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394章 三教皇对立
    关于婚姻问题,教会法坚持一夫一妻制和婚姻不解除主义两大原则,禁止离婚。而现实生活中,难以确保一切婚姻均幸福美满,教会法创设出婚姻无效宣告、未完成婚、别居制度等,以救济不幸的夫妻。
  
      威廉能做的只有请求教皇格里高利六世宣布阿德莱德.德.诺曼底和爱德华.爱德蒙森.威塞克斯两人的婚姻无效,以此让自己的妹妹摆脱这桩不幸的婚姻。
  
      “阿德莱德,我答应你,让你和爱德华离婚,但你要记住我的话,不能在教皇的谕令下达之前,和罗德里戈有任何亲密的接触,我不想再闹出任何丑闻。”威廉双眼紧盯着阿德莱德,告诫道。
  
      “我会遵守和你的约定,也希望你能完成我的心愿。”阿德莱德点头答应,转身施施然离去。
  
      阿德莱德和爱德华.爱德蒙森要离婚的消息没有任何人知晓,但她和罗德里戈之间的亲密却在宴会上被很多人看到了,顿时宫廷中流传着诸多关于她和罗德里戈的流言蜚语,令威廉不胜其扰。
  
      “法勒,传令下去,任何人胆敢散播任何对诺曼底王室的流言,一律处死。”威廉叫来了担任王室总管的法勒,吩咐道。
  
      “是,陛下,我知道该怎么做。”法勒躬身抚胸说道。
  
      “嗯,我需要你尽快平息流言。”威廉不忘叮嘱一句,看先法勒交代道:“另外,我之前交代你做得事怎么样了,教皇陛下那里有什么回应吗?”
  
      威廉说的自然是阿德莱德和丈夫爱德华.爱德蒙森离婚的事,这件事在没有结果之前必须保持秘密的状态,不然这件事情闹大的话,整个欧洲的贵族都会看威廉的笑话。
  
      “已经接到消息,教皇陛下同意了您的请求,同时他还派遣教皇秘书和教廷司铎希尔布德兰枢机主教来主持此事。”法勒如实答道。
  
      “这件事很奇怪,既然教皇陛下同意了此事,那只需要派遣一名主教前来诺曼底宣布谕令即可,何必要让教皇陛下最信任的希尔布德兰枢机主教大人前来?”威廉敏锐地发觉了其中的异常之处。“法勒,给我调查一下罗马教廷那边到底发生了何时,为何教皇陛下会如此兴师动众。”
  
      “是,陛下。”法勒.奥斯本领命退去。
  
      没过两天,威廉就通过奥斯本管家执掌的情报网罗获知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罗马人推选主教萨比纳的约翰(?-1046年3月3日)为教皇,称西尔维斯特三世。
  
      而本尼狄克九世在将教皇之位以1500磅黄金的价格出售给他的叔父,教廷总司铎格拉齐亚诺也即格里高利六世后,不久他又反悔了,他企图返回罗马夺回教皇之位。
  
      1045年初,本尼狄克九世和西尔维斯特三世相继返回罗马,并都宣称自己是合法教皇,不承认格列高利六世。三个教皇同时出现在罗马,史称三教皇对立,他们要求皇帝亨利三世裁决。
  
      格里高利六世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三世不和,他试图通过改革教廷来增强教会的权威,其中最重要的举措便是德意志地区主教的叙任权之争。
  
      为了达到目的,格里高利六世拒绝为罗马人民的国王即德意志国王亨利三世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国王,以迫使对方屈服,同意将德意志教区的主教叙任权交还给教廷。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三世是历史上法兰克尼亚王朝最强大的君主,是皇帝康拉德二世之子,1028年即已加冕为其父的共同执政者,之后1026年~1041年获得巴伐利亚公爵头衔,而之后的1038年他又获得士瓦本公爵头衔,1039年他被选举为罗马人民的国王即德意志国王。
  
      他于1041年臣服波希米亚人,随后几年,亨利三世又解决了波希米亚公爵弗拉季斯拉夫一世与波兰大公卡西米尔一世之间的争端,并使长期侵扰德国的匈牙利人定居下来,且驯服了桀骜不驯的洛林公爵。
  
      这样一个雄心勃勃、年轻有为、骄傲自大的皇帝怎么可能会听从教皇的谕令,这位亨利三世陛下向来以他父亲康拉德二世皇帝和历代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为榜样,渴望进军罗马,在罗马城接受教皇的加冕,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
  
      如此一来,教皇和亨利三世不可避免地对立起来。
  
      而这时,1045年初本尼狄克九世和另一个退位教皇西尔维斯特三世都返回罗马,并都宣称自己是合法教皇,不承认格列高利六世。三个教皇同时出现在罗马,史称三教皇对立。他们要求皇帝亨利三世裁决。
  
      这样一个打击格里高利六世的机会,亨利三世怎么可能不把它抓在手里,他不顾寒冬紧急召集了一支三万人的军队准备进军罗马。
  
      这位皇帝打的旗号是应邀在苏特里宗教会议仲裁三位教皇的纷争,这理由冠冕堂皇,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诸侯贵族没有人有理由反对亨利三世率军远征意大利,这也是他第一次对意大利发动远征。
  
      教廷的力量在上一次和阿普利亚的战争中耗损颇多,根本无力聚集起足够的军队抵御南下的亨利三世,甚至这支号称是绝对效忠于教皇的教皇卫队也开始三心二意起来,毕竟这支部队的建立者就是另一位对立教皇本尼狄克九世。
  
      格里高利六世手里没有足够可靠的军队来保护自己,不得已他只有向威廉和意大利南部的诺曼人求助。
  
      是的,格里高利六世不止向威廉求助,他还向盘踞在阿普利亚和西西里的诺曼人首领阿普利亚和卡拉布里亚公爵凯撒.德.欧特维尔求援。
  
      在他看来,威廉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亨利三世的军队即将越过阿尔卑斯山,南下意大利,目前能出动军队帮助他的也只有这位凯撒.德.欧特维尔公爵大人了。
  
      格里高利六世不止看重凯撒.德.欧特维尔,名动欧罗巴的诺曼国王威廉一世也是他极力争取的对象,至少他参与进来后,能在德意志低地地区牵制住神圣罗马帝国的注意力,同时能为他在即将举行的苏特里宗教会议上壮壮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