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157章 横扫圣天使堡

  这一道惊天巨雷毫无疑问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无论是圣天使守军一方还是威廉麾下的诺曼士兵都是瞪大了眼睛,张大着嘴巴,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
  近一顿黑火药集中爆破的威力是无可比拟的,原本高十八米宽六米的高达城墙被炸出了一段二十八米长的缺口,附近三座塔楼被震塌,三百余名守军被当场活埋,另有上百名士兵被爆炸时飞射而出的砖石碎片击伤。
  尽管威廉对黑火药炸城的战法胸有成竹,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只是顷刻间便报销了城中一般以上的守军,而剩余的敌军也没有勇气拿起武器抵抗。
  “上帝保佑我们,这是上帝赐下的天罚神雷,圣天使城堡中的敌人已经下了地狱,现在去享受胜利的果实吧,圣天使城堡中的一切都将属于你们!”威廉适时高举右手,高声下令道。
  “喔!”
  回过神来的五千诺曼人当即欢呼一声,拿起武器跨步冲向了圣天使城堡,从城墙缺口处蜂拥而入,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这群士气高昂的诺曼人了。
  看着攻入城堡的诺曼人,威廉微微点头,转过头去看了眼身侧的教宗本笃九世,只见他此刻正紧闭双眼,手中划着十字喃喃祈祷着,或许在他心中这就是上帝降下的雷罚,是神迹。
  威廉转过头去四处张望,见在场的将领都是一副心悦诚服的模样,紧张祈祷着,没有任何人怀疑是威廉动的手脚,这也多亏了威廉选在傍晚时分发起爆破攻城,以至于没有任何人能在昏暗的光线中看清楚威廉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他们都相信了威廉的说辞,这真的是威廉祈求上帝降下的神雷。
  而目前唯一知晓真相的法勒是不可能将这件事透露出去的,因为他不只是与威廉一同长大的亲信,更是威廉的奥斯本管家之子,于公于私他都不会背叛威廉。
  欧特维尔家族的威廉、德罗戈、汉弗莱和凯撒等人看向威廉的眼神中明显带着一丝崇拜之色,或许在他们心目中能沟通上帝降下天雷的威廉或许是上帝的使者也说不定。
  这一点威廉也同样想到了,他当即命令自己的亲卫伙伴骑兵在罗马城中散播上帝降下雷罚的神迹和威廉是上帝使者的消息,尽管威廉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作用,但也许有一天这颗崇拜的种植能在众人中间生根发芽。
  城堡中仅剩的两百名教会骑士和三百名意大利士兵完全被蜂拥而入的诺曼人裹挟,根本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杀死当场,无一幸免。
  圣天使堡内不但有无数教会储藏地金银财富,更有无数盔甲兵器、艺术品等等,这些财富无一例外地进了诺曼人的口袋里,几乎每个士兵的口袋里都装满了金币,肩膀上还扛着一个装有金银器具、银币的大麻袋。
  尽管冲入圣天使城堡的诺曼人有五千人之巨,但每个人都依然赚得钵满盆满,收获颇丰。
  站在圣天使城外的威廉并没有因为眼红将士们的巨大收益,就做出和士兵们抢夺战利品的事。
  倒是威廉身侧的教宗本笃九世的脸上露出一副肉痛的神色,原本在他心中圣天使城堡无论如何都能抵挡诺曼人十天半个月,而他开出的随意掠夺战利品的条件不过是个吊在他们身前的诱饵,好让他们乖乖卖命,哪曾想到上帝竟然降下雷罚帮助诺曼人。
  尽管本笃九世很想食言,但他依然还是忍住了,现在手中没有一兵一卒的本笃九世根本没有办法应付诺曼人的怒火。
  饶是本笃九世暗自咬牙切齿,但他依然还是忍住了反悔食言的冲动。
  一直在暗中观察本笃九世的威廉不由赞叹一句好心性,不愧是做过几年教宗的人物。
  扫荡行动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满载而归的诺曼人倒是很识趣地给威廉上贡了三万磅银,尽管相对于圣天使城堡的储藏,三万磅银只是九牛一毛,但威廉还是微笑着笑纳了,并对他们温言夸赞几句。
  不一会儿,一队面色颓丧的败兵被诺曼士兵押了上来,其中就有幸存的三十余名教会骑士。
  “教宗陛下,这些俘虏就交由您处置好了,无论是杀了他们还是将他们施放,我们都会听从您的安排。”威廉对着教宗恭敬地说道。
  “这如何是好?这些人都是您的俘虏,我怎可越俎代庖代您处置他们呢?”教宗本笃九世微微摇头拒绝道。
  威廉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他知道这位教宗大人是很想让这些叛徒去死,但却不想脏了自己的双手,只好将他们推给威廉处置。
  “既然如此,我就宣布对这些俘虏的处置。”威廉点头应道。
  被绑缚双手的俘虏们闻言,都纷纷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威廉,希望威廉能大发慈悲放他们一马。
  然而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威廉高举的右手猛地挥下,说道:“将这些罪无可恕的叛教者统统处决!”
  威廉麾下的士兵当即不顾这些俘虏的祈求哭闹,将他们拖下去吊死在一旁的绞刑架上。
  “法勒,你可在圣天使城堡中找到西彼连主教?”威廉对着侍立在身侧的法勒发问道。
  “很抱歉,威廉殿下,我军搜遍整座圣天使城堡,但依然没有发现西彼连主教的踪迹。据几名俘虏的交代,昨晚西彼连主教乘船沿着台伯河离开了圣天使城堡,不知他往何处去了。”法勒垂下了头,脸上充满了歉意。
  “法勒,不必沮丧,这并不是你的过失!”威廉拍了拍法勒的肩膀温言安慰道:“去吧法勒,将梵蒂冈城中的叛军余孽扫平。”
  “是,威廉少爷!”在威廉的安慰下法勒恢复了神气,高声应道。
  待法勒离开,威廉来到教宗本笃九世的面前解释了西彼连主教已经逃离的事实。
  “不需要道歉,您已经做得很好了,威廉公爵阁下!”教宗本笃九世温言宽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