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衣甲,战旗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衣甲,战旗

看书网..LA,最快更新三国大气象师最新章节!
  
  “苏贼铁骑十万,步军十万,无论兵马数量还是骑兵数量,都超过了我军,可以说在实力上已占据了上风。”
  
  “若我军背靠弹汗城,粮草充足,尚可与苏贼周旋一番,耗到他粮尽而退。”
  
  “现在的问题是,弹汗山已失,苏贼夺了我们几十万只牛羊,粮草已根本不成问题。”
  
  “而现在,我们若是率军前去,就等于是以十万之众,攻打坐拥弹汗城的二十万敌军,可汗觉的,我们有希望取胜吗?”
  
  司马懿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彻底把拓跋力微给问住,一时哑口无言,陷入可沉默。
  
  司马懿暗松一口气,接着劝道:“其实失了弹汗城也不要紧,我们大鲜卑的优势,永远在于我们来去如风的骑兵,而不在于区区一座城池,只要我们的骑兵还在,草原就还是可汗的。”
  
  “嗯,仲达言之有理。”
  
  拓跋力微终于幡然省悟过来,遂道:“那依仲达之见,本汗现下应如何是好?”
  
  司马懿往西北方向一指:“苏贼夺了弹汗山,就等于在漠南草原扎下了一根钉子,眼下我们要做的,就是迅速回师鹰城,拱卫阴山山口,这样一来,漠北草原上的牛羊物资,才能源源不断的运往漠南,来支持我们跟那苏贼鏖斗下去。”
  
  拓跋力微站起身来,踱步于林间,沉吟不语。
  
  许久后,拓跋力微猛的抬起头来,眼中只余下决毅,摆手道:“仲达言之有理,全军即刻起程,弃了白檀城,随本汗前往鹰城。”
  
  号令传下,鲜卑人无不震动。
  
  弹汗城失守的消息,令本来憋着一口气,打算重创来袭魏军的鲜卑兵们,无不为之恐慌。
  
  斗志大挫之下,鲜卑兵们无心恋战,只能追随着他们的可汗,匆匆忙忙的向着西北方向的鹰城奔去。
  
  ……
  
  白檀城西北方向。
  
  狂尘滚滚,飞沙走石。
  
  西斜的残阳下,数万魏军铁骑,正在是策马狂奔,向着草原深处挺进。
  
  苏哲坐胯赤兔,目光如刃,始终凝视着正前方向。
  
  前方那八千多的铁骑,是马超所率领的大魏最精锐的骑兵军团,个个都是弓马娴熟之辈。
  
  此时此刻,这支精锐的骑兵,高举着的却是鲜卑人的旗号,身上披着的也是鲜卑人的衣甲。
  
  “也不知道赶不赶的及,要是气象卫星能及时休眠结束就好了,我就能准确的判断出敌军的位置……”
  
  苏哲心中如是想,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自从长安之战,他为了对付诸葛亮不惜折寿发动的霜冻攻击,调动量子气象卫星全部能量发动攻击后,那颗卫星就能量消耗过度,进入了休眠状态,时值如今已过去了近半年多的时间。
  
  苏哲不知道卫星何时恢复工作,现在,这场茫茫草原上的追击战,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突然间,前方一道黑影飞奔而来。
  
  是胡车儿刺探敌情回来了。
  
  苏哲赤兔不停,胡车儿跟赤兔并行飞奔,口中叫道:“陛下,东面五里发现鲜卑骑兵,至少有十万之众,应该是拓跋力微的主力。”
  
  找到了!
  
  苏哲眼眸一亮,精神陡然大震,当即喝道:“鲜卑人就在五里之外,全军修正方向,改道向东!”
  
  “改道向东~~”
  
  “改道向东~~”
  
  号令传一层层的传达下去,中军的皇旗也指明了新的方向。
  
  近六万的魏军骑士们,得知鲜卑人的踪迹已发现,无不是兴奋如狂,热血沸腾。
  
  六万铁骑即刻改道,向着东面方向飞奔而去。
  
  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滚滚的鲜卑骑兵,映入了苏哲的视野之中。
  
  浩浩荡荡,无边无垠,仿佛无尽的黑云,将整个草原都平铺覆盖。
  
  十万鲜卑骑兵,数量足足是他所率大魏铁骑的近两倍。
  
  苏哲却毫无忌惮。
  
  因为他很清楚,两军交战,兵力的多少只是次要因素,谁占据了出奇不意的一方,谁就握住了大部分的胜算。
  
  眼前的鲜卑人,还在以长蛇的行军阵型前进,丝毫没有觉察到魏军正在袭来,显然没有任何的防备。
  
  这种情况下,苏哲占尽了奇袭的优势,自然有百倍信心破敌。
  
  “大魏的将士们,杀敌立功,封侯拜爵就在此时,给朕杀尽胡虏!”
  
  苏哲勒住了赤兔,腰间倚天长剑出鞘,狠狠的划向了毫无察觉的鲜卑人。
  
  “杀尽胡虏——”
  
  “杀尽胡虏——”
  
  六万魏军骑兵们,杀声震天,如出笼的虎狼之师,挟着狂烈无匹的杀机,涌向了鲜卑人。
  
  前方里许,鲜卑人还在狂奔。
  
  拓跋力微也在策马狂奔,满脑子都是回往鹰城后,该如何击退苏哲,重新夺回弹汗城,乃至整个漠南草原的思索。
  
  “父汗快看,西面方向好象有骑兵袭来。”拓跋野的声音惊动了拓跋力微。
  
  他抬头向西面望去,果然到尘雾滚滚,隐隐似乎有骑兵奔来。
  
  拓跋力微心头一震,不及多想,急是派出斥侯刺探,同时下令全军稍稍放慢了行军速度。
  
  很快,斥侯们去而复返,带回的情报则声称,来的那支骑兵,打着的是他们鲜卑人的旗号,穿着的也是他们一样的衣甲。
  
  “自己人吗,会是哪一个部落的兵马?”拓跋力微眉头凝起,一时狐疑。
  
  拓跋野喜道:“父汗,莫非是情报有误,那慕容轲带着人逃回来了。”
  
  拓跋力微神色一震,儿子的话正说在了他的心坎上,他巴不得如此。
  
  那一线希望,让拓跋力微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列阵迎战的决定,而是让大军继续前进,放任那袭狂尘的逼近。
  
  转眼,两军相距不过七八百步
  
  一直满眼疑色的司马懿,神色陡然一震,急叫道:“可汗,不好,那一定是苏贼的兵马,他算出了我们想去鹰城,半道要来截击我们!“
  
  拓跋力微神色一震,脸色立变。
  
  拓跋野却道:“不可能吧,若是魏军,怎么会打着我们的旗号,还穿着我们衣甲。”
  
  “苏贼夺了弹汗城,杀了我们那么多士兵,有的是我们旗帜和衣甲,我料敌人只是假扮我军,为了迷惑我们,不让我们提前列阵做出迎战的准备啊。”司马懿声音沙哑,几乎是用吼来说出他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