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征服者威廉大帝 > 第24章 接收军队

  威廉和他的叔叔并没有鲁莽地前往城外军营,而是各自回去召集自己的军队,约定在西门外碰面。
  据阿道夫叔叔所说,城外集结的两千六百多人的士兵当中只有一千二百人是埃夫勒伯爵的直属士兵,而另外一千四百人则是直属于埃夫勒伯爵的骑士们所率领的骑士和骑士扈从(轻骑兵和步兵)。
  这些士兵中那一千二百人还是可以靠埃夫勒伯爵的纹章戒指和诏书收伏的,至于那一千四百人的骑士贵族军队很有可能对威廉的命令采取阳奉阴违、爱听不听、保存实力的态度,要想震慑住这群人就必须带着威廉的军队前去。
  当然,阿道夫叔叔也是有直属军队的,那是阿道夫从阿朗松男爵领带过来不足百人的军队,这之中只有14名骑兵,其他的则是一些战力低下的步兵,不值得期待。
  威廉策马来到内城区的兵营,招手叫来了法勒说道:“法勒,你速去通知兵营内的伙伴骑兵们向西城门集合,再派两名伙伴骑兵前去外城区兵营,通知他们快些准备前往西城门集合。”
  “谨遵您的命令,威廉少爷。”说着法勒躬身行礼,调转马头策马向营房而去。
  这时奥斯本管家赶了过来,弯腰行礼,问道,“威廉少爷,您有是你吗吩咐吗?”
  “奥斯本管家,你能在今天之内采购到足够的粮食和装备补给吗。”威廉点点头,目视奥斯本管家,说道。
  “没有问题,威廉少爷,这里的商业比勒讷博尔繁荣不少,有很多铁匠铺出售武器。”奥斯本管家点头回答道。
  “很好,明天我就要带领埃夫勒伯爵领的士兵前往阿朗松城剿灭叛军了,你们要辅助我统领好军队。”威廉目光直视奥斯本管家,说道。
  “谨遵您的命令,威廉少爷。”说着奥斯本管家躬身行礼,骑上战马,策马向外城区商业区而去。
  “威廉殿下,您的伙伴骑兵们已经准备好待命,随时准备出发。”带领着伙伴骑兵们集结的休伯特爵士策马来到威廉的身前,躬身复命道。
  “休伯特爵士,城外有一批骑士们的军队,你知道怎么驯服他们吧。”威廉点点头,发问道。
  “当然,威廉殿下,我会让他们像羔羊一样温顺的。”说着休伯特爵士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不用想,威廉也知道是什么办法,肯定是休伯特爵士想暴力解决他们,没错中世纪的骑士性格就是这么火爆,一言不合就干仗。
  “既然如此,那支军队中的骑士们所率领的一千四百人军队就交给你统帅了,休伯特爵士。”威廉拍了拍休伯特爵士的肩膀,点头说道。
  “谨遵您的命令,威廉殿下。”休伯特爵士躬身行礼道。
  两人率领伙伴骑兵们到达埃夫勒城西门时,驻扎在外城军营的诺曼标枪轻骑兵、西班牙标枪轻骑兵、诺曼步兵、瑞士佣兵早已集结待命,诸位将领迎了上来向威廉复命。
  “威廉少爷,诺曼标枪轻骑兵38人,西班牙标枪轻骑兵38人,诺曼步兵150人、瑞士佣兵120人现已集结完毕,等待您的指示。”法勒策马越众而出,向威廉躬身领命道。
  “很好,诸位将领,率军前往城外军营。”说着威廉右手一挥,发号施令。
  “谨遵您的命令,威廉殿下。”众位将领轰然应诺道。
  威廉对于自己直辖的近五百人的军队还是很满意地,当然新建立的诺曼步兵除外,他们的作战能力还有所欠缺。
  就在埃夫勒城西城门不远处,阿道夫叔叔和他的军队追了上来,威廉一眼看去,除了十四名链甲重骑兵和几名重步兵还有模有样之外,其余的皆不堪一战。
  “威廉,你终于来了,我们一起前去兵营,我要提醒你一下,这支军队可不好伺候,你要多加小心。”阿道夫策马来到威廉的跟前,说道。
  “放心吧,阿道夫叔叔,我只有办法。”威廉自信地点点头,说道。
  威廉和阿道夫刷领军队五百多人来到城外军营之前,却意外地发现此处营门紧闭,门外有一名骑士率领着他的十名骑士扈从阻拦威廉等人的去路。
  “来者何人,陌生人禁止进入军营重地。”那名骑士策马来到威廉面前,大声说道。
  威廉对这名骑士的行为很是好奇,看一眼大门紧闭的军营,里面却传来了热闹的欢笑声和放荡的女支女高声调笑声,威廉的脸色立马垮了下来,满脸怒容,大声吼道:“我是埃夫勒伯爵罗伯特任命的这支军队统帅,见到上官还不快行礼。”
  “我们根本没有接到通知说有新的指挥官上任,现在请出示你们的身份,不然我就只有将你们当敌人驱逐。”这么骑士豪不顾忌威廉,大声说道。
  “好!好!好!你给我看清楚了,这是埃夫勒伯爵授予我的纹章戒指和诏书,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罗贝尔公爵之子,埃夫勒伯爵的侄孙。”威廉怒火更甚,将两件信物拿出,大声说道。
  “骑士,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快快打开营门吧。”一旁的阿道夫看不下去,越众而出说道。
  “这...”这名骑士在确认来人身份后,略微迟疑,躬身领命,回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士兵们说道:“士兵们,快打开营门。”
  嘎吱...
  随着营门打开,威廉和阿道夫的军队五百多人鱼贯而入,映入威廉眼中的是一团乱糟糟的景象,骑士们和士兵们三五成群地聚众赌博、调戏女支女、喝酒行乐,在威廉看来这支军队简直和渣滓没什么区别。
  “休伯特爵士,你带领士兵们将这些渣滓给我拉出来集合。”威廉满脸怒容,一挥手,对着休伯特爵士下令道。
  “谨遵您的命令,威廉殿下。”说着休伯特爵士刷领近两百名骑兵们一路疾驰,将这些渣滓一样的士兵们拖了过来。
  “什么人,什么人竟然敢动我的士兵。”一名四十来岁的老骑士穿着将领的服饰甲胄,不知冲哪里冒了出来,纠结骑士和士兵们与休伯特就是互相对峙着。
  “且慢,我是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之子威廉,是埃夫勒伯爵新任命的军队指挥官,这是纹章戒指和手印。”威廉和阿道夫率领军队来到这名老骑士身前,拿出两件信物展开来,说道。
  老骑士认得这两件信物的真伪,也看见了跟着威廉前来的阿道夫男爵,却耍着无赖道:“我是这支军队的指挥官罗纳德.梅尔维尔爵士,你不但擅自闯入军营,还派人侮辱我和我的士兵,我不可能将我们的士兵交给你指挥,我要和你身边的大块头决斗。”
  “休伯特爵士,给他点颜色瞧瞧。”威廉撇了老骑士罗纳德爵士一眼,对着休伯特就是说道。
  “谨遵您的命令,威廉殿下。”说着休伯特爵士满脸战意地看着罗纳德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