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524章 包围网
1052年2月末开始,就在威廉派出了大部分主力部队前往莱茵河战场后不久,神罗帝国、维京人和教廷好似有着默契一般,纷纷行动了起来。
  先是神罗帝国的六万大军由皇帝亨利三世和萨克森公爵伯恩哈德二世.比隆格等人率领着,从拿骚出发,通过美因茨大主教国和法尔兹伯国越过莱茵河的上游,随后沿着莱茵河一路北上直抵尤利希伯国的城堡,与是上洛林公爵吉哈德.沙瓦唐等人汇合。
  神罗皇帝亨利三世的这一举动着实出乎威廉和休伯特伯爵的意料,原先他们预计从尤利希公国最近的科隆大主教国直抵尤利希城下。
  为此,威廉麾下的舰队都已经在莱茵河附近层层布防,就等着亨利三世皇帝的大军渡河的时候给他们沉重的一击。
  谁料亨利三世竟然会为了躲避诺曼人的舰队而饶远路从诺曼人无法控制的莱茵河上流支流渡过莱茵河,而后背上抵达尤利希。
  很显然,亨利三世的这个策略令威廉辛辛苦苦布置在莱茵河中的舰队失去了作用,接下来决定胜负的只有双方大军硬碰硬的决一死战。
  于此同时,似乎是为了策应神罗帝国大军的行动一般,维京人和教廷的军队几乎同时从多个方向进攻威廉。
  教廷的军队首先越过西地中海,在图卢兹公国的地中海沿岸登陆。
  这批登陆的军队包括了教廷属邦的六千人、比萨共和国的三千人、威尼斯共和国的两千三百余人、伦巴第公国的五千人、托斯卡纳和斯波莱托公国的三千余人,克罗地亚王国四千余人,共计有两万人以上。
  几乎是在教皇大军登陆的同时,图卢兹公爵庞斯纪晓姆.德.图卢兹发动叛乱。
  为了对付威廉,图卢兹公爵与教廷结盟,并提供了近万军队。
  这片近三万大军目前还盘踞在图卢兹公爵的纳伯讷伯国,预计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沿着加龙河一路北上,进而夺取波尔多,甚至整个阿基坦公国。
  可想而知,要是没有人阻止的话,这批军队将在占领阿基坦公国后北上巴黎,进而进攻威廉的核心领地诺曼底。
  而另一支敌人则是丹麦和挪威的维京人,他们再次从北海渡海而来,随即在约克郡登陆。
  首批登陆的维京人大军就有一万四千余人,由丹麦国王斯温二世亲自率领着,而后续还有上万兵力将源源不断地抵达英格兰王国。
  远在英格兰北方的苏格兰国王麦克佩斯也同时对威廉再次宣战,带着仅剩的八千余苏格兰高地士兵像哈德良长城进发。
  此时,威廉的处境极其危险,北有丹麦、挪威和苏格兰,南有教廷属邦、比萨共和国、威尼斯共和国、伦巴第公国、托斯卡纳公国、克罗地亚王国等。
  而威廉的最大敌人,神圣罗马帝国更是倾巢而出,纠集八万大军与诺曼人决一雌雄。
  这是已经不是此一次诺曼人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诺曼人曾经过的危机比这还大,甚至威廉的曾曾祖父理查一世公爵也曾击退过神罗帝国皇帝亲自率领的军队。
  但这还是首次,诺曼人面对整个欧洲的夹击,在教皇利奥九世的串联之下,几乎整个欧洲都在和威廉交战。
  这场战争的规模完全不下于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甚至犹有过之。
  英格兰王国的形势似乎岌岌可危,面对丹麦、挪威和苏格兰三方的联合进攻,留守在伦敦的五千近卫军士兵和数千民兵根本无法抵挡。
  领兵的丹麦国王斯温二世智计百出、诡计多端,挪威王国的继承人奥拉夫王子耐心冷静、慷慨大方、富有魅力,苏格兰国王麦克佩斯凶狠残暴,这三人没有一个是可以轻易对付的,更罔论他们联合在一起,这更是难上加难。
  但无论怎样,无论有多么的艰难,威廉仍旧要率军北上英格兰,击败这些野心勃勃的维京人和趁火打劫的苏格兰人。
  即便面对失去法兰西王国的危险,威廉也要带兵返回英格兰,因为他的王后乌拉卡和王子理查德就在英格兰的温莎城堡中。
  为了自己妻子儿子,威廉力排众议,带着近卫军团所部、里夏尔公爵的第四军团以及在诺曼底临时征召的封建骑士、民兵,和一些来自法兰西的雇佣兵,共一万八千余人,从勒阿弗尔港乘船出发,直抵苏塞克斯的黑斯廷斯港。
  从黑斯廷斯港出发,只需三天时间左右就可以抵达伦敦城,时间还绰绰有余。
  临行前,威廉不忘对留下一些安排。
  “法勒,你来负责留守巴黎和诺曼底,我留给你的部队已经不多了,我授权你从诺曼底和法兰西王国中招募士兵,组建一支新的军团,你就是这支新建军团的指挥官。
  你要用尽一切办法,抵挡自教廷联军的进攻,至少也要想办法拖住他们地行动,直到威廉击败了维京人和苏格兰人为止。”威廉郑重地对法勒嘱托道。
  “遵命,陛下,我定当竭尽所能,守护巴黎和诺曼底。”法勒郑重地点了点头,说。
  “那就拜托你了,法勒。”威廉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阿道夫首相,你代我去信卡斯提尔的斐迪南一世、西西里的凯撒.德.欧特维尔、瑞典的爱德蒙.芒索、梅克伦堡的康益拓、波兰的卡齐米日一世,要求他们尽快履行盟友的义务,对教皇和神圣罗马帝国宣战。
  特别是卡斯提尔的斐迪南一世和西西里的凯撒,他们是拖住教廷联军的关键,定要令他们尽快出兵。
  我授权你先斩后奏,答应对方的条件。”威廉最后对着阿道夫首相交代道。
  “遵命,陛下。”阿道夫首相躬身作答。
  阿道夫.德.诺曼底作为王国的首相,他早已从英格兰来到鲁昂,为威廉征召士兵和收集战争物资和资金,外交方面的事务也是由他一手管理的。
  也只有阿道夫首相这个重量级人物出面,才有可能说服威廉的盟友履行先前和定下的盟约。
  “出发,目标英格兰!”威廉告别阿道夫和法勒等人,乘船驶离鲁昂的勒阿弗尔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