无名和尚比比,还是能拿出手的!”
  陈昭在旁边看着,微微摇头。
  这点功力,余沧海门下弟子都能做到。
  但此时赵文兵已经惊为天人,连道:“原来张馆主也是位内劲高手啊,有张馆主在,看那人还敢嚣张不。”
  他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怨恨:“那家伙叫‘诸农’,早年和我在自贡争销盐的路子,被我请高手打伤跑了,没想到十几年后竟然学了身武艺回来,我这些天那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今天见到张馆主,心底总算定下来了。”
  说完后,赵文兵拍拍手,立刻有人端着一个盖着布的盘子走出来,放到桌子上。
  赵文兵拍着胸脯道:“张馆主你放心,这是一千两银子,事成之后还有一千两。我绝对一文不少。而且到时候我也可以把您引荐给盐会的魏老板,想来魏老板定然把你当座上宾。”
  魏老板是自贡几个盐帮商会的会长,出身当地大家族,几百年的富贵,掌握着自贡井盐的三成销量,本人交游广阔,甚至和川蜀行省的高官都能平起平坐,见到灭绝师太、长青子道长也仅仅拱手行礼而已。
  这时张守庆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从渝州来自贡,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想和魏老板结识,将井盐外销的生意做大。
  要想在乱世之中生存,就得手底下有人听令,要想让底下人听话,就得用钱养着他们。
  陈昭冷眼旁观。
  只有他知道,真正的大乱世马上就要来到。
  在改天换地的大乱世当中,要想傲然不倒,只有掌握最超绝的武力才行。
  无论你掌握了多大的盐路,一旦遇到军队,一切化为乌有!
  接下来这顿饭,张守庆就是全场的焦点,无论是赵文兵还是别人,都恨不得贴在张守庆身上。
  可以说张守庆那一手是真的把他们惊住了,让他们大开眼界。
  吃完后,张守庆当仁不让的点了几个人,赵文兵、常威、和他两个徒弟,加起来一共五个人去赴晚上的西山之约。
  毕竟赵文兵在西山埋伏了不少人手,手持强弓硬弩,真要遇到危险,这些人还能顶一顶。
  一见陈昭被他刨除在外,赵文兵赶忙道:
  “张馆主,陈少侠也是我请来帮忙的,咱们不让他去也不太好吧。”
  “若是灭绝师太大弟子秦荣秦大侠在场,便是我也退后一步,以他为尊,可是陈少侠年纪太轻,贸然赴会,万一有个闪失,我等如何向灭绝师太交待?”张守庆皱眉道。
  赵文兵不由露出为难之色,看向陈昭。
  陈昭淡淡道:“峨眉派弟子下山,乃是为了助拳,不是为了蹭吃蹭喝。”
  “别说什么西域少林,就是嵩山少林,那又如何?”
  “陈少侠真是一身是胆。”张守庆冷笑道,却也不在说什么了。
  反正话说在前头了,即便出了问题,将来应景起来他也有话和灭绝师太交待。
  但看陈昭更加不顺眼了。
  等到晚上,一行六人到了西山。
  西山只是一座小山,山不高,也不陡,却是自贡通往锦官城的必由之路,早晚人群络绎不绝,十分热闹,所以建了不少客栈、酒楼,甚至赌坊、茶馆。
  可以说,西山就是自贡的“快活林”。
  “难怪这个诸农要把约会定在这里,就是怕你围攻他,你看到处都是酒楼饭馆,正要逃走,你还真不一定拦得住他!”张守庆说道。
  “这次有你张大侠在这,还能让他逃了?”赵文兵大笑道。
  “小心为上。”张守庆点点头,但自得之色无法掩饰。
  渝州是西南大城,他在那里称霸十几年,自觉天下英雄皆可平视,又有摧心在手,怎么会在乎半路出家的西域少林和尚?
  他们约战的地点定在如月阁,那里早被赵文兵包了下来,一群精壮汉子,早就潜伏在周围。
  他赵文兵何等人物,怎么可能把宝全压在几个外来的拳师身上。
  到了二楼后,赵文兵请众人都坐下等待,陈昭则立在窗前,品茗赏月,感受到徐徐凉风,心中涌出了几首赏月的诗词。
  月末到了子时,张守庆突然睁开眼睛,沉声道:
  “那人来了。”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