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207章 进军布列塔尼
    即将继承布列塔尼公国,这是威廉今年收到的最大的一个好消息,也顾不得兴奋,当即动员了莫尔坦骑士团和恩曼骑士团共包括五百名骑士在内的六千兵力,以及罗德里戈率领的禁卫军团七千五百人和近卫旅五千人,共计人的庞大兵力向莫尔坦伯爵领的阿弗朗什堡集结。
  
      而镇守鲁昂的休伯特男爵和安德鲁男爵率领禁卫军第一团人以及数千鲁昂骑士团和厄堡骑士团的士兵,负责防备国王亨利一世可能发动的突袭。
  
      在威廉看来,对付区区多蒙尼亚伯爵尤德斯和布罗雷克伯爵乔塞林,动用一般的主力部队已经足够应付这些叛贼了,对威廉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地方亨利一世的威胁,毕竟相对于还未到手的布列塔尼公国,还是自己的老家诺曼底重要。
  
      除了即将继承布列塔尼公国的好消息之外,威廉也有着一些隐忧,就在这一年的1039年1月7日,萨利安家族的巴伐利亚公爵亨利四世成为新的神圣罗马帝国奥古斯都。
  
      这位亨利.萨利安凯撒侍卫支持克吕尼派僧侣的皇帝,将来必定会和与克吕尼派僧侣不对付的威廉发生冲突甚至是战争。
  
      此外,亨利一世国王结束了和勃艮第公国长达两年的战争,带着辉煌的胜利返回巴黎,威廉不知道这位自信心膨胀的国王会做些什么冲动的事。
  
      当然,即便是这些不好的消息接连传来也不能稍稍消减威廉愉悦的心情,布列塔尼公国可是有六块伯爵领的大公国啊,尽管布列塔尼的军事实力不强,但如果能一举吞下布列塔尼,能极大地增强威廉手中的实力。
  
      阿伦公爵催促威廉进军布列塔尼公国的书信一封接着一封,书信上的话语也一次比一次焦急,但威廉汇合了下诺曼底的军队后就驻兵在阿弗朗什堡不再动弹,任凭阿伦公爵如何催促,威廉就是不再进军。
  
      威廉的打算很明显,他并不相信阿伦公爵的许诺,他只相信自己,只相信自己手中能掌握住的东西。
  
      或许当时情势危急的情况下,阿伦公爵将布列塔尼公爵传给威廉以保存自己的独子和家族是真心的,但当威廉为他平定布列塔尼的叛乱时,阿伦公爵或是布列塔尼的贵族又会反悔当初他们的决定,将威廉的表弟孔南扶上公爵之位。
  
      因此,威廉驻兵在阿弗朗什堡是在等待这顶布列塔尼公爵的冠冕瓜熟蒂落,等到威廉得到了布列塔尼公爵的头衔再名正言顺地进军诺曼底。
  
      威廉并没有等待多久,焦急等待着威廉进军的阿伦公爵面对步步紧逼的尤德斯伯爵叛军,面对驻兵不前的威廉,终于咽下了他最后的一口气,丢下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布列塔尼公国回归主的怀抱。
  
      接到了阿伦公爵的死讯,威廉当即向所有人公布了阿伦公爵亲笔签章的书信,依照他的遗愿,威廉宣布接任布列塔尼公爵之位,在哈梅林大主教的帮助下带上金色的公爵冠冕。
  
      手握布列塔尼公爵头衔的威廉当即率领多达一万八千人的诺曼底大军从莫尔坦的阿弗朗什堡进军劳真伯爵领的布列塔尼首府恩雷。
  
      进入布列塔尼境内,威廉并没有急着进军多蒙尼亚伯爵领和布列塔尼叛军硬碰硬,反倒是在众人的惊愕中占据了原本应该归属于威廉表弟孔南的劳真伯爵领。
  
      而威廉的这位年仅六岁的表弟孔南被威廉以教育儿童和保护阿伦公爵子嗣的名义将他带到诺曼底公国的鲁昂堡,在哪里孔南伯爵将接受休伯特男爵的教育。
  
      在未来的十多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里,这位孔南伯爵将不可能再回到布列塔尼公国,他将被威廉软禁在鲁昂,而他所拥有的劳真伯爵领也将归威廉所有。
  
      布列塔尼公国的首府恩雷堡,威廉举行了盛大的效忠仪式,在哈梅林大主教的见证下,威廉接受了包括南特伯爵在内的布列塔尼贵族的效忠。
  
      可以说除了西部两位观望中的科内夫伯爵和莱昂伯爵,以及叛乱中的布罗雷克和多蒙尼亚伯爵,威廉已经掌控可布列塔尼东部地区的精华部分,只等他扫平这场叛乱,再压服观望中的两位西部伯爵,布列塔尼公爵就将落入威廉的掌控之中。
  
      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无聊透顶的战争,威廉决定和尤德斯伯爵的叛军约定一场决战,以速速解决这两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三日后,多蒙尼亚城堡前,威廉所率领的诺曼底大军将尤德斯伯爵和乔塞林伯爵以及他们的军队团团围困在城堡内,城外攻城塔林立,配重投石机一字摆开,巨大的攻城冲车在士兵们的推动下缓慢地移动着。
  
      “两个可恶的胆小鬼,竟敢不接受我的约战书,像一只老鼠一样躲进了多蒙尼亚城堡。”威廉看着高大的城堡上人头攒动的声影,恨声道。
  
      “公爵大人,这是给您一网打尽的机会啊,这些布列塔尼人的叛逆、贵族的耻辱,就该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南特伯爵像一个狗腿组一般凑到威廉的身前,面带讨好的笑容奉承道。
  
      “南特伯爵,我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我的公爵府中将会有你的一个位置。”威廉拍了拍他弯下的肩膀,微笑着许诺道:“现在你先带领你的军队做好准备,等我的攻城器械轰开了多蒙尼亚堡的城墙,你将率领布列塔尼贵族军打头阵。”
  
      “....”南特伯爵一阵无语,他原先还以为年轻的诺曼底公爵威廉是个非常好哄骗的小鬼,只要奉上一些无足轻重的奉承话,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利益。
  
      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年幼的公爵竟然是一条毒蛇,转眼间的功夫就翻脸不认人,直接将他充做登城先锋。
  
      “嗯?”威廉见他仍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一双眼神严厉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他说道:“南特伯爵,你是对自己的能力不自信吗?那好,我会派遣我麾下的禁卫军在你身后支援的,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是是是,公爵大人,一切都遵照您的吩咐去做。”南特伯爵忙不迭地点头哈腰,转身一溜烟地跑开,仿佛在躲避什么可怕的事务。
  
      “称作毒蛇都已经是对您的赞美了,我的公爵大人。”南特伯爵心中如是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