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315章 胜负
    “突击!突击!”格罗尔德.德.欧麦尔高喊着带头冲锋,满山遍野间似乎都被奔驰的诺曼骑士给占据着。
  
      诺曼人高喊着“以上帝的名义而战,我们无罪。”,他们没有丝毫畏惧之心。
  
      近了,近了,诺曼骑士的骑枪依然放下,这是他们仅有的两只骑枪中最后一支,因此这次冲锋也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突击,不成功便成仁。
  
      此刻,教皇卫队无论是骑士还是步兵都还没有完全布置好阵型,他们混杂着,推搡着,争吵着,以至于失去了宝贵的应对时间,现在他们根本无力抵御诺曼骑士的冲击。
  
      “稳住,稳住,教皇卫队的骑士们,士兵们,你们是上帝的神圣战士,面对基督的敌人,不能有任何畏惧之心。
  
      拿起武器面相敌军,勇敢地和他们作战,上帝会使你们的灵魂升入天堂。”施维茨伍夫枢机主教策马在阵中高喊着,呼和着,幸好他威望甚重,加上教会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教皇卫队的骑士和士兵们终于振作精神。
  
      然而施维茨伍夫枢机主教终究无法力挽狂澜,他麾下的教皇卫队也不是古时候的斯巴达勇士,他们对诺曼人可是充满了恐惧。
  
      面对骑士汹汹而来的诺曼骑士,那些教皇卫队的步兵们率先坚持不住了,毕竟无论他们的训练再充足,装备再好,也改变不了意大利人懦弱的本性,一旦战事不顺,就有可能发生营啸甚至是全军奔溃,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教皇卫队的骑士们没有四散奔逃,倒不是说他们比步兵有着更多的勇气,更加坚强,而是那些他们已经和步兵混杂在了一起,根本无力从滚滚的步兵洪流中脱身而出,更何况从容撤退呢。
  
      马蹄声、撞击声、骑枪折断声、刀剑声、切割声,无数声音汇聚着奏响了死亡的乐章。
  
      或许教皇卫队凭借着不错的装备、训练以及施维茨伍夫枢机主教的鼓励,可以抗住诺曼人的第一波冲击,但在随后梅菲斯特男爵和理查德男爵所率领诺曼骑士又发起了第二和第三波冲击,连绵不绝的冲击令教皇卫队的士兵感到绝望,最终大崩溃已经不可避免了。
  
      似乎是心有灵犀一般,站在指挥车上的凯撒挥手下令道:“全军突击!”
  
      “全军突击!全军突击!”
  
      “全军突击!全军突击!全军突击!”
  
      凯撒的命令被传令兵和军官们一遍遍地传达了下去,而后被他麾下的士兵毫无保留地执行。
  
      在战鼓声和号角声的伴随下,中军的诺曼重步兵开始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他们搬开据马而后从预留的通道中越过壕沟,踏过尸山血海,将手中的刀剑枪戟刺向敌军士兵的要害。
  
      在他们的左右两侧和后方,轻步兵和弓弩手伺机而动,用标枪、弩箭、长弓箭矢或是其它武器收割着敌人的生命,阵列整齐的重步兵方阵就是他们的城墙,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令他们得以安心地作战。
  
      诺曼人来势汹汹,他们的强大可是让奥尔维耶托伯爵扎克伯格.奥尔西尼影响深刻,之前他领着一万五千人以上军队往复冲击仅有八千人左右的诺曼人阵列,但无论他怎么实为,诺曼人依旧岿然不动,甚至还给他的部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以至于诺曼人阵前是一片的尸山血海,有数千人倒毙或是重伤失去了战斗力。
  
      现在奥尔维耶托伯爵扎克伯格.奥尔西尼手上掌握的兵力已经不足万人,面对多达七千余人的诺曼人方阵,他根本无可奈何。
  
      “伯爵大人,撤退吧,这样被诺曼人一边倒的屠杀根本毫无意义!”奥尔维耶托伯爵名身旁的一名贵族军官劝说道。
  
      “我明白了,迪伦·莫尔爵士。”奥尔维耶托伯爵从善如流,转向他身旁的贵族将领吩咐道:“格雷西姆.迪.蒂沃利男爵,请您带着所有的骑士和侍从随我撤退,剩下殿后的事情就交给那些步兵、佣兵和征召兵来做吧,这是最要紧的事项!拜托了。”
  
      奥尔维耶托伯爵和其他贵族领主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只珍视从属于自己的骑士贵族,对待佣兵、征召兵之流却视如草芥,或许在他们看来,数量众多的步兵是个拖累,不但会拖累他们撤退,更能给那些诺曼人造成麻烦,这就是他们最后的价值。
  
      “是,奥尔维耶托伯爵大人。”蒂沃利男爵没有任何异议,躬身应道。
  
      尽管中路军的骑士被兰多尔夫他们带走了不少,但还是许多教廷属邦的骑士存在,这些人大都是以奥尔维耶托伯爵马首是瞻,是他手中不可或缺的力量,绝对不可以失去。
  
      无独有尔,在诺曼人右翼奋战的星光佣兵团一早就察觉到了战局的变化,不知不觉间便运动到了战场的边缘地带,在得到他们的爱德华多团长命令之后,星光佣兵团立即抛弃了他们的战友而后撤退。
  
      他们的撤退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连沙场老将杰弗里.德.欧特维尔都追之不及,原先他还想要在战场上好好表现一番,没想到风头竟然被凯撒和他的几个手下给抢去了。
  
      此时他怒火中烧,然而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发泄的目标,只好将怒气发泄道了那些教廷军队的身上。
  
      此时胜局已定,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倾向了诺曼人的一方,教廷的军队已然全线崩溃,他们奔逃着、追逐着,似乎在他们身后追赶他们的不是诺曼人的军队而是一群可怕的魔鬼。
  
      “沃克林.德.温切斯特,你带着步兵继续追击那些逃窜的步兵,我要带着骑士追击那些贵族,不能让他们安然返回教廷属邦。”凯撒下了指挥车,翻身上马,召集了麾下的近卫骑士们,对着沃克林.德.温切斯特说道。
  
      “这太危险了,您绝对不可以冒这个险。”沃克林.德.温切斯特拒绝道。
  
      “安心,我会与格罗尔德.德.欧麦尔汇合的,有他们的保护,你尽可安心。”凯撒摆了摆手示意沃克林.德.温切斯特放松,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