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108章 两位王子殿下

  12月24日傍晚,罗贝尔公爵和他麾下贵族将领、厄堡伯爵老威廉和他的儿子小威廉以及诺曼底地区的绕博大主教和他下属的埃夫勒、巴约、康斯坦斯、阿夫朗什、利雪、塞尔六位主教一同前往费雪大教堂参加圣诞节前夜的弥撒。
  厄堡伯爵老威廉是威廉的叔爷爷,现年五十五岁,尽管白发苍苍但却依然身材壮硕、强健有力,是个正直的贵族,对威廉私生子的身份尽管看不过眼,但却不会像其他贵族那样欺负威廉。
  而他的儿子小威廉是威廉的表叔,现年二十岁,一头浓密的红发、满嘴络腮胡,是诺曼底公国的顺位继承人之一,他表情鹰鹫地看着威廉,很显然他对威廉充满了敌视。
  这些贵族大多数都参加了攻打巴黎的战役,因此这次圣诞节前夜的庆祝活动也可以看作是一场庆功宴。
  大大小小上百位贵族、城市议长、主教等人几乎涵盖了所有诺曼底公国的统治阶层。
  跟随在父亲身后的威廉尽管依旧要忍受其他贵族异样的目光,但他现在却是底气十足、毫不怯场。
  不仅是现在威廉拥有的领地军队给予给他支撑,还有父亲罗贝尔许诺将为他找阿伦公爵为他站台。
  威廉跟在罗贝尔公爵身后左右打量,在场的大部分贵族看向威廉的目光是厌恶、或是鄙视、或是仇视,仅有少部分罗贝尔公爵的亲信贵族和一部分埃夫勒伯爵领的贵族不抵触威廉。
  四处张望的威廉将目光投向了两名三十岁左右的贵族,他们的模样尽管有些落魄,但高贵的气质仍然让人侧目而视。
  两人察觉了威廉的善意目光,纷纷转过头去微笑着点头示意,而对面的威廉也同样点头还礼。
  这两人便是英格兰王国韦塞克斯王朝的末裔,流亡于诺曼底的阿尔弗雷德王子和爱德华王子,其中爱德华王子便是后来的英格兰贤明君主——忏悔者爱德华。
  1003年,丹麦国王斯温入侵英格兰,同年爱塞烈德逃亡诺曼底,斯温取代他成为英格兰国王。诺曼底公爵‘好人’理查德将自己的女儿诺曼底的艾玛,也就是征服者威廉的姨母嫁给了他,生下了日后的英国国王忏悔者爱德华,使得盎格鲁-撒克逊诸王与诺曼底家族有了血缘关系,日后征服者威廉对英国的宣称权就从此而来。
  爱德华诞生在11世纪初的英格兰,当时正处于丹麦人大肆拓殖掳掠英国时期。在面临抗争、赎买和平等手段依旧无法促使丹麦人停止掳掠的脚步,且害怕臣民的背叛的情况下,时任英国国王的爱塞烈德二世(或译埃瑟尔里德)出逃诺曼底。在爱塞烈德二世流亡诺曼底之前,他已将爱德华母子送往诺曼底。
  1014年斯温去世,爱塞烈德重新获得王位。但很快死去,经过一番周转,到了1016年,王位落在斯温的儿子克努特一世手中,
  在丹麦国王克努特一世(CnuttheGreat)君临英国之后,为防止诺曼底公爵‘好人’理查德护送英国王子回国复辟。克努特一世向‘好人’理查德公爵的妹妹埃玛王后求婚(即爱德华的母亲),并许诺让这次联姻中所诞生下的子女继承英格兰,诺曼底公爵接受了这个要求。此后,爱德华一直生活在诺曼底公国。
  从关系上来讲爱德华和阿尔弗雷德两位落魄王子是威廉的表叔和男亲戚,因此威廉对他们的态度不像其他贵族那样冷淡。
  据威廉前世薄弱的历史知识得知,现在这位落魄的爱德华王子将会在数年后成为英格兰王国的国王——‘忏悔者’爱德华,历史上也正是由于他将威廉选作是继承人的缘故,1066年威廉才有机会和借口问鼎英格兰王国的王位宝座。
  不论是出于对落魄亲戚的关心,还是出于烧冷灶、提前做投资的考虑,威廉对待爱德华和阿尔弗雷德两人还是很不错的,时常去看望两人,对他们的生活也多有关照。
  这一来二去,爱德华和阿尔弗雷德两人和威廉的关系逐渐热络了起来,并与威廉交好。
  绕博大主教举行的圣诞节前弥撒很快在庄重的圣乐声中结束,按照传统圣诞节前夜将举行隆重的聚餐,绕博大主教和罗贝尔公爵率先而行带着众贵族前往一侧的餐厅享用丰盛的圣餐。
  跟在罗贝尔身后的威廉有意的来到爱德华和阿尔弗雷德两人的身边,开口说道:“阿尔弗雷德王子、爱德华王子,圣诞节快乐。”
  “谢谢您,威廉殿下!”爱德华和阿尔弗雷德两人也纷纷点头还礼道。
  “最近你们在诺曼底过得如何,又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的吗?”威廉关心地说道。
  “感谢您的关心,我们在诺曼底一切都好,没有人刁难我们。”阿尔弗雷德王子点头回应道。
  “只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爱德华有些迟疑地说道,结果说到一半被阿尔弗雷德王子瞥了一眼堵住接下来的话语。
  威廉知晓他们的担忧,微笑着点头安慰道:“请二位放心,我想随着诺曼底公国的局势逐渐恢复平稳,我的父亲罗贝尔公爵定会助你们返回英格兰夺回王位的。
  只是你们现在需要耐心,现在统治英格兰的丹麦人还很强势,我们需要等待一个机会,一个丹麦人内乱的机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一举成功!”
  得到威廉的安慰和许诺,两人纷纷振作精神,向威廉表示感谢。
  与爱德华和阿尔弗雷德两位王子分开后,威廉追上父亲的脚步,一同步入举行圣诞圣餐的宴会大厅。
  仅仅从数十条长桌上摆放的食物上看,至少有上百头猪、三百只鸡和禽类、一百只鹈鹕和六十只鹅、两千多条腌鱼、一磅藏红花(香料在中古欧洲非常珍贵),还不算数之不尽的面包和奶酪。
  除了无法计数的啤酒外,餐桌上摆放的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至少有六百加仑。
  整座餐厅内用于照明的蜡烛更是不计其数,为了将整座宴会大厅照亮,这里至少布置了三十磅蜡烛。
  按照传统,圣诞节前夜的聚餐要吃猪头或是野猪头,就像我们华国过年的时候要吃饺子一般,而吃火鸡的习俗在中世纪早期还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