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80章 对峙

  竞技场上,威廉和里夏尔男爵双方所属的各上百名骑士、骑兵和两百多名士兵纷纷在各自骑士军官的带领下,聚集在竞技场中央,与对方隔着十数米对峙着,气氛显得尤为紧张。
  威廉一方的骑士们纷纷出言要求对方交出那两名被俘虏的凶手——提姆骑士和另一名上勃艮第骑士。
  而里夏尔一方的骑士们则寸步不让,声称这两人是他们的俘虏,同时也是他们的友军,这是他们的内部事务,他们有权利处置这两人,威廉一方无权干涉。
  听到里夏尔男爵的骑士如此无理蛮横的回答,威廉一方的骑士都气愤不已,纷纷出言坚决要求对方交出凶手,否则的话里夏尔一方就是包庇刺客,甚至是想阴谋杀害休伯特爵士的同谋。
  弥漫在威廉军和里夏尔一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双方之间的话语争执很可能会引发肢体冲突,进而引起新的战争。
  要是真的造成这样的后果,那么休伯特爵士艰苦奋战才赢得的生死决斗就会变得毫无意义,威廉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下定决心不能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的廉当机立断,在麾下亲卫伙伴骑兵的保护下穿过人群,准备前去与里夏尔男爵交涉。
  威廉麾下的骑士和士兵见到威廉上前,纷纷安静下来并躬身退开,让开了一条道路。
  “里夏尔男爵阁下,请您出来一见!”威廉策马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对着里夏尔军大声喊道。
  不一会儿,里夏尔男爵策马而出,左手抚胸一脸歉意地说道:“威廉殿下,非常抱歉,竟然造成如此事态,还请您原谅。”
  “里夏尔男爵阁下,既然如此那可否将您手上的两名凶徒交予我处置呢?”威廉点头回应,微笑着说道。
  “非常抱歉,威廉殿下,我与这些骑士有同盟约定,有义务保护他们的周全,同时我也会对他们的刺杀行径进行处罚的。”里夏尔男爵微微的摇头,拒绝道。
  被里夏尔男爵一方擒获的提姆骑士两人听到里夏尔男爵的发言,眼神中燃起了生存的希望,抬头一脸希冀地望着里夏尔。
  在他们看来自己在威廉的手里那是难逃一死,但在交由里夏尔男爵处置那就不一样了,大家毕竟是盟友关系,里夏尔也需要仰赖他们的主人卡伊伯爵。
  顶多里夏尔男爵将他们打一顿出出气,最多就是赔点钱,找个替死鬼给威廉一个交代,除非不想要军营里一千多人的同盟军,除非他想要和卡伊伯爵翻脸。
  在场的威廉麾下骑士、士兵对于里夏尔男爵的回答,纷纷怒目而视,右手按剑,准备一言不合就开干。
  “里夏尔男爵阁下,您这样的行为等同于包庇刺杀骑士的罪犯,是世间所不能容忍的行为,若是这件事传扬出去恐怕会败坏您的名声,大家都会以为您与他们是同谋,要是教廷得知了这件事,恐怕也不会容忍这样的事吧!”威廉抬出贵族议论和教廷,语气中隐含着威胁的意味,让他仔细考虑其中的利弊,说道:
  “为了包庇这几个凶徒,将自己的名声搭进去那可多不值当啊。要是引来教廷的绝罚啊、开除教藉啊什么的,那可不得了!为了讨好卡伊伯爵,值得吗?说不定您这样做还会连累卡伊伯爵,被他厌恶,到时候可就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了!”。
  听到威廉的话语,里夏尔男爵不禁闭目沉思起来。
  里夏尔男爵当然明白这里面隐含的威胁,同样也知晓威廉所说的事情很有可能会发生,就算开始影响较小,威廉也会推波助澜让这件事成为一件人人皆知的事件,到时候里夏尔的在贵族和教廷中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甚至是开除教藉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连累卡伊伯爵,作为卡伊伯爵的敌人,威廉定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拿着这件事大做文章,给卡伊伯爵泼脏水。
  到时候啊,自己可就夹在威廉殿下和卡伊伯爵中间,被两人所厌恶敌视,那真是两头不讨好!
  投鼠忌器之下,里夏尔男爵也不禁犹豫起来,余光瞄了眼提姆骑士两人,眼神逐渐冰冷起来,抬头看着威廉说道:“可以,威廉殿下,这两人我可以交给你们处置,但我要求他们的生死与否必须交由休伯特爵士来裁决!”
  “我接受,里夏尔男爵阁下,您是个正直、明事理的贵族,我威廉会承你的情!”威廉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微笑着称赞道。
  这时,听到威廉和里夏尔男爵两人的对话,提姆骑士心中暗自焦急,不禁挣扎了起来,抬头看着里夏尔男爵大声喊道:“里夏尔男爵大人,请您无论如何都要保护我们,不能将我们交给威廉,这样我和麾下的一千多军队都会感激您的,卡伊殿下也会念您的好!”
  “不,提姆骑士,你们在做下这等骇人听闻的行径之后,就应该遭受到这样的结果,没有任何人能被赦免!”里夏尔男爵目光看向提姆骑士两人,仿佛是看将死之人一般,右手一挥,一脸正气地说道。
  “不!您不能这么做!”提姆骑士挣扎着,高声呼道:“您这是不想要我们的一千二百多名骑士和士兵的帮助了嘛?
  您是想要背叛卡伊殿下的信任,舍弃卡伊殿下的友谊,投入私生子威廉的怀抱之中吗?”
  面对死亡的威胁,提姆骑士说的话越来越难听,满口都是对里夏尔男爵赤果果的威胁。
  “提姆骑士,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已经决定将你们交给休伯特爵士处置了,至于你们那一千两百人的军队,我会代你的主人卡伊伯爵保管一段时日,你就安心地上路去吧!”里夏尔男爵转头看向提姆骑士,仿佛是在看一只臭虫一般,毫不留情地拒绝道。
  “不!这是背叛,这是背叛!是决不能饶恕的背叛!
  卡伊殿下是不会放过您的,绝不!”
  提姆骑士面容扭曲,口中尽是威胁的话语,然而这并不能改变里夏尔男爵的决心,这只是败犬的哀嚎一般,完全徒劳无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