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211章 深夜挑‘豆’
    一秒记住【35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威廉将多蒙尼亚伯爵的头衔和领地赐予罗德里戈是有实际考量的,并不是一时兴起。
  
      就目前来说,一区区一座骑士学院培养出的官员和骑士已经不足以在短时间内再支撑起另一个面积庞大的公国了,威廉最多能控制恩雷伯爵领和南特伯爵领两块紧临下诺曼底的莫尔坦和恩曼的领地,至于剩下的莱昂、科内夫、多蒙尼亚和布罗雷克这四块伯爵领威廉已经无力掌控了。
  
      更何况这些地区的贵族并不死心,不满威廉统治的布列塔尼本地贵族定然会串联起来发动叛乱来反对威廉的统治。
  
      要是威廉一定要将这四块伯爵领直辖的话,那么庞大的行政人员、巨大的行政开支以及规模巨大的驻军数量是比不可少的,但现在威廉面对国王亨利一世的威胁,不可能在这些地区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精力和时间,这是得不偿失的。
  
      除了多蒙尼亚伯爵领已经被威廉册封给罗德里戈之外,另外三块伯爵领的人选威廉也早已决定好了,其中休伯特男爵将被册封为布罗雷克伯爵,阿道夫男爵将被册封为莱昂伯爵,里夏尔男爵将被册封为科内夫男爵,他们几人将为威廉镇守布列塔尼公国。
  
      至于他们原先所拥有的男爵头衔和庄园采邑将被威廉收回,用以作为其他新册封骑士的采邑或是直接由威廉所有并交由奥斯本管家统一管理。
  
      这样一来威廉不但能多出四位亲近自己的伯爵和四块属地,还能让他们帮助威廉管理布列塔尼、镇压当地的叛乱,好让自己能有时间消化剩下的恩雷和南特这两块直属伯爵领。
  
      除此之外,收回他们在诺曼底公国的领地也能让威廉能更好的掌握诺曼底,颁布命令和法令的时候不再受到贵族们的掣肘,特别是作为保守派的阿让唐男爵里夏尔。
  
      ......
  
      第二日,威廉给罗德里戈伯爵留下了莫尔坦骑士团、恩曼骑士团以及禁卫军第二军团共计一万三千五百人,负责扫平整个布列塔尼公国并兼顾下诺曼底地区的防御工作。
  
      在和罗德里戈依依告别后,威廉带着自己直属的近卫旅5000人启程返回诺曼底。
  
      和威廉随行的除了禁卫军的各级将领和克劳德之外,还有交卸了莫尔坦骑士团团长一职的法勒,他将重新返回威廉麾下的近卫旅并担任威廉的近卫旅指挥官一职,至于莫尔坦骑士团的团长一职威廉则指定了一名忠诚于自己的爵士——弗兰克.布鲁莫爵士担任。
  
      这些年来法勒就好像是革/命的一块砖,威廉要他往哪儿搬就往哪儿搬,现在他终于回到了威廉的麾下,回到了威廉的身边,他心中喜悦的心情可以说是溢于言表。
  
      然而威廉一行人即将离开布列塔尼公国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个不幸的怀消息(幸运的好消息),比威廉先行一步离开布列塔尼返回鲁昂的表弟恩雷伯爵孔南遭到布列塔尼叛军的袭击,不幸遇害了。
  
      收到这个消息,威廉当场痛哭流涕,哭着说自己对不起阿伦公爵的托付,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表弟,只是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时候心理暗叫一声做得好。
  
      围在威廉身边的布列塔尼本地贵族和法勒等人当即劝说威廉不要伤心,要为不幸遇害的阿伦公爵之子孔南伯爵报仇。
  
      威廉摸了几把眼泪,当即向众人宣布了孔南伯爵遇害的消息,并将凶手是布列塔尼叛军的‘事实’告诉众人。
  
      他一边述说着布列塔尼叛军不可原谅的罪行,一边表明自己和叛军不共戴天的决心,声称要和叛军作战到底。
  
      “诸位大人,要不是诺曼底情势危急,我一定不会离开诺曼底,定要誓死和这些叛军作战到底。
  
      不过我已经留下了多蒙尼亚伯爵罗德里戈和多达人的军队,我对罗德里戈伯爵有信心,相信他能我可怜的表弟孔南伯爵报仇。”威廉向众人表态道。
  
      所有人,包括了效忠于威廉的布列塔尼贵族和诺曼底的贵族将领们,他们都相信了威廉的说辞,并起身表示要和叛军斗争到底。
  
      看着一个个愤怒的布列塔尼本地贵族,威廉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没有人能够看得出他脸上的微笑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恩雷伯爵孔南的意外死亡让显赫一时的德.恩雷家族绝嗣,早已去世的上一任布列塔尼公爵阿伦二世已经没有任何合法的继承人了。
  
