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六百零五章 没船老子也要过河
凌统脸色微变,眼神变的奇怪起来。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眼下苏哲的意图,分明是冲着巴丘而来,他不理解吕蒙的注意力,为何却会放在身后的夏口城。
  
  “苏贼诡诈多端,最善长出奇制胜,往往他攻击的目标,正是我们最想不到的地方,绝不可小视。”
  
  吕蒙看出了凌统的狐疑不解,凝重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凌统恍然省悟,却又道:“苏贼是诡诈,不过夏口城有我父亲和黄公覆镇守,严密防范着苏贼从襄阳方向的来袭,应该会万无一失吧。”
  
  “那可未必,我早说过,苏贼最善长出奇,说不定,他这次又会使出什么让我们无法想象出来的诡计。”
  
  吕蒙语气中充满了对苏哲的忌惮,半点不敢小视。
  
  凌统“哦”了一声,嘀咕道:“苏贼再诡诈,最终不还是中了你吕蒙的计策,失了夏口么。”
  
  吕蒙轻叹一声:“也许只是因为,那苏哲根本没把我吕蒙,甚至是我们江东放在眼里,才会让我侥幸取胜吧。”
  
  凌统神色又是一震,吃惊的目光看向吕蒙,显然没料到,他会对苏哲忌惮到这等地步。
  
  “子明,你也太小看自己了,那苏贼没那么神,你也没那么弱,至少我凌统相信你。”凌统拍着吕蒙的肩膀笑道。
  
  吕蒙深吸一口气,脸上也挤出一丝轻松:“也许确实是我多虑了,早些休息吧,明日再攻巴丘,无论如何要抢在那苏贼赶到之前截断长江。”
  
  “这才像我们吕右都督嘛,哈哈——”
  
  ……
  
  江陵城北,时近傍晚。
  
  天边最后一缕残阳也落下山去,天地渐渐陷入昏暗之中。
  
  四万人的苏军步骑,尚在南下江陵的大道上,不停的疾行军,生怕慢了半步,巴丘就会沦陷于敌人之手。
  
  突然间,苏哲勒住了战马。
  
  前边出现了一条岔路。
  
  继续向南,不出百里,便将抵达他们此行的目的的江陵城。
  
  而右边那条小路,则是穿过云梦泽,途经华容城,最后抵达乌林的一条小道,名为华容道。
  
  “黄老将军,你继续率领步军南下,打着本王的旗号前往江陵。”苏哲马鞭一指南向大道。
  
  黄忠拱手道:“末将遵命,魏王千万小心。”
  
  说罢,黄忠拨马而去,大叫道:“步军的将士们,随老夫继续南下。”
  
  成千上万的苏军步卒们,从苏哲身边一队队的擦身而过,继续向江陵方向前行。
  
  苏哲的目光转身邓艾,马鞭一指左边华容道:“士载,你随本王率五千轻骑同行,咱们走华容道,给那吕蒙一个惊喜。”
  
  “末将遵命!”
  
  邓艾慨然领命,飞马而去,召呼着五千轻骑改道向东,进入了华容小道。
  
  步军和骑军就此分别,一路向南,一路向东,各奔东西而去。
  
  苏哲望了一眼前方,拨马转向,催动着赤兔踏入了华容道。
  
  江陵往夏口的这一片域多湖,大大小小的湖泊成千上万,被称之为云梦泽。
  
  而这一片湖泽之中,华容道则是仅有的一条道路,又因此时进入夏季多雨时节,道路相当泥泞。
  
  不过眼下雨量最大的雨季已过,道路虽然泥泞,但勉强也能行走。
  
  苏哲和他的五千轻骑,便在这泥道上行进了两天两夜,穿过大片的湖泽,抵达了长江北岸的乌林。
  
  乌林对岸,便是赤壁。
  
  当年苏哲就是在这一带,曾与孙策展开一场水战,成功的逼退了孙策。
  
  这乌林又位于巴丘下游,如果他有船的话,就可以直接乘船西进,从背后给吕蒙致命一击。
  
  可惜他没船。
  
  不过苏哲真正的目的,当然也不是吕蒙。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夏口。
  
  五千轻骑抵达乌林地面后,苏哲令叫将士们休息了不到半个时辰,便继续策马东行,一路沿着江岸向夏口方向铤进。
  
  一天后的黄昏,苏哲终于抵达了汉水。
  
  南边是滚滚长江,前方是滔滔汉水,隔着江水远望,巍巍夏口城就在江对岸。
  
  只要过了正前方的汉水,他和他的五千轻骑,就能出其不意的杀上对岸,杀进夏口城。
  
  这就是庞童给他所献,奇袭夏口的计策。
  
  现在,这条计策已成功了九成,只差最后的关键一环:
  
  他和他的五千轻骑,在没有船的情况下,怎么渡过河水,神兵天降一般杀到夏口城下。
  
  “魏王,现在怎么办?”
  
  邓艾的目光看向了苏哲,年轻的脸上写着深深的好奇,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他们战无不胜的魏王,是怎么把他们送到对岸。
  
  “裹好了衣服,呆会可能会很冷的。”苏哲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奇怪话后,却闭上了眼睛。
  
  “很冷?”
  
  邓艾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看着天边仍灼热不减的残阳,完全听不明白苏哲这句话的意义何在。
  
  就在他狐疑不解时,苏哲已悄无声息的连接上了太空轨道上的量子气象卫星。
  
  “看到前边这片水域了吗,给我发动霜冻攻击,我要把这片汉水给冰封起来!”
  
  他下达了命令。
  
  没错,他就是要把汉水冰封起来,然后,他的五千铁骑就能踏冰过河,出其不意的杀上对岸,杀入夏口城。
  
  邓艾他们以为,没有船就过不了汉水,所以他们当初才会质疑庞童的计策。
  
  显然,他们并不如庞童那般了解苏哲。
  
  庞童知道苏哲有仙术,也曾见识过苏哲用仙术冰封河面的神奇,所以她才会为苏哲献上这一计。
  
  指令下达,太空轨道上量子气象卫星,即刻进入攻击状态,强大无形的量子束,转眼就照射在了汉水上。
  
  温度急速下降,原本滚滚的水流,转眼间便凝结成冰,片片的浪花也在半空中凝结成了曼妙的冰雕。
  
  片刻间,前方宽达五百余步的汉水,便凝结成了一片光滑的冰原。
  
  五千骑兵将士骇然变色,脸上涌起无尽的惊喜。
  
  “魏王,这……”
  
  邓艾的表情也被惊喜侵占,颤巍巍的转过头来,如视神明一般的目光,战战兢兢的看向了苏哲。
  
  苏哲却表情平静无比,马鞭一指对岸,“邓艾,汉水我已经给你冻上了,怎么拿下夏口城,接下来就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