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225章 令人震撼
    高大强壮的诺曼大马,闪闪发亮的全身板甲和马铠,高高举起的朱红色骑枪,以及整齐的骑兵队列,由着一些所组成的亲卫骑兵着实让在场的众人震撼了一把,就连之前老神在在的费迪南一世也不由地为威廉麾下近卫骑士的精锐而震撼,更不要说坐在一旁的亨利一世了。
  
      在战争中,亨利一世的军队在夜袭中被威廉一举歼灭大半,而在随后围攻西堤堡的战争中,威廉麾下的精锐骑士和重骑兵更没有了出场的机会,因此即便是亨利一世与威廉交手数次,他也依然没有机会亲眼见一见威廉麾下大名鼎鼎的近卫骑士,现在他有了这个机会能近距离地观察他们,怎么可能不全身心投入。
  
      亨利一世的目光直接被这支精锐近卫骑士所吸引,无论从哪个角度和自己的近卫骑士比较,威廉的近卫骑士都比自己得太多了,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率领三倍数量的重骑兵能否在正面冲锋中击败这支近卫骑士。
  
      不止是亨利一世这么想,就连费迪南一世也是一样。
  
      之前费迪南一世还在威廉的面前夸下海口称自己的卡斯提尔骑士是最强大的,足以做诺曼骑士的老师,但从现在看来,他是在是显得有些自大了,就这些威廉展示出来的近卫骑兵来说,他们的战斗力已经比卡斯提尔骑士强大上不止一筹了。
  
      接着费迪南一世又将目光投向周围还未如场的诺曼骑兵,他发现除了这支近卫骑兵之外,还有数千骑兵和这支近卫骑兵穿着相通的装备,除了精锐程度少有不同之外,其它包括武器装备、纪律性和精气神方面都毫不孙色。
  
      “看来我要和那些去威廉那里的骑士们好好地说一说,让他们不要那么自大,不然和诺曼骑士们发生了冲突,可不好收场。”费迪南一世不由地心中想道。
  
      就在费迪南一世和亨利一世被精锐的近卫骑士摄取心神的时候,威廉的嘴角露出了一世微不可察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要让参加阅兵的所有人都知道诺曼底的强大,知道诺曼底是不可挑战的,是不可轻辱的。
  
      没过多久,近卫骑士就已经快到威廉所在的观礼台前,只见他高高举起右手,向前猛地一会下,率领这支近卫骑兵的法勒当即会议,下令全军冲刺。
  
      呜呜呜...呜呜呜...
  
      号角声响彻一片,在号角声的伴随下,近卫骑兵开始策马慢跑了起来,并开始加速。
  
      轰隆隆隆...轰隆隆...
  
      轰鸣的马蹄声像雷声一般响彻天地,一阵阵地传达到四方,像是在宣示他们的到来,又像是在宣告他们的威武雄壮。
  
      马蹄声是这样的整齐而又急促,完全不像卡斯提尔骑士或是法兰西骑士那样杂论无章,简直像是一场美妙的交响音乐会一般。
  
      到了观礼台前不到百米的时候,这支近卫骑兵已经加速到了最大值,在呜呜的号角声中所有的骑士都放下了六米长的朱红色骑枪,三排骑枪组成了一道整整齐齐的枪阵,骑枪前段上的一小面红底双狮旗在迎风飘扬着,煞是美丽。
  
      这时一种规则和平衡的美,是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美感,没有人能够在这种力量面前保持镇定。
  
      在场的贵族看向近卫骑兵眼神中莫不是泛着渴望的神色,他们知道这只骑兵除了训练有素之外,他们身上的武器板甲也是他们强大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没有能力训练精锐骑兵的他们顿时将目标放在了他们身上穿着的全身板甲、马铠和骑枪、刀剑上,希望同过购买这些先进的装备来武装出一支较为精锐的骑兵。
  
      在这之中,除了一早和威廉商定好的费迪南一世,包括亨利一世在内所有的王公贵族莫不是希望从威廉这里买来这些看起来坚固无比的骑兵板甲和马铠。
  
      对于那些舔着脸凑过来的贵族们,威廉直接将他们打发给休伯特伯爵去处理了,他并不喜欢和这些表情虚伪的法兰西贵族们接触,倒是亨利一世按耐住了渴望的神情,只是派了一些他的直属贵族过来和威廉商讨购买板甲的事宜,这着实让威廉有些惊讶。
  
      在观礼台的外的数百米外,近卫骑兵完成了转向,期间阵型丝毫不乱,在经过短时间的整队后,再次向着观礼台从此而来。
  
      一支注视着这支近卫骑兵的贵族们可是被他们着实惊艳了,无论是装备也好,还是纪律性和精锐程度也罢,他们完全不逊色于东罗马帝国的铁甲圣骑兵,甚至还犹有过之。
  
      等这支近卫骑兵下了场,接下来如场的是威廉的轻骑兵部队。
  
      这支骑兵穿着半身板甲,手持马刀、盾牌和标枪,是一支以标枪为远程武器的轻骑兵。
  
      在管理台上的贵族们看来,这支骑兵除了装备精良之外,完全没有任何惊艳的地方,他们最多就是感叹一声诺曼底的财大气粗,竟然连轻骑兵都能穿上一身板甲。
  
      不过要是他们真的对这些看上去不怎么强的轻骑兵报以轻视的态度的话,他们很可能会吃大亏,诺曼轻骑兵的标枪和骑兵刀会教他们怎么做人。
  
      倒是和威廉训练诺曼轻骑兵的方法如出一辙的费迪南一世看出了这支骑兵的强大之处,锐利的标枪和骑兵剑是攻无不克的矛,半身板甲是无所不当的盾,这两者的组合是极为恐怖的。
  
      曾经费迪南一世也尝试过用进口来的半身板甲来武装自己的轻骑兵,并同他们和摩尔人的轻骑兵作战,结果是这支人数较少的轻骑兵直接将两倍于其数量的摩尔人轻骑兵给杀得大败。
  
      一千轻骑兵匆匆走过,随后而来的是威廉的重甲长戟兵、半身甲长矛手和重甲剑盾兵所组成的方阵,林立的长矛,闪烁着寒光的长戟斧刃,以及锐利的诺曼长剑,无不在告诉这人们这支军队的装备精良之处。
  
      随着轰轰轰的整齐脚步声响起,这支军队以不紧不慢的速度走过了观礼台,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贵族们傻呆呆地看着这支步兵。
  
      在他们的认知中,只有骑士才是重要的战力,而他们麾下的步兵则大多是征召来的农奴,好一些的也只是一些雇佣兵,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支武装到牙齿的步兵团,这完全在他们的认知范围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