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736章 “狮心”桑乔
    此刻战场上,曾经意气风发的卡斯提尔国王桑乔失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曾经纵横伊比利亚半岛的卡斯提尔骑士们如今却在诺曼骑士的朱红骑矛之下颤抖着,手持筝型盾的甲士们曾是他所倚重的中坚力量,他们所组成的盾墙是坚不可催的,如今他们却在火炮所射出的炮弹和火枪喷射出的铅弹面前接连不断地倒下。
  
      无论是多么勇敢的骑士和重装军士,在闪烁着幽幽寒光的火炮和火枪面前是何等的脆弱,他们甚至还没有接近诺曼人大方阵的阵脚,就毫无意义地被对方射出的弹丸给杀死了。
  
      多么勇敢的骑士们啊,他们的名字桑乔还能清楚地记得,忠诚勇敢的奥尔多诺爵士,精力旺盛的年轻男爵费迪南.德.吉隆和他的弟弟特洛骑士,骄傲的安东尼诺爵士,忠贞勇敢的圣洁骑士老迭戈,一个又一个勇士死在战场上,这如何不让桑乔悲痛欲绝。
  
      一年前,桑乔刚刚继承王位的时候,他决意继承他父亲斐迪南大帝的遗志,立志成为一位伟大的君主。他平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统一周围的国度,成立一个大国。
  
      通过和阿拉贡国王桑乔盟誓,相约成为兄弟,并宣誓:如果谁先去世并没有子嗣的话,就由另一人继承这个国家,桑乔收获了一个忠实的盟友,也得到了一段婚姻。
  
      不久他便和阿拉贡王国的公主乌拉卡结婚。
  
      桑乔的弟弟阿方索继承了莱昂王国,在桑乔结婚后不久,他也举办了自己的婚礼,或许是为了与邻国卡斯提尔和睦,他邀请了桑乔和阿拉贡国王一同见证他的婚礼。
  
      只是在婚宴上,他的盟誓兄弟,阿拉贡的国王桑乔消失不见后却始终不见踪影,没一会,宫廷的侍卫跑了过来,告诉桑乔,阿拉贡国王死在宫廷厕所里,被人用刀给杀害了。
  
      当时桑乔心中惊疑不定,他心中笃定自己的盟誓兄弟阿拉贡国王是被他的亲弟弟阿方索杀死的,事实上对方的目标很可能是他自己,而他的盟誓兄弟很不幸地代替了他被阿方索阴谋杀死了。
  
      返回卡斯提尔的桑乔由于彼此誓言而继承了阿拉贡王国的王位,紧接着他率领着浩浩荡荡的两国大军将莱昂的首府给包围了起来。
  
      桑乔在众人面前痛哭宣誓要为自己的兄弟阿拉贡国王报仇,并大声痛骂阿方索国王暗杀卡斯提利亚的英雄。
  
      当时,卡斯提利亚的军队无不感动,众骑士们听从乔桑的指挥将莱昂王国给攻占了下来。
  
      高贵的阿方索是个玩弄阴谋的高手,但其拙劣的军事能力完全比不上桑乔,他的军队被愤怒的卡斯提尔军队给击溃了。
  
      随着阿方索仓皇逃亡南方的萨拉曼卡,桑乔趁机占领了莱昂,并宣布成为了莱昂、卡斯提利亚、阿拉贡三个国家的国王。
  
      那个时候桑乔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他的弟弟阿方索是一头丧家之犬,加西亚则畏畏缩缩地躲在圣地亚哥城堡中,等待这自己最后的命运。
  
      然而此时,野心勃勃的威廉,他的姐夫,似乎见不得自己统一卡斯提尔,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竟然捏造事实,罔顾两国的同盟之谊对卡斯提尔悍然实施了侵略。
  
      当时桑乔的心情是犹豫不绝的,毕竟他自小就是听着威廉的事迹成长起来的,他很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面对着这样一个对手,想必即便是他的父亲斐迪南一世在世,或许也会犹豫再三吧。
  
      然而当时的情况极为危急,比利牛斯山山的圣塞巴斯蒂安要塞不断传来诺曼人进军的消息,王国内部则有他的弟弟阿方索依旧盘踞在王国南部,在王国西部是割据自守的弟弟加西亚,以及不驯服的莱昂诸侯们,当时他能够使用的力量只有他手中仅有的两万不到的军队而已。
  
      即便是如此,桑乔依旧鼓起勇气,领着两万人马亲自前往比利牛斯山的圣塞巴斯蒂安要塞,联手纳瓦拉国王桑乔四世共同对抗强大的诺曼人。
  
      同时为了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桑乔仁慈地赦免了他的弟弟阿方索,将莱昂伯国还给了他,以换取阿方索共同对抗威廉的入侵。
  
      只是最后,桑乔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看走了眼,毒蛇无论怎样也依旧是毒蛇,即便它被拔了毒牙,即便给它按上了一副没有毒腺的牙齿,它依旧会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背叛自己。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当时右翼的卡斯提尔骑士们勇敢地缠住了诺曼骑士,而左翼的卡斯提尔重骑则冒着火炮和火枪的弹雨,差点冲垮了对方的一翼。
  
      当时要是阿方索遵照着他和彼此的约定,对诺曼人的侧后发起进攻的话,这场战争的胜利将是属于他和卡斯提尔的。
  
      然而正如时间不会倒流一样,这世间没有如果,卡斯提尔骑士在敌军左翼所取得的战绩并未转化为战局优势,很快他们便被以逸待劳的诺曼近卫第一骑兵旅团给击溃了。
  
      随着卡斯提尔骑士的失败,这场战争也无可阻挡地朝着失败的方向滑落,两翼骑兵相继失败,失去骑兵援护的重装甲士在火炮和火枪的弹雨打击下根本无法靠近诺曼人的大方阵。
  
      于此同时,他的盟友纳瓦拉国王桑乔四世在听闻自己的国度潘普洛纳被诺曼人袭取之后,竟然扔下自己的盟友,慌忙带着麾下纳瓦拉军团转身逃亡。
  
      当时的纳瓦拉军团被布置在己方的右翼,靠近毕达索阿河,纳瓦拉国王桑乔四世的逃亡直接导致了己方右翼防御的空缺,以至于卡斯提尔的右翼军阵被随后领兵而来的罗伯特.德.康特维尔迅速击溃。
  
      己方右翼被击溃,左翼被诺曼骑兵包围,中路也被满满接近的诺曼大方阵压迫者,而他的后方则是被诺曼人占领的纳瓦拉首都潘普洛纳城,可以说桑乔已经无路可走。
  
      “桑乔国王,只要您愿意投降,我主愿意保证您的直辖领地,并册封您为卡斯提尔伯爵。”最后关头,被诺曼人重重包围着的桑乔收到了威廉的劝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