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376章 建造伦敦塔
    爱德华既然已经答应了威廉的条件,同意将戈德温家族的领地,包括威塞克斯在内的广大英格兰南部领地授予威廉,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于是他便起身命令卫兵看护好爱德华,而后转身离开。
  
      威廉和爱德华的友谊破裂了,让一点儿也不想和爱德华多待片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首先最重要的事项便是应对南下的麦西亚公爵李奥弗里克.赫威赛和诺森布里亚公爵斯沃德.诺森比亚的北方诸侯联军。
  
      不同于大多由纯步兵构成的戈德温军,北方诸侯联军常年和维京人、苏格兰人交战,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同时也保有着数量庞大的骑兵。
  
      可以说,除了装备和训练上的优势,无论是兵种构成上,还是军队数量上,威廉和诺曼人都不占优势,若是真的打上一场,双方的胜率大致是五五开的样子,这是威廉绝对不想见到的结果。
  
      伦敦城的城防或许在面对威廉的攻城器械时软弱无力,但面对相对而言装备简陋的北方诸侯联军,伦敦城的城墙和城防工事依旧有着很大的作用。
  
      故此,威廉首先要做的便是夺取周围的几座城堡作为防御支点,组织居民修缮城墙建造工事。
  
      事情进行地很是顺利,伦敦城周边的西敏堡和托特纳姆堡已经被威廉所占领,并由安德鲁伯爵率军驻守,依靠坚固的城堡防御住上万敌军不是什么难事。
  
      伦敦城的城墙也在威廉和里夏尔伯爵的指导下逐渐修复完善,先前被威廉砸开的缺口早已修筑起新的城墙,且是更加坚固的包砖、石块建造的城墙,拥有更强的防御力。
  
      这天,威廉刚返回军营就听到了法勒.奥斯本急匆匆地走进营帐向他汇报:
  
      “陛下,法勒.奥斯本向您请罪!爱德华国王今天早些时候试图在贵族和宫中侍从的帮助下逃离伦敦,万幸的是他在离开宫殿之前就被我们的侍卫拦截,他依旧控制在我们的手中。”
  
      “你起来吧,法勒。念你劳苦功高的份上,这次也没酿成大错,我就先饶过你,但你要在今后牢牢控制住爱德华国王,他是我们手中最重要的筹码!
  
      若有差池,你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偿还你的过失。”威廉皱着眉头,绕过了法勒奥斯本,末了不忘警告他一番。
  
      “陛下,我定会牢牢看好爱德华国王,若有闪失我自会提头来见。”法勒.奥斯本赌咒发誓道。
  
      “好了,我相信你会做好的。”威廉摆了摆手,说道:“先暂时将爱德华转移到我军的军营中,就近看管起来。我不知道爱德华的宫殿中暗藏了多少他的势力,那里已经不安全了,转移到军营中看管才能万无一失。”
  
      “是,陛下!”
  
      看着法勒.奥斯本躬身离去,威廉陷入沉思之中,他发觉自己对伦敦城的掌控力度还不够强,至少威塞克斯王朝的力量还渗透在伦敦城的每个角落中,必须进行一场大清洗才能将威塞克斯家族的力量连根拔起。
  
      不过当务之急是在伦敦城中建造出一座独属于诺曼人的城堡,它将是诺曼人统治伦敦和英格兰的象征,是一座只由诺曼人居住的城堡。它不但有着重要的军事意义和政治意义,同时这座城堡还具有关押高级贵族囚犯的功能,监禁爱德华国王就是它的最大作用。
  
      威廉参照历史,决定将这座他要建造的城堡命名为伦敦塔。
  
      伦敦塔的历史始于1066年忏悔者爱德华去世,其姐夫哈罗德被加冕,但时任诺曼底公爵的威廉声称自己作为远亲也曾被许诺为王位继承人。
  
      威廉在黑斯廷斯战役中打败了英国国王哈罗德,之后派出了先遣部队到伦敦建造一个堡垒并为他的凯旋入城做准备。
  
      在他于1066年圣诞节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后,在伦敦市区建造了几个据点为防范庞大而激烈的人群变化。考古证据表明其中一个据点位于罗马城墙的东南角,即未来伦敦塔的遗址。
  
