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74章 邀战

  策马来到威廉面前的里夏尔一行人似乎对威廉等人没有半点尊重,趾高气昂地盯着威廉,一字一句地不容置疑地说道:“我不会因为你是诺曼底公爵的继承人就对你客气,威廉。
  我为了阿朗松男爵领的事,写了三次信给你...
  但你却始终不回答。
  阿朗松男爵领属于我——阿让唐男爵里夏尔.德.瓦西。
  我前来要求它的主权。”
  威廉面含微怒,但却克制住没表现出来,而站在威廉台下的奥斯本管家义正言辞的说道:“阿朗松男爵领一直是属于诺曼底家族的领地,尽管之前为叛军占据,现在威廉殿下已经率兵取得了整个阿朗松男爵领,理应拥有阿朗松男爵领的全部主权。
  里夏尔男爵阁下,诺曼底公爵的继承人、阿朗松男爵领的征服者和拥有者威廉殿下,拒绝这项要求。”
  里夏尔男爵将手中的一支链甲铁手套脱了下来,交给一旁的马丁爵士,坐在马上盯着威廉,也不说话。
  马丁爵士接过里夏尔男爵手中的铁手套,转头看着威廉,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说道:“阿让唐男爵里夏尔大人,这天能和诺曼底公爵的继承人威廉殿下到阿朗松城外的平原决一死战。
  他将倾注他所有的武力。
  这场战斗的胜利者及其后代将永远成为阿朗松男爵领的主人。”
  说着马丁爵士狠狠地将手中的铁手套扔在了地上。
  做完这些,里夏尔男爵和马丁爵士三人牵着缰绳一夹马腹,调转马头想要离开,而台下的奥斯本管家上前一步弯下腰就要捡起地上的铁手套。
  “不要捡。”威廉伸出左手阻止了奥斯本管家,抬头看向里夏尔男爵,一脸正气地说道:“你是效忠于埃夫勒伯爵罗伯特的一位男爵,是从属于诺曼底家族的一员。
  一个效忠于诺曼底家族的男爵和一个诺曼底家族的继承人以及他们麾下的骑士互相砍杀。
  还有什么会比这个更让诺曼底家族的敌人高兴的事?”
  面对威廉的质问,里夏尔男爵歪着头看向威廉,抬手指了指威廉,反问道:“为什么不让阿朗松男爵领的命运就由一个人的战斗来决定?
  就由你我的首席武士来决定?”
  “大家都知道你为何选此时来要挟,我麾下的埃夫勒最强的骑士——罗纳德爵士受伤了!”威廉看向里夏尔男爵,丝毫没有畏惧。
  “铁手套还躺在那,就派一人出来决斗,否则就放弃阿朗松男爵领!”里夏尔男爵右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道。
  威廉面露犹豫之色,他不想让休伯特爵士参加这场危险的决斗,既不希望他受到伤害,也不想答应里夏尔男爵的无理要求,心中暗自下定决心拒绝里夏尔。
  这时,居于威廉右侧下首的休伯特爵士站了出来,大步来到里夏尔男爵的身侧,对着威廉大声说道:“威廉殿下!就让我来接受挑战吧,殿下。”
  威廉抬头看向休伯特爵士,不说话,也不作任何表态,显然是不同意休伯特爵士的请求。
  战立在市政大厅两侧的将领骑士、军官和市政官员纷纷侧目而是,一脸吃惊的表情。
  “为什么我要将一个男爵领的命运交托在你一个人的手上?”威廉装作好似不信任休伯特爵士能力的样子,希望借此劝说休伯特爵士主动放弃,一脸置疑地说道。
  “是我打败了埃夫勒伯爵领的最强骑士——罗纳德爵士,殿下。还有谁比我更合适出战?”休伯特爵士骄傲地挺气胸脯,自信地说道。
  “马丁曾在一次战役中杀死了28人,你可知道?”威廉一脸为了休伯特爵士好的表情,问道。
  “是的,我知道。”休伯特爵士转头和马丁爵士对视着,向前几步说道:“是的,殿下,我知道。”
  “你为何要这样冒着生命危险?休伯特爵士。”威廉仍不死心,试图劝说休伯特爵士改变心意,语气关心地问道。
  休伯特爵士一脸坚决的看着威廉,铿锵有力地说道:“我是效忠于您的骑士,同时也是您的监护人之一,我不能看着您的尊严受到侮辱和挑衅。
  让我为您运用己身,如果我输了,上帝就会让马丁爵士的枪刺穿我的心脏;如果我必胜,上帝便会为我挡去灾厄!”
  在场的众人纷纷面面相觑,大多数人都纷纷摇头,不希望休伯特爵士参加决一生死的战斗。
  站在威廉右侧下首第三个位置的法勒.奥斯本走了上来,凑到威廉的耳边说道:“休伯特爵士是我们中能力最为强大也是对您最忠诚的将领,不能让他死在这场生死决斗中。”
  “他很强大,威廉。”阿道夫男爵看来威廉一眼,语气肯定地说道。
  “一个男爵领啊,是拿一大片领地作为赌注,我们不能答应这个决斗。”法勒转头看了阿道夫男爵一眼,继续在威廉耳边请求道。
  “他打败了我们埃夫勒伯爵领最强大的骑士——罗纳德爵士,我知道他的能力。”阿道夫男爵转头看着法勒,语气肯定地说道。
  “我们怎知他们会不会在背后或暗中偷袭,又没人看见。
  何况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里夏尔男爵是否守信之上。
  那可是在城外啊,万一我们赢了之后里夏尔男爵反悔,率兵攻打我们,那就全完了!”法勒扶着威廉座椅的扶手,转头对阿道夫男爵说道。
  “不,里夏尔男爵不是那种人,我和父亲罗伯特伯爵都知道他的为人!”阿道夫男爵特意将这些话说得很大声,看着里夏尔男爵点点头,语气肯定地说道。
  下方的里夏尔男举听着两人的对话,右手一挥,不容置疑地说道:“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既然我许下了承诺,就会坚决履行它,绝不违背!”
  听着两人的争辩,威廉转头看向奥斯本管家,向他征询意见。
  “让他出战,威廉少爷。他会拼尽全力一战!”奥斯本管家看了眼休伯特爵士,略作思考,转头和威廉说道。
  “休伯特爵士,拿起铁手套吧!”目不斜视地看着休伯特爵士,用鼓励的语气说道。
  休伯特爵士闻言,单膝跪地,伸手将地上的铁手套捡起,抬头望向威廉。
  “愿上帝赐予你力量!”威廉向休伯特爵士献上祝福。
  “愿上帝赐予我力量!”休伯特爵士低头看着手中的铁手套回应道。
  对于这个结果,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惊,面面相觑。
  休伯特爵士回转过身,右手举起手中的铁手套示意。
  对面的里夏尔男爵等人什么也不说,调转马头,策马带着门口的骑兵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