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500章 决斗下
热尔博伯爵勉强地笑了笑,带着些许无奈的笑容,上前俯首捡起了地上的铁手套,苦笑道:“纪尼伯爵威廉德克雷蓬,我接受你的决斗!”
  “那就快些开始!我手中的长剑已经饥渴难耐了,恨不得立即饱饮你这卑鄙无耻之徒的鲜血!”威廉德克雷蓬长剑一挥,自信地笑了起来,开口催促道。
  “所有人都让开,再给他们准备两匹战马和两套相通的武器和盔甲。”安德鲁公爵左右吩咐道。
  接着他有带着深意的目光看向热尔博伯爵,说道:“这是场公平的决斗,我不会让任何不公平的事在我的眼皮子低下发生。”
  很快,诺曼人给热尔博伯爵和克雷蓬伯爵两人让出了空间,形成了一个长百米,宽三十米的椭圆形竞技场。
  而在这期间,原本主持这场决斗的安德鲁公爵却忽然消失在了人群中,等他再次出现在临时搭建的观礼台上之时,挪威国王哈拉尔四世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了。
  很显然,安德鲁公爵顺手将挪威国王藏了起来,并安排了两个技术最好的军医给他医治,他的箭伤可拖不了多久,要是再晚一些,恐怕哈拉尔四世就会失血过多而死也说不定。
  当然,要说安德鲁公爵没有分润这份俘虏挪威国王功劳的心思,那绝对是骗人的,尽管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获得另一顶公爵头衔,但凭借这份功劳获得更多的领地也是件很不错的事。
  激昂的军乐声吹响,热尔博伯爵和威廉德克雷蓬伯爵在各自骑士的帮助下穿上了相同的骑士全身板甲,别上长剑,翻身上马,接过侍从递来的骑兵长矛,策马缓步靠近。
  两人见面,已经将对方视作仇敌的两人没有任何话可说,他们之间的仇恨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清。
  在安德鲁公爵的带领下两人宣读完誓言后,便各自调转马头拉开数十米的距离。
  随后安德鲁公爵正式宣布道:“我宣布,决斗开始!”
  顿时场上的激昂的铜号声一收,热尔博伯爵和威廉德克雷蓬伯爵几乎同时启动了战马,放平骑枪,伏低了身子,瞄准对方发起了冲锋。
  “喔!喔!喔!!!”
  场上顿时爆发出阵阵欢呼声,此起彼伏。
  在欢呼声的伴随下,两人迅速接近,啪的一声,两人手中的骑兵长矛几乎同时折断,热尔博伯爵恍惚着摇摇欲坠,而威廉德克雷蓬伯爵却好似游刃有余一般,缓缓地调转马头向热尔博伯爵追击而去。
  面对高举长剑追击而来的威廉德克雷伯爵,热尔博伯爵也不怯场,他从马鞍上抽出一把钉头锤,对着接近的威廉德克雷蓬伯爵迎面抽打而去。
  “砰!!!”
  威廉德克雷蓬伯爵哪会让他轻易得手,他伏低了身子,左手高举盾牌,将身体的正面都保护在盾牌之下。
  在盾牌的保护下,威廉德克雷蓬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同时他借着对方力道用尽的机会对准热尔博伯爵的面罩的缝隙,迎面就是一剑。
  “刺啦!”
  面对愈来愈近的剑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热尔博伯爵侧过头去,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声响,他的头盔上一阵火花闪过,热尔博伯爵险而又险地躲过了威廉德克雷蓬伯爵的这一剑。
  “铛!”
  热尔博伯爵右手用钉头锤将威廉德克雷蓬的长剑挡开,同时用左手的盾牌护住面门,很显然他对威廉德克雷蓬的这一剑心有余悸,不敢大意。
  双方的战马几乎并肩而行,而它们的主人则用盾牌和武器互相砍杀刺击着,一时之间不分胜负。
  场上几乎所有诺曼人都一位两位伯爵实力相当,双方达成了平手,不分胜负,但自家人知自家事,热尔博伯爵只是为了抵挡威廉德克雷蓬伯爵的疯狂进攻就已经精疲力尽了,那里还有余力进行反击。
  忽地,威廉德克雷蓬伯爵猛地欺身而上,顶着盾牌对准热尔博伯爵狠狠地撞去,同时他手中的剑也贴着盾牌边缘向对方的要害刺去。
  威廉德克雷蓬伯爵来势汹汹,热尔博伯爵只来得及用盾牌挡下对方的盾击,不料恍惚间他竟被对方用长剑刺下战马。
  噗通一声,热尔博伯爵掉下了战马,要不是他身上穿着防御力惊人的全身板甲,刚才那一下,他要不是被威廉德克雷蓬伯爵的长剑刺死,就是摔下战马后重伤不起。
  饶是如此,热尔博伯爵也是被猛烈的震荡搞的头晕目眩,一时之间无法起身。
  威廉德克雷蓬伯爵可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从马鞍边上抽出钉头锤,朝着对方奔驰而去。
  “砰!噗通!”
  威廉德克雷蓬伯爵朝着地上艰难起身的热尔博伯爵爵士一击猛烈的锤击,战马纵身而过,在他身后则是翻滚落地的热尔博伯爵。
  热尔博伯爵再次艰难起身,不过他这次却丢下了手上所有的武器,慌不择路地向他面前的部队逃去。
  威廉德克雷蓬伯爵即将取得这场决斗的胜利,马上就能手刃仇敌,他哪里肯放任热尔博伯爵逃得性命。
  不顾对方惊恐的眼神和求饶的话,威廉德克雷蓬伯爵策马对准热尔博伯爵又是一击。
  “噗!”
  热尔博伯爵口中喷出大量的鲜血,弥散在空中,而他的身体也随着这计锤击缓缓到底,再也无法起身。
  为了确认对方确实已经死去,威廉德克雷蓬伯爵翻身下马,缓缓地向热尔博伯爵靠近。
  或许在威廉德克雷蓬伯爵的心中,热尔博伯爵早已没有了反抗之力,因此大意之下,他丢下了碍事的盾牌和钉头锤,手中只拿着一柄宽刃长剑向热尔博伯爵走去。
  就在他俯身试图确认对方生死之际,热尔博伯爵忽地暴起反击,用尽最后的力气刺出手中的短剑。
  面对热尔博伯爵的致命一击,艺高人胆大的威廉德克雷蓬伯爵并不畏惧,他快速侧过身子,对方的短剑只在他的胸板甲上划出一道刺耳夺目的火花。
  随后,威廉德克雷蓬伯爵一脚绊倒了热尔博伯爵,并对准他的面门一剑刺瞎。
  鲜血飞溅,惨叫声响起,随后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