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八百六十八章 犹豫不决的下场

第八百六十八章 犹豫不决的下场

张飞这才清醒过来,再不敢迟疑,大叫道:“撤退,全军速速弃了大营,向潼关撤退!”
  
  号令传下,张飞跟赵云二人,拨马冲出了大门,向北WwΔW.『kge『ge.La
  
  撤退的命令迅速传达下去,营门一线的千余汉军,当先惊慌而逃。
  
  正在河滩苦战的汉军士卒,原本高涨的斗志,顷刻间土崩瓦解,纷纷弃守了鹿角,朝着营外逃去。
  
  鹿角那一头,本已强弩之末的魏军将士们,看到这惊人的一幕,无不是惊呆。
  
  就在前一刻,他们还心情焦虑,以为无法再攻破敌军防线,只能趁着冰面未裂之前,无功而返,撤回船上。
  
  转眼间,斗志昂扬,看似坚不可摧的敌军,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崩溃了。
  
  就连颜良,此刻也惊到的张大了嘴巴,满眼的不可思议。
  
  “子正,是陛下的计策成功了,张子堪一定是偷袭湖县得手啦!”飞奔而来的太史慈,欣喜若狂的大叫道。
  
  颜良陡然间惊醒,血染的脸上,瞬间涌起无尽狂喜,大叫道:“弟兄们,听到了没有,咱们的奇兵袭了湖县,敌军崩溃了,给老子杀上岸去啊!”
  
  “杀——”
  
  “杀——”
  
  震天的杀声再度响起,本已是强弩之末的魏军将士,如同陡然间打了鸡血一般,斗志再度高涨到爆。
  
  很快,在失去了汉军的阻挠之下,三重的鹿角被轻易砍翻,魏军如潮水一般突破汉军防线,冲上河滩,向着敌营腹地卷去。
  
  太史慈一马当先,冲锋在前,手起戟落,将数不清的敌卒人头收割。
  
  他一抬头,正瞅见前方一员敌将,正喝斥着士卒撤退。
  
  斩将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太史慈岂能错过,当即纵马而上,手中战戟拖着长长的血色尾迹,浩浩荡荡的斩去。
  
  正准备逃走的马玩,陡然间感到身后凛烈杀气袭来,猛一回头,惊见太史慈已如铁塔一般横在了自己身后,战戟挤爆真空,威压而来。
  
  马玩立时吓到肝胆俱裂,想要逃跑却已来不及,只能一咬牙,拼尽全力提枪抵挡。
  
  铛~~
  
  一声震天的金属激鸣,重戟当空挥斩而下,将马玩的枪身压到急速下沉,戟锋无可抵挡的削破了他的头盔,削中了他的头顶。
  
  一声闷哼,马玩头已裂成两半,浑黄的*喷溅而出。
  
  太史慈连给他一个全尸的机会都没有,大戟一收一斩,便将马玩的身躯拦腰斩断。
  
  两招斩将,太史慈威不可挡,将马玩的头颅一割,挂在马鞍上,继续杀向败溃的汉军。
  
  辗压!
  
  近两万魏军,如浪涛倒卷上岸,一路辗压,将敌军夷为平地,将来不及逃走的汉军,杀了一个精光。
  
  就在魏军刚刚登岸未及,冰封的黄河上,突然间响起“咔嚓”一声巨响。
  
  颜良吓了一跳,猛的回头望去,只见离岸不远的地方,冰面赫然已塌裂了一个大洞。
  
  紧接着,整条河面上,冰面成片成片的急速塌陷,转眼的时间里,冰原便融消瓦解,在河水的推动下,重新开始流动。
  
  看着这一幕,颜良不禁唏嘘道:“幸亏我们上岸上的及时啊,要是再晚片刻,两万人马不全得掉河里喂王八去。”
  
  唏嘘庆幸过后,颜良的斗志反而更加旺盛,转身拍马而出,继续穷追向败溃的汉军。
  
  渡头大营以西。
  
  张任正率领着他奇袭得手的将士们,一路朝着敌营方向追去。
  
  他看着赵云一个人逃入了敌营,估摸着要是张飞警觉,即刻弃营而逃的话,还真有可能让敌军全身而退。
  
  但让张任意外的时,敌军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没有半点反应,就这么任由他率军逼近,却不弃营而逃。
  
  直到他率军冲到敌营前三百步时,敌营营门才大开,成百上千的汉军,如溃巢的蝼蚁一般,争先恐后的从营门中涌出,朝着西面潼关方向逃去。
  
  张飞终于要逃了。
  
  可惜,晚了一步,这么近的距离,汉军已经等于被魏军贴在了脸上,怎么可能顺利逃走。
  
  张任眼眸充血,兴奋的大吼道:“弟兄们,收割人头的时候又到了,还等什么,给我杀!”
  
  七八千没吃饱的魏军将士们,如喂不饱的野兽一般,铺天盖地,争先恐后的朝着出逃的汉军卷去,生恐晚了半步,被同伴抢走了人头。
  
  转眼之后,两军相撞。
  
  两军数量相当,正面相撞,魏军未必就能捞到好处,偏偏汉军是在出逃,被魏军拦腰撞到。
  
  惨叫声再起,顷刻间,汉军便被冲到七零八落,被杀到鬼哭狼嚎。
  
  张任冲锋在前,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如草芥一般,肆意的收割敌军人头,踏着血路一路上前,将出逃的敌军,硬生生的冲为了两截。
  
  跟随在后的魏军将士们,袭卷而上,成片成片的将惊慌失措的敌军斩翻在地,将原野鲜血赤染。
  
  狂奔中的赵云,眼见魏军冲到,不由眉头一皱:“该死,还是晚了半步!”
  
  他说着勒住战马,就要返身折回,意图把冲断的汉军重新连接起来,才好救出更多的汉卒。
  
  “子龙你率军先走,我去!”
  
  张飞却不给赵云机会,一声沉喝,拨马带着一队亲兵,先行一步杀了回去。
  
  他是带着自责的心情杀了回去。
  
  他在自责,适才为什么不早听赵云的劝告,非要在那里犹豫纠结,要是早一点果断的弃营而撤,又岂会被魏军冲到。
  
  正是带着这样的自责,张飞反身杀回,手中蛇矛狂舞,将所有的恼火,统统都宣泄在了杀戮之中。
  
  矛锋过处,数不清的魏军将士,被他捅破了胸膛,被他斩断了喉咙。
  
  张飞凭着一己之力,连杀数十名魏军,竟是把被重断的人马,重新又连了起来。
  
  接到接应的后边汉军,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夺路而逃。
  
  这一幕,张任清清楚楚的看到,他岂容张飞在他眼前发威。
  
  斩杀一名敌卒,张任纵马直奔张飞,大喝道:“张飞,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张飞蓦然回首,看到张任杀到,立时勃然大怒,大骂道:“张任,你个叛国之贼,张爷我取你狗头!”
  
  愤怒的暴喝声中,张飞也拍马提矛,迎杀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