      威廉有鉴于此,将无人继承的恩雷伯爵领收回,和南特伯爵领一同作为自己的直辖领地。
  
      离开恩雷伯爵领前往诺曼底的一路上,没有任何不列塔尼贵族关心孔南的死因是否可疑,在他们看来孔南伯爵是个失败者,不值得他们关注,只有他们的封主威廉公爵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
  
      夜晚,鲁昂公爵府,回到鲁昂的威廉不得不面对这焦头烂额的局面,在处理了一系列军政事务后,威廉听取了休伯特、阿道夫和奥斯本有关于此时周边形势的汇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深夜时分,威廉不得不请休伯特三人先行离开,等到明天再商讨对策。
  
      嘎吱...
  
      披着斗篷的艾玛推门而入,掀开兜帽,露出俏丽的脸庞,笑盈盈地一礼,说道:“威廉殿下。”
  
      “艾玛,好久不见,这段时间的几件事你做得很好。你的兄长们和凯撒近来还好?你的父亲坦克雷德男爵身体怎么样了,他可是六十岁高龄了,可要好好注意身体。”威廉不吝赞美之词,好好地夸赞了艾玛一番,看着艾玛关心道。
  
      “回陛下,凯撒和我的兄长们还是老样子,都在为新的战争做准备,在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的萨拉森人是当不知他们的。父亲坦克雷德的身体也依然很强壮,他还声称要加入您的军队为您效力。”艾玛感受到威廉的挂心,不由面带欣喜道。
  
      “这样么,那很好,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威廉点头回应,看向艾玛问道:“对了,你对亨利陛下最近迎娶的王后了解多少?”
  
      “目前了解不多,请殿下给我时间。”艾玛面带歉意地遗憾道。
  
      “这件事非常重要,给我密切注意这个女人的情况,她背后的家族网务必要调查清楚身体状况,尤其若有怀上子嗣的动静,要优先于任何事情向我汇报。明白了吗,艾玛?”威廉郑重地嘱咐道。
  
      威廉并不想让亨利一世陛下的合法子嗣出身,如果亨利陛下有了儿子,那么他不太稳固的地位就将稳固下来,对他若即若离的贵族诸侯们就会团结在他的身边,就连一直觊觎法兰西王位的勃艮第公爵罗贝尔也将不得不蛰伏爪牙。
  
      更为重要的是,威廉知道亨利一世陛下未来的儿子和继承人就是未来的腓力一世国王,号称奥古斯都,一位非常有作为的国王,他的主要功绩扩大了卡佩王朝的直属领地,平定了法兰西诸侯,为将来强盛的法兰西王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对这样的一个人物威廉有些忌惮,他不像留下这个可能出现的威胁,也不想将这个威胁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
  
      “完全明白了,殿下。”艾玛点头应道。
  
      “虽然用不着我多说,我交代你事情的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不光是不允许透露给家人,就连我亲信的贵族将领也不能让他们听到一点风声。”威廉提醒道。
  
      “是的,我已经全部理解了。”艾玛点头应是。
  
      “哦?你理解了什么,倒是说说看。”威廉对艾玛的回答颇感兴趣,问道。
  
      “我已经和殿下建造了一个二人世界,没有第三个人再能闯进来,殿下将会守口如瓶,我也会守口如瓶。”艾玛笑着看向威廉,用挑逗的语气说道。
  
      “听上去有一种偷情的感觉?”艾玛的话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威廉似乎察觉到了话语中的挑逗意味。
  
      “我喜欢刺激的事情。”面对威廉的提问,艾玛索性大方地承认了。
  
      “这可不是一个未婚女子应该说的话。”威廉瞪了艾玛一眼,说道。
  
      “在您的面前,我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您专属的暗夜间谍,在晚上我所有的一切都属于您,我的殿下。”艾玛脸色微红,挑逗道。
  
      “搜嘎Soga,那就一起来做坏事吧...”原本威廉是想这样说,不过心中仅有的理智还是阻住了威廉说出这句话。
  
      面对这个惹人怜爱的妖精,威廉对她毫无办法,只得快步逃离这里,留下了站在原地捂嘴偷笑的艾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