      这些早期防御工事被一座巨大的白塔替代,以宣告新诺尔曼君主的强大力量。还不清楚征服者的白塔建造工作开始或完成的具体时间,但可以肯定的是建设第一阶段的工作是在11世纪70年代起步。由于要修建围绕高塔的墙许多郡的劳工被征调往伦敦并辛劳工作,最终白塔于1100年完成。
  
      伦敦塔的故事在中世纪继续着,由于作为和平时期的权力中心和危机时避难所,中世纪的国王们不断更新和扩张塔的防御工事。
  
      到约1350年,一系列的独立建筑活动保证了该塔转化为令人生畏的要塞。这些建筑工程在狮心王理查一世统治时期开始,理查一世离开英格兰后将塔留给他的总理williamLongchamp,这个人为要塞扩建了一倍规模的防御工事。
  
      国王爱德华一世(1272-1307)在1275至1285之间花了很多钱,填了护城河又建造了另一圈城墙来封闭现存他父亲建造的,以及又挖了新的护城河,将塔改造成英格兰最强大的同心防御城堡。尽管打造舒适,他很少呆在塔中的皇室住所,在其统治时期该塔被投入其他军事或储存用途,经常作为一个监狱以及爱德华存储官方文件和贵重物品的保险库。英国皇家造币厂的主要分支机构亦成立于此,并作为城堡历史上的重要用途之一直到19世纪。
  
      征服者威廉命令人建造白塔以保卫诺曼人免受那些住在伦敦市的人的袭击并保卫伦敦免受其他人的攻击。较早时的要塞(包括罗马的那个)都是用木建造的,不过,威廉命令他的下属用他从法国运回来的大石来重建那座塔。
  
      狮心王理查修建了围绕城墙的护城河,并把泰晤士河水引入。护城河的修建一直不太成功,直到亨利三世引用了一种荷兰护城河修建技术。后来护城河水于1830年被抽干,在河底的废物中发现了人类骨骸。
  
      伦敦塔是由威廉一世为镇压当地人和保卫伦敦城,于1087年开始动工兴建的,历时二十年,堪称英国中世纪的经典城堡。十三世纪时,后人在其外围增建了十三座塔楼,形成一圈环拱的卫城,使伦敦塔既是一座坚固的兵营城堡,又是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还有天文台、监狱、教堂、刑场、动物园、小码头等小建筑。
  
      伦敦塔最重要、最古老的建筑是位于要塞中心的诺曼底塔楼,它是整个建筑群的主体,因其是用乳白色的石块建成,史称白塔。白塔系主人居住与守备部队进驻之所,最为坚固,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征服者威廉日益巩固和扩大的权力。楼高三十二点六米,共分三层,墙体厚度不一,从三至四米到四至六米,双层墙壁,窗户口很小,门窗之间用白石相隔,其顶部呈雉堞状,塔楼四角耸出四座高塔,三方一圆,在角隅设有螺旋楼梯,通达顶层。
  
      伦敦塔在英国王宫中的意义非常重大,作为一个防卫森严的堡垒和宫殿,英国数代国王都在此居住,国王加冕前住伦敦塔便成了一种惯例。伦敦塔还是一座著名的监狱,英国历史上不少王公贵族和政界名人都曾被关押在这里。此外,古老的伦敦塔在历史上还充任过造币馆、观象台、动物园等。
  
      后来这里成为宫廷阴谋和王室斗争的地方。英王爱德华四世的两个幼子,爱德华之前的国王及堂兄与弟弟,亨利八世的两个王后,先后被囚禁在这里并被处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伦敦塔成为令人毛骨悚然的“死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