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711章 文明神器造纸术和印刷术
见哈梅林一副惊讶的模样,威廉会心一笑说:“哈梅林,你手上的圣经是否相较于其他圣经来说轻便很多?再看看上面的字迹,是否一模一样?”
  “陛下,确实如您所说,我虽不知道这三本圣经是用什么材质制造的,但其重量和厚度较其它圣经来说的确要轻薄很多,只需用单手就能握持。
  上面的字迹更是完全一致,我简直想象不出来这到底是如何实现的,仿佛是用神秘的炼金术将文字复制了一般!”哈梅林抚摸着三本圣经,惊叹道。
  “哈梅林,这种材质你是否在西班牙那边见过?它就是纸,一种比昂贵且厚如竹简的莎草纸以及厚重昂贵的羊皮纸更加轻便价廉的书写载体。
  这种纸张我已经命人研制了数年之久,在研究成功之后又将其封存了数年,直到现在我才让他重见天日!”威廉嘴角勾出一丝笑意,开口解释道。
  欧洲大陆的人们最初使用的书写载体是一种名为“莎草纸”,但其实类似于“竹简”异类的纸张,它用当时盛产于尼罗河三角洲的纸莎草的茎制成。
  莎草纸出现在公元前3000年,最早古埃及人开始使用莎草纸,并将这种特产出口到古希腊等古代地中海文明的地区,甚至遥远的欧洲内陆和西亚地区。
  莎草纸一直使用到8世纪左右,后来竹简退出了历史舞台,在欧洲地区,很多地方已经用羊皮纸和牛皮纸来代替莎草纸,因为他们相较于莎草纸来说成本更低,且在潮湿的环境下更耐用,在任何地方都能生产,不受原产地和原料的限制。
  当然,直到11世纪,教会和王国宫廷的正式文件依旧是用莎草纸来书写的,拜占庭帝国更是直到12世纪依旧在使用莎草纸。
  至于纸张,则相对于羊皮纸和牛皮纸来说更加廉价,它用树皮、破鱼网、破布、麻头,甚至是芦苇秸秆纤维等作原料,其原料价值和珍贵的羊皮牛皮来说可谓是天差地别。
  在遥远的东方,公元105年东汉时期,蔡伦就发明了造纸术,但直到1150年,欧洲才建造了第一个造纸工坊,期间整整相差了1045年。
  造纸术在向欧洲的传播历程极为漫长和复杂,在公元751年,唐朝高仙芝与大食国爆发怛罗斯战役,战败的唐朝士兵俘虏中有懂得造纸的工匠,造纸术便传入了西方。
  第一个造纸工坊最早出现在中东地区的撒马尔罕,接着又在794年于巴格达兴建了第二座造纸工房,由此造纸术才开始逐渐向欧洲大陆传播。
  但在此后的数百年里,造纸术仍旧被萨拉森人牢牢把持着,直到后来造纸术才逐渐由西班牙的倭马亚王朝逐步传入西班牙。
  威廉在发明造纸术的时候实际上并非一帆风顺的,由于没有前人的经验,这一进程极为缓慢,而威廉又因为有很多军政事务要处理而不可能亲自动手参与实验,故而直到他参与了卡斯提尔的斐迪南一世所发动的萨拉戈萨十字军,攻陷了萨拉戈萨并俘获了一批造纸工匠之后,造纸术才得以顺利地被研发了出来。
  然而,威廉在命令工匠发明出造纸术后,他并未将其公开,反而是严加保密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时一种文明级别的核弹,在破除教会权威、发展文化和自然科学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一旦时机掌握的不好,很可能会引起教会的激烈反弹。
  同样被威廉严加保密珍藏起来的还有印刷术,这种能够将事先雕刻好的文字木板将文字一份份地复制拓印的技术配合上造纸术,足以成为破除教会对宗教和文化知识的垄断。
  印刷术在人类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是发明与唐朝时期的雕版印刷术,而活字印刷术要直到公元1041年由宋朝平民出身的毕昇发明出来。
  相较于中国印刷术的发明,欧洲这边铅活字印刷术则出现的更加晚一些,它最早是由约翰内斯·谷登堡于1455年在德意志的斯特拉斯堡发明的,身为金匠的他在为丰厚的利润欣喜之时,大概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西方活字印刷之父”,更不会知道自己的创举又将会为后来的世界带来何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威廉这边命令手下皇家工坊研究印刷术,自然是选择更加耐用和先进的铅活字印刷术。
  制造铅活字的时候,工匠们首先要先制造出铸造铅活字的模具,同时在质地坚硬的铜板或钢板上刻出字母和花纹,然后将把刻出的图案按压在呈熔融状态的金属块上,由于铅和锡相对于其他金属来说更加柔软,便于切割成型,且兼具不易碎和又耐磨损的优点,故而在选用活字材料时工匠们在反复试验之后,选择了铅作为活字的材料。
  在铸造好铅活字之后,把这些铅活字依照需要选取出来并安放在两个L型钢件夹具上加紧,并将其放入木质框架中用螺丝固定,如此一来便可开始反复印刷。
  当然,在发明出铅活字印刷术后,威廉也同样并未将其公开,反而将其封存保密起来,同时命令皇家工坊的工匠们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改进,包括活字铸造模具、金属固定夹角、以及压模铸造的发明和改进等。
  “太棒了,我的陛下,造纸术和铅活字印刷术简直神乎其技,就好像是上帝赋予您的一般!
  只要有了这两样技术,我们完全能用极少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大量印刷出版!”哈梅林在听完威廉的解说之后,也不顾的自身的形象,高声欢呼了起来。
  “哈梅林,无论是对按照我们的想法加以解释也好,对拉丁文的进行翻译,翻译成法文、德文等各种文字也好,我都需要你的帮助和支持!”威廉紧握着哈梅林的双手拜托道。
  “陛下,我定当竭尽所能助您翻译和推广普及,请务必尽情使用我的一点绵薄之力!”哈梅林郑重地点头应道。
  “多谢!”
  在有了身为教皇若望十世的支持之后,有了教廷的支持,想必推广圣经将会比后世马丁路德发起的宗教改革要容易很多。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