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447章 温莎城堡上
    双方达成了令各自都较为满意的协定后,威廉亲自送别希尔德布兰红衣主教离去。
  
      这份在伦敦签署的协定对于威廉来说是利大于弊,他所损失的不过是一部分教会资产和阿普利亚公爵凯撒.德.欧特维尔这个野心勃勃的封城罢了。
  
      且不说他归还的这部分教会资产和他没收的教会资产相比非常少,将这点资产归还约克大主教埃尔德雷德和三位主教对威廉影响并不大。
  
      就是再次任命埃尔德雷德为约克大主教也印象不了威廉掌控英格兰教会的大局。
  
      此时整个英格兰教会在威廉的改革之下已经焕然一新,原先敌视他的盎格鲁萨克逊人主教和神父教士们都已经被替换成了诺曼人主教和神父,就是埃尔德雷德想再次反对威廉,他也无人可用。
  
      至于失去阿普利亚公国这块名义上的属地,失去野心勃勃的封城凯撒.德.欧特维尔,对威廉损失并不大。
  
      这些年来,凯撒对威廉帮助极小,每次战争都没有依照君臣义务提供兵力和物资、资金,但他却依旧享受到威廉的庇护。
  
      每年他都能从诺曼王国进口大量的军械物资和紧俏商品,吸引大量的诺曼人冒险者前往意大利的阿普利亚。
  
      可以说这些年阿普利亚公国就是依靠着从诺曼王国源源不断地吸取养分,这才发展壮大的。
  
      对于威廉来说,凯撒.德.欧特维尔这个封城就是一条吸血蚂蟥,对他没有任何益处。
  
      至于原先阿普利亚公国作为威廉在地中海的战略支撑点和贸易枢纽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微不足道了。
  
      离心离德的凯撒根本不可能为威廉提供任何有效的支撑,就连他开设在阿普利亚的港口商站也被凯撒有意限制住了,成了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能用这点代价就能结束和教廷的纷争,恢复教藉,这一点代价对于威廉来说很值得。
  
      目前,威廉的战略重心不在地中海,而是北海和英吉利海峡,也就是法兰西、西班牙、荷兰、丹麦和挪威等国,这才是威廉真正要夺取的目标。
  
      而地中海地区对威廉来说更多的则是一块利润丰厚的市场而已。
  
      早在威廉和凯撒离心后,他就开始筹划与热那亚共和国、比萨共和国以及威尼斯共和国等地中海贸易大国开通直航贸易。
  
      经过数年的不懈努力,威廉已经和热那亚共和国签订了直航和贸易条约,专门在南安普敦开辟了一块港口区域用于地中海直航贸易。
  
      热那亚共和国,意大利西北部城市共和国。中心城市热那亚原为罗马帝国自治市,中古初期先后被东哥特王国、拜占廷帝国、伦巴德王国及法兰克王国占领。1100年建立市议会,标志着独立共和国的形成。
  
      热那亚经济的基础是对外贸易。
  
      从十一世纪开始,热那亚就是地中海地区重要的海上强国之一。
  
      热那亚市场远渗到中国,并与当时的中国政府建立了贸易联系。
  
      十四世纪,共和国总督掌握热那亚政权,各贵族共同管理热那亚市,这些贵族一直与国外政府进行金融投资。
  
      1528年安德里亚·多里亚和西班牙国王查尔斯五世联合开创了所谓的“热那亚黄金盛世”。
  
      热那亚共和国是西班牙贸易的主导者之一,在巴塞罗那公国的地中海沿岸建立了多个贸易商站和港口,不但垄断了西班牙对地中海的贸易,也为巴塞罗那公爵提供了大量的税金,这些税金正式支撑巴塞罗那公国在伊比利亚半岛立足的根本。
  
      由于威廉和西班牙卡斯提尔人的联姻和联盟关系,诺曼人主导了西班牙和北欧诸国的贸易,这次和热那亚人签订合约,可谓是强强联合,彻底摆脱了地中海贸易对阿普利亚公国的依赖。
  
      不过由于热那亚共和国与比萨共和国之间的竞争关系,在这份平等的贸易协定中约定威廉不能与比萨共和国贸易。
  
      对于这一点,威廉欣然接受,因为他知道热那亚的重要贸易遍布地中海和黑海,它的主要对手是比萨。
  
      最终热那亚打败了比萨共和国,在13世纪晚期从它手中夺取了科西嘉岛。
  
      知晓历史的他自然要站在胜利者的一方。
  
      在商定协约时,威廉以此作为交换,与热那亚人签订了同盟条约,获得了在地中海的战略支撑。
  
      至于地中海的另一巨头,主导拜占庭帝国和法蒂玛王朝等国贸易的威尼斯共和国,这几年来威廉都派遣使者与对方联系,但成效不大。
  
      依照威廉的情报机构所知,这很可能是凯撒在从中作梗,毕竟凯撒的阿普利亚公国就是威尼斯共和国的重要盟友和贸易伙伴。
  
      ......
  
      暂时结束了和教皇的争斗,威廉开始准备起了自己的婚事,因为婚礼举行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了,就算是苏格兰国王麦克佩斯的南侵也不能阻拦威廉举办婚礼。
  
      婚礼的操办、宾客的邀请等事务自然有威廉的叔叔拉道夫首相和奥斯本管家操心,主持婚礼的也是鲁昂大主教哈梅林,威廉并不需要插手其中,他最关心的还是邀请各国宾客前来观礼,以及他新修建的宫殿温莎城堡。
  
      温莎城堡,修建于泰晤士河南岸小山丘上,英格兰东南部区域伯克郡温莎-梅登黑德皇家自治市温莎镇,距伦敦近郊约40公里,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也是后世英国着名的伊顿公学所在地。
  
      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产物,据西方历史记载,在1066年至1400年间,欧洲贵族为争夺土地、粮食、牲畜、人口而不断爆发战争,密集的战争导致贵族们开始大肆修建城堡来守卫自己的领地。
  
      像威廉在伦敦修建的伦敦塔城堡,这种用于用于战争防御的城堡本是坚固而封闭,不适于居住的。
  
      但温莎城堡却和这些城堡不同,作为将来威廉和王后的寝宫和王室私宅,威廉特意请来了欧洲最着名的建筑师和能工巧匠,在他的指导设计之下,用独具特色的哥特式风格修建,城堡高大坚固的城墙、此起彼伏的建筑、精美雕琢的镂空窗户令温莎城堡显得更加美轮美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