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316章 威廉的后手
    教廷的军队彻底失败了,满山遍野中到处都是四处逃窜的溃军,就连那些教会骑士也不例外,兰多尔夫男爵也被溃军所裹挟,以至于无法脱身而出。
  
      格罗尔德.德.欧麦尔所率领的诺曼骑士占到了阿普利亚骑士的绝大多数,因此他们理所应当地担负起了追击溃兵的众人。
  
      其中施维茨伍夫枢机主教、兰多尔夫.迪.卡普阿男爵、奥尔维耶托伯爵扎克伯格.奥尔西尼等人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只要将他们俘虏教廷的权威将遭受到极大的折损,以后将再也无力对付阿普利亚公国。
  
      “梅菲斯特男爵,你率领一部诺曼骑士前去追击中路的敌人,理查德,你和我一同追击施维茨伍夫枢机主教和兰多尔夫他们,我们无比要将他们抓获。”格罗尔德.德.欧麦尔吩咐道。
  
      “是,格罗尔德男爵。”两人皆领命道。
  
      格罗尔德.德.欧麦尔的这个命令合情合理,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便率军给子发起了追击。
  
      追击溃兵持续了整整两天的时候,俘虏的士兵超过了两万的规模,甚至连他们原本的营地都装不下,以至于诺曼人不得不派人连夜将他们押送到后方。
  
      被除去了武器和盔甲的俘虏根本无力抵抗,秩序一两个骑士配上一小队步兵,就可以押送数百名俘虏。
  
      或许是出于中世纪欧罗巴的习俗,他们没有屠杀俘虏的习惯,因此这些教廷军队的俘虏们没有任何紧张担忧,很顺从地听从诺曼人的命令。
  
      出去一万八千余名普通士兵之外,这两万名俘虏之中还有一千八百余名骑士贵族,这些人才是重中之重,也只有贵族骑士才会受到重视。
  
      “格罗尔德男爵,梅菲斯特男爵,你二人可是立下了大功,竟然分别擒获了施维茨伍夫枢机主教和奥尔维耶托伯爵扎克伯格.奥尔西尼,这两人可是教廷属邦军中的重要人物,分量可是不小。”凯撒很是兴奋,抓住施维茨伍夫枢机主教和奥尔维耶托伯爵扎克伯格.奥尔西尼足以代表着战争的结束,他们只需进军罗马即可夺取战争的果实。
  
      “你们是此次作战的大功臣,理应得到应有的赏赐,我决定册封你们为尊贵的伯爵并得到领地的赏赐,梅菲斯特男爵,你的意见呢?是否接受呢?”
  
      “凯撒大人,我是诺曼底公爵的封臣,如果要转封到您的麾下,必须要征得威廉殿下的同意才行,很抱歉。”梅菲斯特男爵躬身道。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关于这件事我会和威廉他说清楚的,梅菲斯特男爵,你就先在我这里给我效力,等战争结束之后,我正好要去诺曼底参加威廉的登基仪式,届时我再等你做最后的决定。”凯撒摇了摇头,稍显遗憾道。
  
      “感谢您的体谅和理解,凯撒大人。”梅菲斯特男爵躬身再拜道。
  
      凯撒暂且放过了梅菲斯特.索伦,转过身看向他身前已经集结好的诺曼贵族骑士和士兵们高声说道:
  
      “诸君,士兵们:
  
      士兵们,你们已在这里同敌人无数次交锋,你们定将战胜,否则便是死亡;命运使你们不得不投身战斗,它现在又站在你们面前。
  
      如果你们战胜,你们就能得到即使从上帝那儿都不敢指望得到的最大报酬。我们只要依靠勇敢去占领罗马,我们就会得到足够的补偿;罗马人通过多次胜利的战斗所取得和积聚起来的财富,连同这些财富的主人,都将属于你们。
  
      在上帝的庇护下,赶快拿起武器去赢得这笔丰厚的报酬吧。
  
      占领罗马,驱逐伪教皇!”
  
      “占领罗马!驱逐伪教皇!”
  
      “占领罗马!驱逐伪教皇!”
  
      “占领罗马!驱逐伪教皇!”
  
      欢呼声连绵不绝,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无论是诺曼人贵族和冒险者、阿普利亚本地的意大利人、热那亚人抑或是其他,凯撒的军队已经被他完全鼓动了起来,带着对罗马城财富的向往,他们已经无所畏惧。
  
      就在凯撒率军向罗马城进军的时候,梵蒂冈的教宗本笃九世此刻已经收到了前线战败的消息,他仅有的威望也随着这场战争的失败也丧失殆尽。
  
      “他强奸、谋杀和其他可怕的暴力行为和**。他的生活作为一个教皇如此卑鄙,违背道德,如此恶劣的,我不敢去想。”
  
      “好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伪装的牧师,占领了圣彼得的圣座,宗教的神圣都被他的傲慢亵渎了。”
  
      战争失败之后,本笃九世等来的不是各位主教团结一致对抗来犯的诺曼人,而是无休止的派系斗争,几乎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本笃九世,他被自责和很多邪恶**和谋杀有关,甚至被传为是第一个同性恋教皇。
  
      这些反对者和流言似乎是在同一天出现的,毫无征兆且无迹可寻,很显然这是被有心人所认为操纵的,但心情烦躁的本笃九世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不到一天的功夫,有关于本笃九世的恶毒流言已经传遍了整个梵蒂冈和罗马,人们甚至将战败的罪责归咎到了本笃九世的身上。
  
      此刻,本笃九世没有任何朋友和支持者,他是孤独的,也因此他的性格越来越差,暴躁易怒,同时花钱越来越挥霍无度,引得所有人的不满。
  
      本笃九世甚至怀疑起了自己维持他的地位的能力,并希望和他热恋的罗马少女结婚,在那位罗马少女的劝说之下,本尼迪克特决定退位。
  
      他先咨询他的叔父,虔诚的牧师约翰尼斯.格拉齐亚诺关于辞职的可能性,他愿意放弃教皇的御座和权柄,选举他的教父为新任教皇,如果他将偿还他的贿选费用。
  
      约翰尼斯.格拉齐亚诺渴望摆脱这样一个不值得托付的罗马教廷教皇,于是他付给本笃九世1500磅黄金,决定接受教皇之位,也就是历史上的格列高利六世。
  
      历史上格里高利六世期间,重用希尔德布兰,此人后来大有作为,后格里高利六世因三教皇对立和买卖神职而被德皇亨利三世罢免。
  
      约翰尼斯能得到教宗的宝座,自然是少不了威廉的暗中运作,他们两人早已联合了起来,要不是他安插在罗马城中的间谍暗中运作,反对本笃九世的声势不可能造的如此之大,或许那位罗马少女也被威廉的间谍利用起来劝说本笃九世放弃教皇之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