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659章 攻陷奥斯陆

  黄昏时刻,诺曼人恍若凶猛的狮群一般,对准奥斯陆城发起了最猛烈的进攻。
  伴随着海上重型舰炮的覆盖性射击和路上重型火炮的抵近射击,在诺曼人眼里本就不大坚固的土木包覆砖石的城墙开始出现数个缺口。
  这些缺口宽的有七八米,窄的有三四米,不均匀地分布在奥斯陆城的南面城墙上,特别是城门处的缺口数量更多一些。
  诺曼人除了重兵主攻南面城墙之外,在东侧和西侧也各布置了一部偏师,用来吸引城中军队注意力。
  “伯爵大人,不好了,诺曼人用一种可以发射闪电的武器轰击城墙,已经有数段城墙被这种可怕的武器轰出了七八道缺口。”一名士兵慌忙地来到什科夫特伯爵面前,向他回报道。
  听到自己亲兵的话,什科夫特向发出巨响的方向望去,只见诺曼人阵中发射出一道道黑色闪电,划过一道道弧形轨迹砸在城墙上,那原本在他看来非常坚固的城墙,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更令他感到惊惧的是,诺曼人除了在陆地上使用这种火炮之外,还在船上用巨炮发射着威力更大的炮弹。
  面对这样巨大的炮弹,奥斯陆城的城墙现在看来却毫无用处,犹如一张莎草纸一般,一撕即破。
  既然城墙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什科夫特伯爵理应早下决断。
  “莫慌,速速传我命令,让城内的将士们开始在奥斯陆城中布置街垒,既然城墙无法抵御他们的进攻,就用这整座城市来抵挡。
  让南面城墙上的士兵们再坚持一阵,我会亲自率领援军前来救援!”什科夫特伯爵挥手命令道。
  在城市中构筑街垒那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方法,因为这样做等于放弃了坚固的城墙保护,转而依靠纵横的街道地形与敌军肉搏,这是行险之策,但那又如何,土木包砖的城墙在这种可怕的武器面前已经失去了其保护城内士兵的作用,放弃城墙转而保护士兵的生命是此时最正确的选择之一。
  打发走了传令士兵之后,时刻夫特伯爵急忙召集手下的骑士们,开始组织士兵前去支援城西的战斗。
  不一会儿,什科夫特伯爵率领着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一千五百来名士兵前往支援。
  这一千五百名士兵已经是什科夫特伯爵在短时间内所能召集到的全部士兵,虽说在左右城墙和其他地方还有五六千名士兵,但想要将他们召集起来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在城墙的东面和西面也出现了诺曼人的踪影,可不愿冒着东西两面城墙被攻破的危险却支援南面城墙。
  “将士们,随我冲!”什科夫特伯爵一马当先,率先冲向了城墙的缺口处位置,跟随他身后的还有一千五百名士兵和上百名骑士,以及数量更多的民兵部队。
  什科夫特伯爵率领挪威人从缺口处蜂拥而出,试图将诺曼人的阵型搅乱,以打乱对方的攻势,但很显然诺曼人早已对这种情况有了准备。
  在缺口处正对着的诺曼人阵前,一面面盾牌,一架架据马被摆放在阵型之前,用来抵挡挪威人有可能大旗的反击,果不其然,挪威人不甘心城墙失陷,,冒着被俘虏的威胁前来督战,即便此举注定是徒劳无功的,也不得不令人心生敬佩。
  “火枪手准备!”
  “火枪手准备!”
  “距敌200步......距敌150步......距敌100步,距敌70步!”
  当敌军经过血战终于抵达诺曼人本阵的时候,诺曼人的本阵前排出现了无数拿着火绳枪的士兵,他们或是单膝跪伏,或是弯着要,抑或是笔直站立着。
  随着挪威人进入了诺曼人的火枪手射程之内,各自火枪连队开始将火绳枪放平,齐齐对准冲刺而来的挪威人。
  “准备,射击!”
  手持指挥刀的指挥官们大喝一声,将指挥刀对准挪威人的防线狠狠的麾下命令道。
  随着一片炒豆子一般的爆裂声,五百名手持火绳枪的诺曼人遵照指挥扣动扳机,将枪管中的弹丸对准冲锋而来的敌军发射出去。
  由于此时挪威人距离他们只有不到四十步的距离,诺曼火绳枪手们几乎可以看清楚对手的眼睛,他们根本不需要多加瞄准,只需扣动扳机即可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
  五百名火绳枪手对密集的步兵所造成的杀伤是极为可怕的,眨眼间便有近六百人倒下,呻吟着无法再度起身作战。
  因为大口径火绳枪弹丸威力巨大的缘故,甚至有的火绳枪可以一击穿透两个敌人,特别是在近距离抵近射击的情况之下,杀伤力更是极为惊人。
  “火枪手退后装填,所有士兵,给我种进去!”罗德里戈亲临第一线,他骑着战马对着前线士兵高声命令道。
  “是!”所有诺曼人将士们受到罗德里戈亲临阵线的鼓舞,无不高声回应道。
  在罗德里戈公爵的命令之下,诺曼骑士们率先出击,他们径直击溃了眼前的千余名彻底失去作战意志的士兵,驱赶着他们从城墙的缺口处进入城中。
  紧随其后的是诺曼人的重装步兵和轻装步兵,再后面的便是诺曼人的长弓手、弩手和火绳枪手这些投射兵种。
  利用这些挪威人的残兵,罗德里戈公爵率领大军一脸攻破了十多个街垒,顺势占领了南面城墙和三分之一城区。
  此时,其余两面城墙上的挪威人士兵听闻南面城墙和三分之一城区失陷,什科夫特伯爵战死的消息后,不想着夺回失地,反倒是争先恐后地向后逃窜而去。
  无论挪威人如何地勇敢,他们终究是一群封建式的军队,在遭遇到主将阵亡、军队受到重创的情况之下,还不自信崩溃,那简直就是见鬼了。
  以人身依附而组建起来的封建军队,一旦其君主战死,无论此前占据了多少优势,在失去了效忠对象之后,封建军队将注定失败。
  此时,挪威人面临的也正是这样的情况,失去了什科夫特伯爵指挥的奥斯陆守军已经成了无头苍蝇,逐渐被随后赶来的诺曼人步骑兵分割围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