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不稀罕你的臣服
这个名字出口,袁术身形僵在原地,俨然被苏哲的气势震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苏哲俯视着他,冷冷道:“袁术,咱们可算是见面了,你有何感想?”
  
  他这一番充满讽刺意味的话,令袁术身形猛然一颤,方才真正明白过来,站在他面前的,就是那个苏哲。
  
  那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寒门狗贼,一步步的把他步往绝路,直到今天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以胜利者姿态藐视着他的男人。
  
  苏哲那轻蔑的眼神,那威压的气势,仿佛在尽情的蔑视着他,将他最后尊严,狠狠的踩在脚下。
  
  “苏哲,你这个卑~~”
  
  袁术咬牙切齿,想要鄙视苏哲的身份,“卑微”二字尚未出口,却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他怕了。
  
  他怕苏哲象杀他儿子那样,一怒之下将他斩杀。
  
  他怕死!
  
  苏哲看了一眼他脚边的剑,立刻猜出了袁术适才想要自杀,剑既然落地,袁术却还站在这里,说明袁术没这个胆量自杀。
  
  苏哲便冷笑道:“袁术,看来你是想自杀没自杀成啊,你倒是自杀给我瞧瞧啊,让我看看你这位出身高贵的袁家子弟,是多么的有气节。”
  
  袁术拳头陡然一握,脸色憋红到要炸到,眼中奔涌着羞怒之火,一口牙都差点给咬碎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想抓起地上的剑,就那么抹了脖子,以免被苏哲再继续羞辱下去。
  
  纠结了好一会,他却终究还是没能下的去手。
  
  他到底还是纸醉金迷惯了,舍不得这个花花世界,舍不得美人美酒啊。
  
  苏哲一声冷笑,讽刺道:“所谓高贵的袁家子弟,也不过如此,袁术,就你这点胆量,还敢轻视我的出知,还敢称帝,你就不怕让人笑掉大牙么。”
  
  作为胜利者,苏哲有资格尽情的羞辱袁术。
  
  袁术恼羞成怒,心中气恨不已,大吼道:“苏哲,你别以为你胜了朕,就能让朕臣服于你,朕之所以要活下去,就是要亲眼看看,你这个卑微的小人,是怎么死无葬身之地!”
  
  袁术很天真,他以为,苏哲忌惮于他的身份,虽然活捉了他,但却不敢杀他,而是想劝降他。
  
  毕竟,他可是袁家的嫡子,如果能逼迫他投降,这对苏哲来说,意义极为重大,等于是给天下诸侯树立了一个榜样:
  
  连人家袁术这样出身的诸侯,都臣服于苏哲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臣服呢。
  
  看着自以为是的袁术,苏哲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讽刺。
  
  袁术神色一震,一时看不明白苏哲是在笑什么。
  
  笑声戛然而止,苏哲俯视着袁术,冷哼道:“袁术啊袁术,你还真是自以为是到愚蠢透顶的地步,莫说我苏哲现在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可能容忍你这个称帝的逆贼活在这个世上,就算你不称帝,你以为我会在意你有没有臣服于我吗?”
  
  袁术脸上的青筋在抽动,神色震撼,眼眸开始充血。
  
  苏哲马鞭一指他,用极尽蔑视的语气,傲然道:“我苏哲生平最恨你这种自以为出身高贵的家伙,刘表早就给你做了榜样,可惜你不知死活,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下去陪刘表去吧。”
  
  袁术精神震撼,整个人陷入了惊惶困惑的地步,显然是想不通,苏哲何来的自信,竟敢如此狂妄。
  
  苏哲却厉声喝道:“许褚何在!”
  
  “末将在!”早就按捺不住的许褚,慨然上前。
  
  苏哲马鞭一指袁术,喝道:“把袁术先给我拖下去,明日我要在寿春南门,当着寿春百姓的面,公斩袁术!”
  
  苏哲不但要杀袁术,还要用袁术的人头,来平伏寿春百姓心中对袁术的怨气,以收取人心。
  
  袁术大惊失色,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歇厮底里的大叫道:“朕乃天子,朕乃袁家的嫡子,我袁家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苏哲,你敢杀朕,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姓袁的狗杂种,你鱼肉百姓,害死了老子多少乡邻,活该你有今天,老子叫你再骂!”
  
  许褚愤吼着上前,一巴掌就狠狠的扇在了袁术的脸上。
  
  袁术“啊”的一声惨叫,直接被扇出三步之远,连门牙都被扇掉了几颗,脸上顿时一个血淋淋的掌印。
  
  “你竟敢打朕,你这个下贱的狗贼,你竟然敢打朕~~”袁术怒瞪着许褚,满脸的惊愕愤怒。
  
  许褚却懒的跟他再废话,大步上前,虎掌一把抓起了袁术的头发,如拖死狗一般,拖着他就往外而去。
  
  袁术何曾受到过这等羞辱,脸色扫地不说,痛到头皮都几乎要被撕裂,如杀猪般的嗷嗷痛叫。
  
  许褚却不理会他,只管拖着一路出了金殿大门。
  
  苏哲翻身下马,缓缓的走到了那本属于袁术的龙座上,围着龙座转了一圈,然后从容的坐了下去。
  
  目之所及,整座皇宫,整个寿春城,已被他踩在了脚下。
  
  此时此刻,坐在这龙座之上,苏哲心头不禁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兴奋。
  
  那是君临天下,俯视万民,高高在上的感觉。
  
  无比奇妙,无比的让人难以自拔。
  
  “单是往这龙座上坐一坐,感觉就爽到不得了,怪不怪那么多人想要当皇帝,只可惜,当皇帝也要先有当皇帝的实力才行,操之过急,只能自取灭亡……”
  
  苏哲手抚着那黄金雕刻的龙头扶手,心中不禁构想起了遥远的未来,一幅宏伟的蓝图浮现心头。
  
  皇城攻破,袁术被俘,宣告着寿春之战结束。
  
  苏哲在享受片刻的闲逸后,当即下达了止杀令,停止再做无谓的杀戮。
  
  当晚,他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尽取库府中的酒肉,犒赏血战余生的将士们。
  
  袁术在淮南横征暴敛,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库府中粮草酒肉是堆积如山,如今则统统都落入了苏哲之手。
  
  好酒好肉,堆积如山的金钱,苏哲都毫不吝啬,大方的赏给有功将士,以奖励他们的奋勇而战。
  
  三军将士无不感恩,当晚的寿春城,陷入一片欢歌笑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