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鬼 狐
“拿酒来!”曹操一声兴奋的大喝。
  
  左右侍从,忙将一壶好酒端上,刚想给曹操倒上一杯时,曹操将酒壶一把夺过,仰头痛快的豪灌起来。
  
  整整一壶酒饮尽,曹操把酒壶往地上狠狠一摔,欣然喝道:“传令下去,命各军做好准备,我们杀回兖州,找陈宫那群叛贼算账的时候就要到了。”
  
  “主公冷静,主公先冷静。”荀彧却笑着劝慰,把曹操拉着重新坐了回来。
  
  曹操却道:“文若这话说的,你看我这样子,象是不冷静吗?我冷静的很呢。”
  
  荀彧一怔,苦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主公冷静,今日我亲自把这消息报知主公,也是要建议主公做好出兵准备,不过嘛……”
  
  他欲言又止。
  
  曹操嘴角钩起一抹冷笑,问道:“我说文若,你该不会是对那个苏哲心存忌惮,担心我们此去兖州,一旦跟他交锋,会占不到便宜吧。”
  
  荀彧轻叹一声,方道:“主公既然猜中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想这苏哲现在挟天子以令诸侯,占据着大义名份,又把吕布杀的连战连败,兵锋直捣中原,这个人的强大,已超出了我的想象,与他交锋,确实得小心才是。”
  
  他一番话,毫不掩饰对苏哲的忌惮。
  
  一旁捂着蛐蛐的程昱,也附合道:“文若所言极是,这个苏哲本就是九奇之首,听闻现在又有九奇之一的凤雏庞统相助,更是如虎添翼,这龙凤二奇联手,把吕布玩弄于股掌之中,确实不可小视。”
  
  “嗯,卧龙,再加上一个凤雏,吕布那厮光靠一个陈宫的智谋,确被要被戏耍。”
  
  曹操先是点点头,接着一拍荀彧,“他二人是九奇,我曹操不也有文若你这个仁麒么,一样是九奇,怕他做什么。”
  
  “主公千万别这么说。”荀彧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嘲道:“彧只善长大势的分析,随机应变,决战于两军之阵,非是彧所长,何况那边还是卧龙和凤雏联手。”
  
  曹操眉头微微一皱,便反问道:“那怎么办,难不成就因为怕了那所谓龙凤,咱们就放着这大好的机会不要了么?”
  
  “不是,当然不是了。”荀彧摇摇头,嘴角却掠起几分诡色,笑道:“彧其实是想告诉主公,彧已经邀了一人前来辅佐主公,以此人的智谋,再加上彧,或许可跟卧龙凤雏一战。”
  
  “当真?此人是谁?”曹操眼睛精光一闪,又兴奋起来。
  
  荀彧便不紧不慢道:“此人姓郭名嘉,亦为九奇之一,名号‘鬼狐’。”
  
  鬼狐郭嘉!
  
  曹操神色微微一震,不禁喜道:“这个郭嘉我听说过,没想到他也是九奇之一,我记得他不是一直在袁绍那里么?”
  
  荀彧叹道:“这郭嘉出身寒门,主公大概也知道,袁绍此人是极看重出身的,郭嘉虽为九奇,却也难得袁绍器重,所以我便写信邀他来辅佐主公,他已经答应,说直接在濮阳城外与主公见面。”
  
  “好啊,袁本初放着九奇都不稀罕,白白送给我,我还真得好好感谢他啊!”曹操兴奋的哈哈大笑。
  
  这时,那程昱忽然想到会,便问道:“文若,这郭嘉是什么时候给你回的书信?”
  
  “大概,大概是三天前吧。”荀彧答道。
  
  程昱倒吸了一口凉气,奇道:“三天之前,吕布失陈留的消息还没有传开,那郭嘉就说在濮阳城在外与主公见面,莫非他早料到吕布会退守濮阳,主公会兵进濮阳,与苏哲争夺兖州不成?”
  
  荀彧神色一震,蓦然省悟,点头道:“你不说我还差点没注意到,照这样看来,这郭奉孝确实是算到了苏哲会胜,也算到了主公必会出兵。”
  
  “那这个郭嘉的智谋,就着实神鬼莫测了,怪不得是九奇之一,还有鬼狐的名号,我是绝计不如啊。”程昱啧啧赞叹道。
  
  听得那二人的议论,曹操神色是越来越兴奋,不由一拍案几,豪然笑道:“太好了,有郭嘉这等鬼谋之士辅佐,那苏哲还有何可惧,传令下去,诸军速做准备,我要即刻兵进兖州,直奔濮阳!”
  
  ……
  
  濮阳城以南。
  
  四万苏军,沿着北上的大道,浩浩荡荡的杀奔濮阳而去。
  
  战旗遮天,刀戟如林,森森军气令天地变色。
  
  自陈留城休整一日后,苏哲马不停蹄,率四万人马继续北上,直取濮阳。
  
  四万人当中,三万人是他本有的军队,另外一万人马,则是苏飞从后方发来编练的新军。
  
  有了这一万新军,苏哲便能很好的补弥士卒们连番作战,体力不济的软肋。
  
  陈留的兵马,至吕布威名扫地,不敢也分不出兵马沿途设防,通往濮阳的一路上,几乎没遇到什么想样的抵抗,各城的县令们也深深畏惧苏哲的威名,无不是望风而降。
  
  苏哲大军北上,一路不费吹灰之力,连破东昏,平丘,白马诸城,不出十日便杀奔至了濮阳以南。
  
  四万大军,于濮阳城西南一线安营扎寨,形成了威逼之势。
  
  而退守至濮阳的吕布,也做好了决死一战的准备。
  
  为了抵御苏哲,他干脆放弃了东面对青州曹操的防御,将王允和最后五千兵马,悉数调至了濮阳,会合现有的五千残兵败将,集结最后的一万兵马死守濮阳。
  
  一万兵马,虽然是残兵,但到底还能勉强一战,再加上濮阳这座兖州第一重镇,吕布要守还是勉强可以一守的。
  
  而让苏哲出兵前所忌惮的事情,也很快发生。
  
  冀州的袁绍,徐州的刘备虽然都没有什么动作,但青州的曹操却迫不及待的出兵了。
  
  由于吕布把防范曹操的兵马调至了濮阳,致使兖州以东几乎也处于不设防的状态,曹操所率三万大军,几乎是兵不血刃,一路长驱直入,沿着黄河直奔濮阳而来。
  
  中军大帐。
  
  苏哲看着手中情报,冷笑道:“看来曹操也看出了我想速破濮阳,这么风急火燎的往濮阳杀来,他这是要抢在我破城之前要赶到啊。”
  
  皇甫嵩捋着胡须,沉眉道:“濮阳城非旦昔可下,一旦曹操大军杀到,介时就形成了三方鼎足之势,形势就变的复杂了,看来这濮阳城不好攻取啊。”
  
  “小童,关键时候就看你的了,你可得给我想一条妙计出来。”苏哲期许的目光看向了庞童。
  
  “哎呀呀,这可有些伤脑子啊~~”庞童素手轻点着额头,一副为难的表情,却是站起身来,踱步于帐中。
  
  苏哲则闲然的喝着小酒,看着庞童那窈窕的丰盈的身姿,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脑子里不自禁的想起那两次误撞春光的画面,不由便有些失神。
  
  正神游遐想之时,庞童忽然转过身来,俏脸上扬起一抹诡笑,说道:“我倒是有一条计策,不妨试上一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