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377章 威慑北境诸侯
    为了在短时间内开辟出一片完全由诺曼人开辟出一片完全由诺曼人掌控的城区,威廉修建的要塞城堡必须尽可能地利用原有的建筑物,特别是带有防御性质的城堡建筑最佳。
  
      伦敦城的罗马城墙东南角,一座由克劳狄乌斯用来保护伦迪尼乌姆(Londinium)的罗马城堡映入威廉的眼帘。
  
      尽管这座罗马城堡十分古旧,外观看上去也非常残破、饱经风霜,但看上去还保留着完好的建筑结构,只要进行一番修缮就能发挥它原本要塞的作用。
  
      “就是这里,我们建造的城堡将在这座罗马城堡遗址上建造。”威廉带着克劳德,指着这座罗马城堡遗迹边走边说。
  
      “陛下,确实利用这座罗马城堡遗迹建造要塞确实能节省很多时间,着真是英明之举。”克劳德赞同道。
  
      “那就拜托你了,等战争结束,这座城堡将来要用诺曼底卡昂石再次修建一番,城堡的中央我要修建一座高耸的高塔,命名为伦敦塔,这也是这座城堡的名字。”威廉拍了拍他的肩膀,将筑成的事情交给克劳德后便转身离去。
  
      返回营地,威廉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北境诸侯的勤王大军上,麦西亚公爵李奥弗里克.赫威赛、诺森布里亚公爵斯沃德.诺森比亚、诺森布里亚伯爵奥索夫.班堡、达勒姆主教艾德万......
  
      可以说几乎所有北境诸侯的军队都响应了‘忏悔者’爱德华的勤王号召,在麦西亚公爵的旗帜下组建了一支多达两万人的勤王大军。
  
      这支军队正聚集在麦西亚的莱斯特郡,只待所有贵族军队都集结完毕,这支北境诸侯的军队便会立即启程南下伦敦勤王。
  
      威廉自然不会畏惧区区北境诸侯的联军,诺曼人从来不畏惧战争,也不拒绝战争,但在威廉看来,这场即将爆发的和英格兰北境诸侯的战争是毫无利益可言的。
  
      首先,威廉的三个目标已经达成或是即将达成,戈德温家族的领地已经是威廉的囊中之物,忏悔者爱德华被他掌控在手,自己英格兰王位继承人的地位即将被确认,和麦西亚公爵李奥弗里克等人作战威廉无法得到任何领土。
  
      不是说威廉不能继续占领北境诸侯的领地,而是他在吃下戈德温家族的广大英格兰南部领地后,他已经吃撑了,至少在威廉和诺曼人完全消化掉威塞克斯等英格兰南部领地后才能继续行动。
  
      而且毕竟现在威廉还不是英格兰国王,他无法毫无理由地手走对方诸侯领主的领地,他既没有权力也没有名义这么做,要是亚硬要如此,他的名声将在贵族圈中臭不可闻,不只是盎格鲁萨克逊的贵族,甚至也包括西欧的贵族也会因此而讨厌威廉。
  
      因此,讨伐北境王国的时机还未成熟,他没有理由和对方进行一场旷世大战。
  
      至于说这场战争能削弱麦西亚和诺森布里亚两大北境诸侯,这点作用还不能成为威廉和对方开战的理由,李奥弗里克已经老了,他已经是个76岁高龄的贵族,他随时可能逝世。
  
      只要这个强大的诸侯倒下,他的继任者——阿夫加.李奥弗里克森.赫塞威不足为惧,这点时间威廉还是等得起的。
  
      威廉相信在自己和北境诸侯的力量此消彼长之下,他今后完全有能力消灭对方,因此完全不必急在一时。
  
      想要逼迫麦西亚公爵李奥弗里克.赫威赛退兵,于北境诸侯达成和平,威廉的手中必须由着足以威慑到对方的军事力量。
  
      但此时威廉手中却只有作为支柱的八千近卫军团,以及由部分诺曼封建骑士、民兵、佣兵、法兰西人和诺曼人的冒险者所组成的杂牌军团,在面对拥有丰富作战经验和众多骑兵的北境诸侯联军时,威廉并不占据绝对的优势,只能说仗着准备和训练纪律的优势打成平手。
  
      思索着,忽然一道灵光闪现,威廉想到了一个典故“董卓进京”,或许董卓所用的计策能起到奇效也说不定。
  
      《后汉书·董卓传》谓董卓进京之初,虽然抢先一步进京,将少帝、太后挟持在手,占据了政治上的优势,但另据《三国志·董卓传》注引《九州春秋》:“卓初入洛阳,步骑不过三千,自嫌兵少,不为远近所服,”又知他在军事上并不具备压倒丁原的实力。董卓急于发表丁原为执金吾,着意加以安抚,反而暴露出他对丁原及并州兵的戒备、畏惧之心。
  
      丁原拥兵自重,对董卓构成肘腋之患。而董卓能否顺利铲除丁原,关键又在吕布。那么,吕布何以会背叛丁原而投靠董卓呢?如上所述,董卓进京时兵力有限,丁原凭藉并州之兵,足以与之抗衡。董卓采取欺骗手法:“率四五日,辄夜遣兵出四城门,明日陈旌鼓而入,宣言云西兵复入至洛中。人不觉,谓卓兵不可胜数。”吕布等并州将大概也被迷惑,一时慑服于凉州大军的威力。
  
      既然历史上的董卓能用此计成功,威廉又何妨一试呢?对他来说即便是这个计策失败了,也不过是他的诺曼大军和北境诸侯的军队大战一场罢了,他并不畏惧,只不过是不希望打任何无谓的战争罢了。
  
      到了夜晚,威廉派兵从伦敦城的四处城门利用黑夜的掩护悄无声息的开出伦敦城,第二天白天又旗帜鲜明地打出旗号,大张旗鼓地率军从伦敦城的各个城门进入,做出一副有大批后续军队来援的假象。
  
      接下来的五六天里,天天都是这般热闹的景象,每天都有数千增援部队进城驻扎,入城仪式被他搞得格外声势浩大。
  
      同时,威廉也派人到处在伦敦和北方诸郡宣扬自己从诺曼王国接受了两万多精锐的增援部队。
  
      而实际上,自家人知自家事,伦敦城中根本没有任何增援部队抵达,还是那一万五千的兵力,除了部分抵达的千把援军和康复的患病士兵之外没有其它任何增援部队。
  
      一时之间,威廉的这波骚操作搞得麦西亚公爵李奥弗里克和诺森布里亚公爵斯沃德等人疑神疑鬼、一惊一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