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99章 雪恨

  随着全力攻城的命令下达,俘虏们直接被身后的大军推着自己填了壕沟,而身后的大军则踩着填平的地面来到城堡城墙之下。
  无人守御的城墙根本无法阻止威廉军将云梯靠上城墙,无数等待已久的士兵们腰间左手举盾,右手扶梯沿着云梯向上攀爬着。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坚固的橡木城门终于坚持不住石弹和巨弩的轰击,轰然倒塌在地。
  前线指挥大军的休伯特爵士果断抓住了战机,下令麾下的上百名重步兵先行冲入城门,其余士兵则跟随着蜂拥入。
  随着城墙和城门的失守,彻底丧失战心的骑士联军纷纷丢下武器,举手跪地投降。
  被溃兵冲散的骑士们甚至来不及躲入城堡的主楼就被随后赶来的威廉军士兵一举擒获。
  随着战火逐渐平息,威廉军的士兵完全掌控了这座城堡,二十多位还幸存的骑士们被士兵们俘虏并被带到威廉的面前。
  “哈哈哈!”威廉看着这二十多名催头丧气的骑士们,脸上的笑容终于不可抑制地爆发出来,哈哈大笑,说道:“你们为何要背叛我?我是埃夫勒伯爵亲自赐封的韦尔农男爵!你们之前叛乱的时候,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吧!”
  面对威廉的质问和嘲笑,这些骑士们纷纷低下了头颅,一副锤头丧气的模样。
  “啊呸!”威廉身侧不远处,全身被绑缚着的詹森爵士向威廉吐了口唾沫,咬牙恨恨地说道:“哼!要我们向你这个卑贱的杂种、低贱的鞋匠外孙效忠,就是对我们莫大的侮辱和嘲弄,我们绝对无法接受!
  有本事就杀了我们吧!杂种威廉。
  身为卑贱杂种的你想要得到我们贵族的认同,是绝对不能加害骑士贵族俘虏并对我们出手的!”
  “哈哈哈!很哈!很好!”威廉怒极反笑,仰头哈哈大笑这,低头看着詹森爵士面露狰狞地说道:“既然你们说不能对俘虏出手。那好,我会释放你们并给你们每人一件武器,这样你们就是战士而不是俘虏了。
  我会给让你们像勇敢无畏的勇士一样战死!”
  刚开始詹森爵士等人还以为威廉会放了他们,或是出几个人和他们决斗,纷纷面露欣喜之色,然而当他们听到威廉之后的话语时,皆勃然变色,面露恐惧之色。
  威廉看向这些骑士们的冰冷目光仿佛像是看死人一般,策马转身退入军中,右手一挥下令道:“长弓手、弩手对准他们,长枪手、重步兵包围!
  为他们松绑,给他们些武器,让他们像勇士一样光荣战死!”
  “不!你不能这么做!不然全诺曼底的贵族都不会支持你的,莫尔坦伯爵卡伊殿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不死心的詹森.伯纳德爵士声嘶力竭地咆哮着,发出败犬的狂吠。
  威廉听到詹森.伯纳德提起卡伊的名字,顿时怒气狂涌,面色冷峻地下令道:“快给他们松绑,给他们武器,让他们勇敢地去死,别让他们再露出此等丑态,丢了诺曼骑士的脸面!”
  麾下众人纷纷应‘是’,数十名诺曼重步兵越众而出,解开了绑在骑士们身上的绳索,在他们面前丢下了二十几把诺曼剑或是手斧等武器后转身离开。
  之前还叫嚣的詹森.伯纳德爵士此时对着威廉作五体头地状,带着哭腔说道:“不!威廉!威廉殿下!
  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我们愿意向您效忠,发誓永不背叛!”
  “晚了,之前早干嘛去了!”威廉一脸嫌弃的表情,右手一甩,不耐烦地说道:“快拿起武器,像英勇的骑士一样死去!别再让我看到你们这副丑陋的姿态!”
  场上的骑士们除了几人拿起武器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之外,剩余的二十来人都瘫坐在地露绝望之色,甚至有几人吓得裤裆湿润,散发出羞人的尿骚味。
  “射击!”威廉右手高高举起,向下一挥高声下令道。
  咻咻咻...咻咻咻...
  弩手的弩箭和长弓手的长箭呼啸声响彻一片,朝着场上的二十几名骑士攒射而去。
  噗噗...噗噗噗噗...
  无数箭矢入肉的声音响起,眨眼间场上的骑士们便被密集的箭矢扎成刺猬,侥幸不死的几人也时日无多,无力地倒在地上呻吟着。
  最后赶上来的长矛兵用密集的长矛刺击将他们全身扎个透心凉。
  倾泻了怒火的威廉面对这些倒毙的骑士,只觉得无趣的很,摆摆手带着麾下的士兵进驻城堡。
  此次扫平叛乱的战争即将平息,战利品也统计了出来。
  除了一些被士兵们拿去的武器锁子甲之外,另有武器数千件,箭矢数万支,锁子甲数百领,皮甲上千领,粮草物资无算。
  当然,韦尔农男爵领还有几个负隅顽抗的骑士庄园没有被清缴干净,这些叛军余孽将交给费迪南德.格里尔斯率领的五百士兵负责清缴。
  第二日清晨,留下了赶来的管家克里斯.莫里负责带领二百名步兵和三百名征召兵守御和修缮城堡、清点缴获的物资后,威廉自己则率领剩余的两千名士卒继续向塞纳河畔的几座城市进发。
  包括塞纳河畔西岸的圣瑞斯城、圣皮耶尔加朗城、加永城、瓦德勒伊城和厄尔河畔的帕西城、德勒维尔城、安卡尔维尔城这几座人口上千人的城市之前跟随着叛乱的骑士阴谋叛乱,尽管他们没有打出明确的叛乱旗号,但却对威廉的两次去信都置之不理。
  扫灭骑士叛乱的威廉没有理由放过这些卑鄙无耻的商人们。
  被骑士贵族们背叛威廉还并不怎么在意,但被这些卑贱的中世纪商人们所无视和背叛,却被威廉视作是莫大的侮辱。
  也许是由于从小被贵族们鄙视厌恶,被他们视作卑贱的私生子的缘故,威廉对于任何辱骂他卑贱或是私生子、杂种的词汇都无法容忍。更何况是那些低贱的中世纪商人们的侮辱和挑衅呢?
  毕竟中世纪的人们也是有一条鄙视链的,被贵族们鄙视嘲弄威廉要立刻反击过去,而被更卑贱的商人们鄙视,威廉则要他们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