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412章 维京狂潮
    就在威廉准备对约克城发动全面进攻之际,约克郡的海岸线上出现了无数战船,这些船只鼓着红白相间的大帆,似乎没有任何减速的意思,直接冲上了一段平缓的沙滩。
  
      若是有心人在这里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支舰队至少有七百多艘船只,运载着三万人以上的维京战士登陆。
  
      他们之所以如此急切,直接在冲滩登陆而不是花费时间寻找可以安全登陆的港口,为的就是在尽早踏上英格兰的土地。
  
      这伙维京人大多是来自于挪威,也有少部分来自于丹麦,他们似乎对土地极为渴求,看着肥沃的土地,有些维京人甚至开始不顾‘无情者’哈拉尔的命令开始跑马圈地起来。
  
      维京人各支的掠夺方向虽然有所重叠,大体上还是依据地理位置划分出势力范围的,峡湾中的挪威人渴望土地,他们一方面向冰岛开拓殖民地,一方面向南绕过设得兰群岛和奥克尼群岛以及苏格兰,进攻爱尔兰。
  
      瑞典人越过波罗的海到俄罗斯掠夺白银和奴隶,在斯拉夫人腹地建立要塞,进行贸易,并最终建立罗斯。
  
      丹麦人位于最南端,他们对英吉利海峡两岸的富饶土地垂涎三尺,只是这里早就有强大势力存在,他们的企图不大容易实现而已。
  
      维京人对英格兰的侵略早已有之,他们对英格兰的土地也极为渴求,现在踏上英格兰的约克郡,他们怎能抑制住自己激动无比的心情呢?即便是这支军队的统率‘无情者’哈拉尔也无力阻止,毕竟这支军队并不是他个人的,而是由挪威八个大部落的军队组成的联军,哈拉尔正是其中最强大的部落首领,正因为如此,他成了这支军队的总帅。
  
      挪威人最早对英格兰的入侵发生在793年,距今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793年6月的一天,英格兰北海沿岸的林第斯法恩岛靠上了几艘样子其他的船,一伙金发垂腰,碧眼长毛的家伙冲上岸来,他们袭击了修道院,屠杀了很多修士,把剩下的人掠为奴隶,他们抢走一切财物,尤其是喜欢金银珠宝这些闪光的东西,整个基督教世界都震惊了,他们不知道这只是一个时代的开始,在之后的三百年里这样的袭击不断上演,来自北方的恐怖阴云将覆盖整个欧洲沿海,北方的金发巨人们将让所有欧洲人颤抖。
  
      对于这场灾难三个世纪后的英国修士达拉莫的西门描述道:这些北方来的异教徒乘船来到不列颠,像蜇人的大黄蜂,又像可怕的狼群迅速散布到每个角落,他们到了林第斯法恩的教堂,在疯狂劫掠时将所有的东西都糟蹋殆尽。
  
      他们肮脏的脚印玷污了圣地,他们在神坛下使劲地挖掘,抢走了教堂里的所有财宝,他们杀死了一些教士,又绑走了一些,被他们掠走的教友,往往被迫赤身**,受尽屈辱,有一些则淹死在海里。
  
      “人们远行,只为了寻找黄金。”维京人的这个墓志铭真是直白,不过他们并不是只喜欢黄金,白银、珠宝、锦缎、丝绸,凡是闪光华美的东西他们都喜欢,维京人非常喜欢华丽的东西,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普通百姓的家庭用品也尽可能的装饰的绚丽多彩,即使是绕线盘这样的小东西他们也要不耐其烦的装饰上繁复的花纹,他们掠夺金银不是为了花天酒地,钱币、珠宝、十字架都会被熔铸成艺术品,或者说是实用品,所有的东西都有实用价值,只是它们看起来更像艺术品。
  
      一个典型的维京人应该是这样:身穿红色上衣,外披灰色的毛皮斗篷,头戴一顶熊皮帽,右手总是扶在剑柄上。剑柄华贵非凡,上面总是镀金嵌银,用乌银制成的图案点缀在银线分割成的区域中。
  
      对欧洲人来说维京不是陌生人,早在公元前1500年,他们就泛舟渡过北海,到达爱尔兰和当地人贸易,伊特鲁里亚斯人的贸易伙伴也包括维京人,那时候维京人在他们北方的城镇中接待这些外国商人。
  
      这些伊特鲁里亚斯人、罗马人向维京人打开了外面富庶世界的大门,他们萌发了掠夺的野心,只是汹涌的北海阻碍他们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现。
  
      维京人的浆船虽然早就带着他们横渡本国的峡湾,也能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偶尔让越过汪洋,只是这种天气对北海来说太稀有了。
  
      到了8世纪,维京长船的建造终于让他们拥有了对抗风浪的能力,它坚固、轻捷、吃水浅、耐风浪、适于在海岸登陆,还能深入内河,成为维京人对外掠夺和商贸的最好工具。
  
      维京人不是最早的海盗,但是他们是名气最大的海盗,因为他们和其他海盗最大的区别是他们劫掠的主要对象不是船而是陆地。初期,海盗们只是小队人马,他们只能袭击沿海浅近的目标,采用的多是速来速走,危害还不是很大,但是不久之后丹麦、挪威、瑞典的国王和军事首领们开始组织起规模庞大、组织严密、高效强大的海盗队伍,对外扩张和索取贡金。
  
