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一千零三十章 要钱不要命

第一千零三十章 要钱不要命

看书网..LA,最快更新三国大气象师最新章节!
  
  里许外,苏哲驻马而立,嘴里嚼着蚕豆,远望着绝鹰岭,倾听着远远传来的隆隆杀声。
  
  张辽的计策已成功,他对于夺取绝鹰岭,没有半分担忧。
  
  果然,杀声渐渐沉寂,朝阳东升,天光大亮时,一骑斥侯飞奔而来,带来了绝鹰岭攻陷的捷报。
  
  苏哲一声冷笑,策马扬鞭奔出山林。
  
  隐藏在山道之中,成千上万的魏军骑兵们,如潮水般涌出了树林,朝着绝鹰岭铺天盖地而去。
  
  天光大亮之时,苏哲已登上了山岭,居高临下,俯视着北面无边无际的大草原。
  
  出塞的通道终于被打通,前方一马平川,再无险要阻挡,往北两百里便是鲜卑人的可汗庭。
  
  苏哲目光转向东面,视野的尽头,他仿佛可能看到,千里之外的拓跋力微,还正蹲在白檀城边,等着埋伏他。
  
  “拓跋力微,你作梦也想不到,朕的真正目标,会是你的都城吧……”
  
  苏哲嘴角扬起讽刺的冷笑,马鞭一扬,喝道:“传令下去,大军不必休息,即刻越过绝鹰岭北上草原,直取弹汗山!”
  
  号令传下,近六万大魏铁骑,当先冲出燕山山脉,一路飞奔北上。
  
  后续的近十万步军,则随后跟进。
  
  魏军主力步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鲜卑心脏。
  
  ……
  
  两百里外,弹汗城。
  
  留守在城中不足一万的鲜卑士卒,以及数以万计的鲜卑老弱妇幼,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魏国大军攻破绝鹰岭,正杀奔而来的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令这一城鲜卑军民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苏哲那厮不是正率军去偷袭白檀城么,怎么会突然攻下绝鹰岭,来攻我弹汗城?”
  
  可汗殿中,留守的西王慕容轲,震惊无比的冲着报信的部将怒吼。
  
  “父王,魏军不但攻下了绝鹰岭,还出现了魏字皇旗,必是那苏贼亲自率军前来。”儿子慕容度拱手道。
  
  苏哲御驾亲御?
  
  慕容轲打了个寒战,眼珠急转,思绪飞转。
  
  蓦然间,他身形一震,猛的省悟过来,惊道:“莫非那苏贼征讨高句丽,只是调虎离山之计,让我们以为他要偷袭白檀城,好让可汗率大军前往白檀,他却趁机袭我弹汗城?”
  
  慕容轲终于省悟过来,心中涌起深深的惊怖,终于再次体会到大魏天子的恐怖智谋。
  
  这等神一般的智谋,简直是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将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想法都掌握。
  
  这近乎神明一般的智谋,着实令慕容轲感到背后发毛。
  
  “禀报西王,弹汗山以南出现魏军大股骑兵,数量绝有六七万,后边还有十万步军正在赶来。”飞奔而入的斥侯,再次带给了一个令慕容轲惊悚的消息。
  
  七万骑兵!
  
  十万步兵!
  
  这么多的魏军杀奔而来,仅凭他不到一万的兵马,如何能守得住弹汗城。
  
  慕容轲不及多想,喝道:“传令下去,立刻弃了弹汗城,全城的军民都去白檀城会合可汗!”
  
  弃城!
  
  慕容度大吃一惊,急道:“父王,你可要想清楚啊,弹汗城可是咱们的都城,可汗庭所在,咱们要是说弃就弃了,可汗能饶过我们吗?”
  
  慕容轲苦叹道:“这弹汗城虽是咱们大鲜卑的都城,可放在魏国,不过是一座小城而已,城墙既不高也不厚,如何能抵挡得住魏军的猛攻,何况咱们的士卒善长骑战,不善长守城,魏军还有一种叫神雷炮的攻城利器,咱们要是死守下去,不出两日非破城不可。”
  
  慕容度沉默神色一震,一时沉默不语。
  
  慕容轲接着道:“到时候城池一破,你我父子和一万将士就要死在这里,连同那么多的老幼都要被魏军杀死,那个时候,就算咱们活着逃出去了,可汗他能放过我们吗?”
  
  慕容度长叹一口气,明白了父亲的苦衷。
  
  死守弹汗城,只是死路一条,失人又失城。
  
  倘若弃城东撤,失的只是一座城而已,却能保住一城的军民,还有积聚在城中的财富。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儿这就去下令。”慕容度不再劝说,匆匆告退。
  
  号令传下,一城的鲜卑军民更是人心惶惶,得知大魏天子御驾亲征的消息后,无不是吓到心惊胆战。
  
  当天午后,慕容父子便带着一万兵马,几万老弱,赶着数十万只牛羊,拖着上千辆装满从中原掠夺来的金银财宝,匆匆忙忙的从弹汗城出,向东边的白檀城方向逃去。
  
  慕容父子为了迷惑魏军,临走之时在城头遍插旗帜,广树草人,以虚张声势,掩护他们的出逃。
  
  慕容父子以为,苏哲的大军距离弹汗城还有百余里远,侦察的斥侯不可以前出这么远,提前发现他们出逃的动向。
  
  可惜,他却不知魏国有胡车儿这么一个神行奇人,他大军前脚出城,胡车儿后脚便飞奔南下。
  
  百里之外。
  
  黄昏时分,狂尘滚滚北上,战旗遮天蔽日。
  
  茫茫大草原上,七万魏军铁骑正汹汹北上,直逼弹汗城。
  
  一道疾风从北面而来,气喘吁吁的胡车儿,停到了苏哲的跟前。
  
  “车儿,察看到了什么吗?”苏哲勒住战马问道。
  
  胡车儿指着弹汗城方向道:“启禀陛下,一切都在陛下的意料之中,那慕容轲果然弃了弹汗城,带着一城的鲜卑人往东逃去了。”
  
  苏哲嘴角扬起冷笑:“慕容轲,算你识趣,知道守不住弹汗城,懂的及时开溜。”
  
  这时,身边马超笑道:“听说弹汗城里积蓄着鲜卑人多年抢掠来的财物,还有几十万只牛羊,这下都归陛下所有了,将士们能好好的大吃一顿了。”
  
  苏哲哈哈一笑,便要打马扬鞭,催促将士们去进占弹汗城。
  
  这时,胡车儿却道:“陛下恐怕不能如愿了,那慕容轲临逃之时,把所有的牛羊,还有上千辆装满金银的马车都一并带走了。”
  
  苏哲神色一动,显然有些意外。
  
  一旁张辽则道:“鲜卑人贪财,拓跋力微能驱使鲜卑人为他卖命,靠的就是许诺能抢掠到钱财,弹汗城那么多财富,他们当然不舍得就这么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