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342章 改革之风
    诺曼王国的权力架构和其他权力分散的封建式王国不同,它的行政体系和行政架构完全是金字塔型或是栋梁结构的木房一般的统治架构。
  
      当初威廉掌控诺曼底公国之后,就逐渐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将地方上的行政权力从贵族手中收过来,而后建立了一套官僚体制对领地加以管理。
  
      为了防止出现权力过于分散,威廉采用的是将权力完全集在手的统治模式,也就是直接控制第一手人的方式。
  
      顶峰自然是威廉,横梁是地方官,但撑起整座房屋的立柱则是直接听命于威廉的各位大臣们包括了首相阿道夫伯爵、陆军大臣休伯特伯爵、参谋总长里夏尔伯爵、财政大臣奥斯本管家、外交大臣吉格斯主教、法务大臣兰斯林和宗教大臣哈梅林大主教,以及隐藏在暗处负责对贵族分化拉拢、收集情报的间谍总管艾玛.德.欧特维尔。
  
      这些人自上而下,不单单是威廉和地方官的连接,同时也是各项工作的首席负责人,直接掌控地方和资源,而后单独成一个体系,而他们能够行使权力的基础,就来自于威廉的绝对权威。
  
      其实,威廉在诺曼王国所实行的统治模式就是以一种绝对君主制的模式在统治着整个王国。
  
      虽然这种绝对权威体制有着许许多多众所周知的弊端,但是集权独裁统治的优点也是不容忽视的,他虽不想进行高压统治,不过这样统治模式也是最有效率的,特别是对整体规划来说。
  
      在这一模式下,军队和军权也成为威廉贯彻自己意志的基石和保障。
  
      为了将军权完全掌控在威廉的手,他在政府机构中设立了一个参谋本部,在军队的各级部队中分别设立了随军参谋。
  
      原先调度权直接掌控在威廉手中,但是指挥、部署的权力却在各级指挥官的手里,军队的指挥、部署和日常调动完全是部队军官和他的顾问商讨一番后作出的决定。
  
      但现在,参谋部建立之后,各级参谋军官名义上对调度拥有建议权,多情况下是在隶属于参谋部的专业人士的商讨下提出建议,由最后拥有大权的参谋总长里夏尔伯爵或是威廉签名同意后才执行。
  
      同时,直接掌控军队的将军也不再拥有部署的权力,在和平时期,哪一个团部署在营地左翼,哪一个团部署在营地右翼,现在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握在了参谋部的手,即便是在战争时期,军官们也不得不依靠他们的参谋官来贯彻自己的命令。
  
      因此参谋总部这一部门的建立,实际上就是为了进一步控制军权。
  
      乍眼一看或许很公平,上下都有权力损失,但实际上,威廉因为对下有着绝对权威,而且对调度的最终批准权,所以事实上他并没有任何的权力损失;相反,因为指挥官不再直接拥有部署的权力,所以他们对于自己的军队的掌控也就松了一些。
  
      现在的参谋本部是由参谋总长里夏尔伯爵负责,实际上威廉也精简了这个部门的机构设置,减少了原本应该赋予它的权力,这也是为了防止出现以军权发动政变之类的事情发生,历史上日本陆军的几次独走和反乱都离不开权力巨大的大本营的影子,任何部门权力过重对威廉来说都是一个威胁。
  
      将军都可以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了,那么财政大臣又何必需要再拥有直接接触钱的机会呢?
  
      在这种想法下,威廉干脆将财政大臣的权限一分为二,财政大臣奥斯本管家掌握的是财政预算和设立税收等财政制度的权力,至于原先在财政大臣之下,负责金钱收入支出的库房管理职务,则被提高,并直接隶属于威廉之下。
  
      库房管理的职务便交由了奥斯本管家推荐的另一个财政专家,来自荷兰的银行家罗道夫,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对信仰保持着狂热的追求。
  
      但是,奥斯本管家推荐他的理由不仅仅在于他的专业能力和宗教信仰,而在于他的履历除了银行家的身份外,他也算是一个金融家,曾经有过执掌过荷兰公国的财政大权,并成功帮助荷兰公爵获得了令人羡慕的巨额财富。
  
      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和弗雷利市长完全不同的人,弗雷利市长是一个传统的财政专家,是提倡自然经济的重农主义的拥护者,而罗道夫则是一个新的金融银行体系的受益者,是重商主义的拥护者。
  
      两人都才干十足,任何一人都足以胜任一个国家的财政大臣这样的重要职务,不过毕竟两人都是平民出身,加上没有国王诸侯的信任,想出头那是千难万难的。
  
      即便是担任过荷兰公爵财政总管并立下汉马功劳的罗道夫,最后也被一个远不如他的贵族顶替掉了财政总管的位置,不甘心失败的他这才会被威廉和奥斯本管家邀请到诺曼王国担任要职。
  
      不愿意放过人才的威廉,在为长远谋划之后,便任命了罗道夫为库房总管。同样的,在财政事务上,他也有非常重要的建议权,按照他的建议,路易将原先在诺曼底实行的二十五分之一税也干脆免除了。
  
      和原先的农业税、商业税差不多,二十五分之一税是对一切形式的财产收入进行征收税款,这原本是为了弥补两年前诺曼底公国和法兰西王国的战争所引发的财政问题而进行征收的,在战争结束之后却没有被废除,而是保留了下来。
  
      但是长久下来却阻碍了诺曼王国的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在本就税收繁多的情况下,再征收这一项税目,实际上就是过度压榨,对商人和手工业者压榨过重,就连农民也颇有怨言。
  
      如果威廉压榨过重,商人和资本就会流失到其他国家,自然也就没有人愿意在诺曼王国投资,这对刚刚萌芽的商业和工业资本是非常不利的。
  
      在制度和统治结构确立之后,威廉也不再窝在自己的宫殿之中每天批阅件了,多数情况下,他都会以狩猎为名,走访诺曼王国各处的乡间小村体察民情,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平民直接接触,以便他不被手下的官员所蒙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