      830年挪威人把目光对准了因为分裂成诸多小国而势单力薄的不列颠,他们第一个目标就是爱尔兰,他们控制了爱尔兰大部分地区,建立都柏林等一些城镇,丹麦人紧随其后,和他们展开激烈的争夺,挪威军事首领奥拉夫在853年最终击败丹麦,统治都柏林王国,直到871年。
  
      聚居在爱尔兰地区的维京人正是威廉最头痛的,他肮脏而不守规则,肆意妄为,经常劫掠附近的城镇,甚至连威廉的军资车队也不放过,也正是这个原因,威廉放弃了对爱尔兰的直接统治,转而册封自己麾下的四个贵族为公爵,分别镇守爱尔兰的四个方向。
  
      在英格兰丹麦人和挪威人轮番上阵,其中有些人非常残暴,例如无骨者(断骨者)伊瓦尔,他在866年和古特伦等人一起率领大批战士登陆英格兰,他们打败东盎格鲁王国,把俘虏的国王埃蒙德绑在树上乱箭射死,某些文献中说国王当时就像个海胆,丹麦人把俘虏英格兰人的剥皮,把人皮钉在教堂门上。直到阿尔弗雷德大帝(英国人这么叫)威塞克斯国王出现,他把入侵者赶出了英格兰南部,驱逐到东北部的丹麦法施行地,也就是约克郡和诺森布里亚北部。
  
      阿尔弗莱德之前的统治者为了求得暂时的和平往往都支付丹麦人大量贡品,称为丹麦金,它使得当地势力愈加穷困薄弱,阿尔弗雷德不愿意那样做,他召集军队抵抗进逼威塞克斯德古特伦,最终迫使其接受协议,从而使自己获得了对本国和邻国麦西亚的统治权,作为赔偿,丹麦人控制英格兰北部和东部的大片土地,从泰晤士河口到爱尔兰海,斜跨英格兰,占地面积为平方英里。
  
      丹麦人吃了憋,又瞄上了刚刚分裂的法兰克王国。
  
      885年11月24日,巴黎人一早醒来,就发现最可怕的噩梦又降临了,满载士兵的长船在塞纳河上一眼看不到头,法国僧侣富留瑞的阿布记载道:超过四万的敌军,一群野蛮的敌人,一共使用了700多艘船运载,从下游扼住了巴黎的喉咙,人数之多以至于巴黎人完全看不到河水,只能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桅杆。这些野兽让父亲、孩子和母亲鲜血飞溅……
  
      886年11月,慢动作的查理终于率军抵达巴黎,双方展开了一次大战,查理的军队损失惨重,他被迫同意为维京人开放通向上游的河道,巴黎人一年的英勇抵抗化为乌有。同时查理还要支付700磅白银作为送别费,西格弗雷德也作出让步,他将在春天到来后撤退。巴黎人被激怒了,他们无法忍受自己努力被这个懦弱的家伙葬送,于是在他们的支持下,查理被废黜,卡佩家族的厄德伯爵接替了他的王位,开启了卡佩家族统治法兰西的发端。
  
      西格弗雷德的部分军事首领在法兰克接受了基督教,于是他们就从维京人转变成了诺曼人。
  
      新的西法兰克国王厄德.卡佩把诺曼底的罗洛割让给诺曼人,罗洛是征服该地的诺曼人首领,他不是丹麦人,而是挪威人,在他的国家里人们称他“工头罗夫”,或者“步行者罗夫”。他肚子很大,据说“没有一匹马可以载得动他”。他虽然是挪威人,却参加了丹麦人的远征,这在维京人中很常见,他们毕竟是同一种语言和文化,国家的观念仍然很淡泊,军事首领们在另一国统治者手下战斗并不少见。
  
      罗夫虽然有个不能骑马的大肚子,却非常热衷于掠夺,他年轻的心理燃烧着对于抢掠的渴望。他不顾国王的禁令出去做了一次“斯特兰赫格”——一次到远方海岸的劫掠。哈拉尔德无法容忍对他权威的冒犯,他召集了一次司法会议,宣布罗夫违背了法律,罗夫的母亲向国王求情,乞求他宽恕自己的儿子,并警告罗夫,如果他不屈服就会成为国王饲养的野兽的食物。
  
      罗夫聪明的选择了溜走,跑到远离哈拉尔德的地方,在那里他的嗜好可以尽情享受,于是他跑到了法兰克,参加了丹麦人的军队,他为自己争取了一块伯爵领地,这里被称为诺曼底。
  
      911年,昏庸者查理成为法兰克国王,他做出让步,将诺曼底划给罗夫作为采邑,法兰克人称他为罗洛,作为封臣罗洛也发誓信仰基督,并对法兰克国王效忠,抵抗北欧海盗对法兰克的侵袭,同时娶了一位法兰克贵族妇女,归化到法兰克文化之中。
  
      关于维京人的历史,威廉的脑海中有着清晰的印象,不止是因为维京人的声名显赫,更是因为威廉和诺曼人的祖先正是挪威和丹麦的维京人,他对这段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