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七百五十七章 你不仁,我不义
江州,大牢。Ww.la
  
  严颜枯坐在阴暗的角落里,苍目紧闭,竖耳静听。
  
  此起彼伏的喊杀声,正从铁窗外隐隐传入,严颜的心也在随着杀声起伏跌宕。
  
  他知道,魏军正在发动一场规模空前的攻城战,汉军正在进行着殊死的抵抗。
  
  胜负如何,还尚未可知。
  
  “关云长啊关云长,若非你把老夫关押在这里,我严颜此时必可助你一臂之力,可惜啊可惜,你终究是对我们蜀籍将领戒心太重……”
  
  严颜摇头一声叹息,苍老的脸上流转着无奈。
  
  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一皱,目光急向牢门方向望去。
  
  杀声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杀声不是来自于东门一线,而是来自于牢房之外。
  
  似乎,有人正率军杀进大牢来。
  
  严颜眉头越凝越深,心底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严老将军关在哪里?”
  
  “就在这里,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
  
  咔嚓嚓!
  
  牢门外的铁锁被斩断,牢门轰然打开,一蜂窝的冲进了十几个人。
  
  “末将拜见严老将军,我等来迟一步,让老将军受苦了。”
  
  带头的那名年轻校尉,纳头拜倒在了严颜面前,其余人也纷纷下拜。
  
  严颜依旧坐着不动,不动声色的扫了这些官兵一眼,方才认出这些人都是自己的白帝兵。
  
  那带头之人,正是他的亲兵队长马忠。
  
  严颜脸色立时一沉,喝斥道:“马忠,你这是做什么,你想造反不成?”
  
  马忠站了起来,愤然道:“老将军,那姓关一向对咱们蜀人有偏见,现在还把你老人家关在这里,咱们岂能受得了这等屈辱,末将等就是要反了那关羽,救老将军出来投奔魏主。”
  
  “放肆!”
  
  严颜勃然大怒,腾的跳了起来,指着马忠斥道:“咱们都是大汉臣子,岂能做那等叛逆之举,你们这是要陷老夫于不忠不义吗!”
  
  马忠却愤然道:“咱们在白帝关为大汉浴血奋战,死了多少弟兄,老将军好不容易逃回江州,关羽竟然这样羞辱猜忌老将军,咱们去向姓关的求情,他还把咱们这些兄弟一顿好打,这样的朝廷,不效忠也罢!”
  
  严颜脸色一变,急问:“你说什么,你们怎么被谁打?”
  
  马忠便将他们这些白帝关士卒,去军府外向关羽求情,结果被关羽派兵镇压,又是杖责,又是罚军饷的不公对待,统统道与了严颜。
  
  末了,马忠还悲愤道:“咱们还有十几个兄弟,伤势太严重,当天便不治身亡,老将军,你当真能忍受那关羽这样踩着咱们,欺负咱们呀!”
  
  “关羽——”
  
  严颜愤然大怒,苍老的脸上燃起无尽愤恨,咬牙切齿道:“你猜忌我,羞辱我严颜也就罢了,还这样虐待羞辱我的将士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你不仁,就别怪我严颜不义!”
  
  马忠大喜,一跃跳了起来,兴奋叫道:“这才是真男儿,严老将军,你说怎么办吧,咱们都听你的。”
  
  “咱们一共有多少兵马?”严颜问道。
  
  “回老将军,咱们在江州城的白帝兵,总共有两千多号人,其中有一千多人被安排在北门,剩下的一千多人都在营中做预备队,已被我串联起来,就等着老将军发话。”
  
  严颜眼珠转了几转,遂道:“带上那一千多个弟兄,直奔北门,会合另外一千弟兄拿下城门,派人去请魏帝入城!”
  
  “偌!”
  
  当下,严颜便接过战刀,带着马忠等百余号人冲出了大牢。
  
  此时,马忠已传下号令,营中那一千白帝兵早做好准备,即刻出营与严颜会合,直奔北门杀去。
  
  ……
  
  江州东门。
  
  激战还在继续,依旧是杀的难解难分。
  
  关羽立在城楼中央,俯视魏军的眼神中,已流露出了稳操胜算的得意冷笑。
  
  战斗已过正午,魏军最疯狂的攻势已经过去,现下已进入到了强弩之末,在关羽看来,用不了多久,必定就得折戟退去。
  
  这一场攻守战,将以他的胜利为结局,关羽当然心下宽慰得意。
  
  “苏贼,折戟城下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哼……”
  
  关羽一声冷哼,眉宇间的神色,愈加讽刺。
  
  就在这时,北门方向突然间响起了震天杀声,打断了关羽的思绪。
  
  他脸色微变,急是抬头向北门方向望去,丹凤眼中掠起深深的不安。
  
  “北门是怎么回事?难道苏贼在分兵攻北门吗?”关羽眉头深皱,厉声喝问。
  
  关平急是派人沿着城墙飞奔往北门,去探查究竟。
  
  就在关平的人还没有派出去,百余名汉兵已狼狈不堪的从北门方向狂奔而来,给关羽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严颜率白帝兵叛乱,已夺下北门,打出了魏国旗号。
  
  “严颜老贼,竟然叛乱?”关羽大吃一惊,脸色骇然惊变。
  
  关平等众将,无不神色惊变,就连黄权也一脸惊异,大感意外。
  
  关平旋即怒骂道:“父帅的担心果然没错,严颜这厮当真背叛了我大汉,早知如此,我们就该直接杀了他,而不是只把他关起来,酿成大患啊!”
  
  “老贼,你们叛贼,本将要把你碎尸万段~~”关羽更是怒到咬牙切齿,脸都要憋炸了的地步。
  
  关平则急瞪向黄权,斥道:“黄权,这就是你以性命担保的严颜么,现下他却背叛大汉,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黄权也是一脸惭愧,额头冷汗直滚,只得苦叹道:“也许,这是严老将军被关入牢中,心中觉的受了羞辱,一时不忿,怒火冲昏了头脑,才做出这样的出格之事吧。”
  
  “胡说八道!”关平怒吼一声,“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包庇他,难道你想说,是我父帅把他逼反的不成?”
  
  黄权张口就想点头称是,但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给咽了回去。
  
  他瞟向了关羽,看到的是一张怒不可遏,憋红到发紫的脸,这要是他还敢那么说,关羽一怒之下,不要了他的命才怪。
  
  无奈之下,黄权只得道:“事到如今,平定叛乱,夺回北门才是重中之重,请关将军让我率一支兵马,前去夺回北门,将那严颜活捉,献于关将军处置?”
  
  关羽瞟了他一眼,却喝道:“关平听令。”
  
  “儿在!”
  
  “本将命你速率五千兵马,急赴北门,务必夺回城门,活捉那严颜来见我!”
  
  “儿遵命!”
  
  关平领命,白了黄权一眼,匆匆下城而去,招呼着五千兵马直奔北门而去。
  
  关羽也瞟他一眼,冷哼一声后,目光再次投向眼前魏军的攻城战。
  
  黄权知道,这是关羽对他也心生猜忌,怕让他领兵去北门,他会跟严颜“同流合污”,所以才以冷漠拒绝了他的请战,派自己最信任的儿子前去。
  
  “严老将军啊,你这是要害死我啊……”黄权望着北门方向,无奈的一声暗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