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五百章 天理不容
    袁绍酒杯脱手而落,神情骇然,一张嘴微微张开,僵硬的呆坐在那里,竟似凝固一般。
  
      他残存的一线希望,终于被苏哲无情的击碎了。
  
      他原以为,这一计精妙无双,却万没有想到,那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而已。
  
      九奇之首,再次用无比匹敌的敌谋,戏耍了他。
  
      计策失败的田丰,也无奈叹道:“这苏贼不愧是九奇之首,我的计策,终究还是被他识破了……”
  
      大帐中,袁营谋臣武将们,个个神情惊愕,陷入了惶然无措的境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从僵硬中苏醒的袁绍,手掌狠狠的拍击案几,悲愤的怒吼,却又束手无策。
  
      ……
  
      黎阳城南,苏军主营。
  
      张辽已带着延津大胜的消息,胜利归来。
  
      大帐中,一场庆功宴已摆下,苏哲亲自为张辽斟酒,大赞他立下了大功。
  
      张辽却谦逊道:“是楚公慧眼识破了袁贼奸计,末将只不过是依令行事而已,什么功不功的,当真不值一提。”
  
      话锋一转,张辽却道:“不过李通能凭两千人马,硬是撑到了末将率援军赶到,实属不易,这才是真正的大功,主公该当重赏才是。”
  
      苏哲点头道:“不错不错,李通确实立下大功,立刻上许都那边传旨,升他为杂号将军,爵封亭侯。”
  
      苏哲有功必赏,李通立下大功,自然少不了封赏。
  
      这时,一旁的张郃进言道:“楚公不妨把文远兄抓获的那些俘虏,尽数放入黎阳城中,好叫袁尚和他的守军知道袁绍解黎阳之围的举措失败,必能重创他们残存斗志。”
  
      苏哲眼眸一亮,点头道:“儁义此计不错,就这么办吧。”
  
      庞童也道:“我料城中粮草将近,再经过这一击后,必定人心崩溃,围了这么久,也该时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了。”
  
      苏哲拍案而起,拂手喝道:“传令下去,从明天起,给我调集霹雳车,不分昼夜狂轰敌城,先吓破他们的胆再说!”
  
      于是,近千名袁军俘虏当天被放了回去,将延津惨败的消息带给了那些身处绝望中的黎阳守军。
  
      这些饱受饥寒交迫的守军们,原本就斗志低落,只凭着一线希望苟延残喘着,如今听说袁绍救他们的行动失利,残存的一丝希望也瓦解一空。
  
      就在城中人心离乱,斗志全无之时,苏军又给他们来了一个雪上加霜。
  
      近七百辆霹雳车,从天明时分起,就开始对黎阳城发动无休止的狂轰烂炸。
  
      从白天到夜晚,数不清的石弹呼啸而去,铺天盖地的砸向风雪覆盖的黎阳城。
  
      一连数日狂轰,黎阳四门城楼毁损大半,沿城内线的房舍,尽皆被击毁。
  
      这些靠近城墙的房舍,原本已被袁尚征用,以安扎守城士卒,现下统统被击毁后,袁军士卒无处御寒,只能猫在城墙根下瑟瑟发抖。
  
      袁军本来就缺乏御寒冬衣,眼下又没房舍避风,在寒冷的摧残之下,成百成百的士卒被冻伤,丧失战斗力。
  
      黎阳,县府正堂。
  
      火炉熊熊,暖意如夏,与外面的天寒地冻,形成了鲜明对比。
  
      袁尚枯坐在那里,看着满案的大鱼大肉,却食之无味,提不起胃口。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借酒销愁。
  
      一旁的颜良和审配二人,脸色也阴沉如铁,沉默不如。
  
      脚步声响起,一名年轻的黎阳县令步入了堂中,拱手道:“下官郭淮,拜见三公子,不知三公子召下官前来,有何吩咐。”
  
      袁尚瞄了他一眼,用命令的语气道:“郭淮,本公子再征集一万斛粮草,你可办好了吗?”
  
      “这——”郭淮面露难色,苦着脸道:“禀三公子,我县府粮仓早已粮尽,下官已叫县中所有官吏献粮,可实在是凑不齐一万斛。”
  
      袁尚脸色一沉,冷冷道:“城中不是还有千余户百姓们,你不会跟他们手里加征么!”
  
      郭淮脸色一变,忙道:“不瞒三公子,去岁为了主公的南征,县中已加征了数次粮赋,百姓已是困苦不堪,如今又被兵围数月,他们多只剩下一*命粮,不少人已开始卖儿卖女,若还再强征他们,就是把他们往死路里逼啊。”
  
      啪!
  
      袁尚把酒杯掷在了地上,怒道:“黎阳城若是陷落,他们统统都得死在苏贼的刀下,本公子和将士们死守黎阳,正是为了保护他们,他们就算只剩下最后一粒粮,也得甘心情愿的给我献出来!”
  
      郭淮眼见袁尚发怒,心中不由一凛,明知会触怒袁尚,但作为黎阳县的父母官,只能硬着头皮再劝。
  
      他便深吸一口气,拱手道:“三公子若真这么做,就等于把百姓们逼上绝路,眼下已经是怨声载道,下官只怕到时候官逼民反就不妙了。”
  
      袁尚大怒,厉声道:“郭淮,你难道是在威胁本公子不成?”
  
      郭淮面无所惧,慷慨道:“下官万万不敢,下官只是忠言逆耳,还请三公子三思而行。”
  
      袁尚怒不可遏,大喝道:“来人啊,把这个抗命的小吏,给我拖出去斩了。”
  
      郭淮身形一震,看着冷血残酷的袁尚,却并没有畏惧,只是摇头叹息,满脸失望。
  
      这时,审配却道:“三公子息怒,这个郭淮虽然有些不明大局,但这个时候本就人心惶惶,若再杀自己官员的话,只怕更会让人心离乱,不如免其死罪,先把他打入大牢。”
  
      袁尚这才消了一口气,喝令把郭淮夺了官职,押入大牢。
  
      左右士卒上前,抓起郭淮就要往外拖。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郭淮胳膊一抖,将左右士卒甩了开来,大步昂扬自行离去。
  
      袁尚这才表情缓和,摆手喝道:“他不听话,就给我换一个听话的人当县令,继续向那些百姓搜刮粮草,谁家敢藏余粮,格杀勿论!”
  
      此时郭淮刚走出大堂,听到身后传来袁尚冷酷的话,仰望满空风雪,长叹道:“袁家视百姓为草芥,若是不亡,天理不容啊,唉——”Ps:书友们,我是堂燕归来,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