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152章 夜袭罗马

  第二日傍晚时分,夜幕降临,威廉一行人借着昏暗的夜色摸到了罗马城的脚下。
  “这座罗马城的城墙竟然高达二十米,千年前的罗马人竟然有如此伟力修筑这么巨大的城墙。”抬头看了看高耸的罗马城墙,威廉左右看了看法勒和安德鲁说道:
  “法勒,你有信心用钩爪和绳索登上罗马城头吗?”
  “请您放心,我和麾下的两百名将士们都已经跃跃欲试了,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法勒拍着胸脯自信地说道。
  “很好!法勒,有如此自信,我祝愿你旗开得胜。”威廉伸出手拍了拍法勒的肩膀赞道。
  “安德鲁,你领着骑兵、步兵和弓手们共计一千六百名将士做好准备,只等法勒将罗马城门打开,你们就立即冲进罗马城!”威廉接着转过头去吩咐安德鲁说道。
  “是,威廉殿下!”安德鲁肃然单头,目视威廉,开口道:“您是准备现在就进攻罗马城吗?”
  “不!”威廉微微摇头,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得等到午夜凌晨时分再发动袭击,那时候敌军最为疲惫,定然无法阻挡我军的夜袭。而且我们方才抵达,还未熟悉罗马城的守军布防情况,未能找到罗马城墙的防守薄弱处,若是我们迫不及待的进攻,或许会造成巨大的伤亡,这是我绝对无法接受的。”
  安德鲁和法勒两人闻言,皆是一脸赞同之色。
  “对了,凯撒和艾玛返回了没有?”威廉询问道。
  “少爷,凯撒听闻您已经到达罗马城,已经在营地中等候了,而艾玛小姐则还没有音讯。”法勒躬身答道。
  “返回营地,我们夜袭罗马城需要凯撒兄弟他们的帮助。”
  威廉回转过身,带着法勒和安德鲁等人再次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罗马城下。
  ......
  返回罗马城外不远处山丘背阴侧的营地里,威廉一行人见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凯撒。
  “凯撒,你是否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威廉快步来到凯撒的面前,大笑着说道:“对了,艾玛呢,怎么她还没有来?”
  “威廉殿下,我的兄长威廉.德.欧特维尔已将罗马城中的两百余名精锐诺曼佣兵集结在北门附近,只待您一声令下即可突袭罗马城北门。而艾玛啊,她还没赶到罗马城,根据我收到消息看她至少得明天下午时分才能抵达罗马城下。”凯撒微微摇头,叹息一声,说道。
  “做得很好,有你们的帮助是我的一大幸事!”威廉拍了拍凯撒宽厚的肩膀吩咐道:“这样,你和你的兄长集结士兵在凌晨时分打开城门,听到我的鸣镝响箭后就立即行动!”
  “谨遵您的吩咐,威廉殿下!”凯撒郑重地向威廉行军礼,点头说道。
  “当然,你们行动的时候,我也会派遣一队精锐士兵攀上城墙,与你们一同夹击城门楼上的守军。”威廉微笑着吩咐道。
  待送走凯撒后,威廉再次召集了今夜行动的各级军官,开始吩咐今夜夜袭的行动事宜。
  这时整座营地里都闪烁着微弱的火光,攒动的人影,铠甲兵器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尽管威廉麾下军队准备的动静有些大,但由于月光昏暗,价值威廉的营地被一座山丘阻挡,松懈的罗马城守军们根本无法察觉到危机的临近。
  时间逐渐接近深夜凌晨,所有的士卒都已经吃饱喝足,尽管无法吃上一顿热食,但牛肉干、干奶酪、鱼干和黑麦啤酒却是管饱管够。
  精力充沛的一千八百余名士卒趁着漆黑的夜色摸到了罗马城墙下方,这里靠近罗马城北门仅有不到两百米的路程,且此处的城墙是附近最低的一处,仅有十米不到,看这道城墙古朴沧桑的模样,它很可能是公元前古罗马罗马时代建造的。
  城墙下方,威廉向城墙上望了一眼,转过头朝着法勒和安德鲁两人点头示意。
  法勒和安德鲁两人心领神会,法勒当即率领着两百余名精锐背着剑盾,手持绳索钩爪快步冲向城头,而安德鲁则手持一把紫衫木长弓,右手将一直鸣镝响箭搭上弓弦。
  叮叮叮...叮叮叮...
  数十把钩爪牢牢的勾住城头,两百余名身穿黑色罩袍的板甲剑盾重步兵沿着绳索攀爬上城头。
  安德鲁用锐利的目光紧盯着法勒等人的登城行动,待他们即将完全登城之际,安德鲁估摸了下时机,立即拉紧弓弦向着天空射出鸣镝响箭。
  唳......
  一声尖锐的长啸声响起,在城头上集结完毕的两百名诺曼近卫重步兵和北门附近隐藏着的由凯撒和他的兄长威廉率领的诺曼佣兵闻声立即行动了起来,纷纷拔出武器,放轻脚步快步接近罗马北城门的守军。
  这时,北门的守军此刻还茫然无措,对着天空指指点点,只以为是鹰隼的呼啸声。
  或许是罗马城承平已久的关系,数百年来几乎没有人胆敢攻打罗马这处天主教庭驻地。
  杀!杀!...杀!...
  杀杀!...
  喊杀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无论是法勒队还是凯撒队都不再隐藏,纷纷紧握利刃冲向了城门上三百名茫然无措的守军。
  四周黑夜中攒动的人影和无处不在的喊杀声让这些守军仿佛置身于包围之中,贵族出身的守将不敢继续待在城头,怯懦的他以搬救兵为名领着自己的十来名亲兵从另一侧逃跑。
  又有了将领弹压的守军当即作鸟兽散,茫然无措地四处逃窜,甚至有不少人一头撞上了法勒队和凯撒队的士兵。
  市民阶层出身的他们早已丧失了勇气,在无数把利刃的逼迫下果断丢弃了手中的兵器,举起双手,仿佛是一群绵羊一般跪地投降了。
  不止是这些来不及逃窜的百余名罗马守军,那些还未跑出多远的士兵见威廉的军队并不宰杀俘虏,竟然也丢下了兵器乖乖地走了过来,向法勒和凯撒等人投降。
  这些罗马人骨子里的血性早已在数百年的蛮族征服中被哥特人、匈奴人打得一点不剩,面对强大的敌人,罗马人的表现简直比绵阳还要乖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