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然我娶了你?
“我不是要前往水镜老师的庄上,而是我早先就住在老师的庄上多日。”
  
  庞统不动声色的回答,微微侧过脸去,尽量不想让苏哲看到她脸上的晕色。
  
  “早就在了?”苏哲顿了一顿,又问道:“那这么说,水镜老师早应该知道你是女儿身。”
  
  庞统点了点头,叹道:“实不相瞒,让我女扮男装这条计策,原本就是水镜老师给我叔父庞德公出的。”
  
  原来如此。
  
  苏哲苦笑,便想他这位恩师,还真是个奇人,竟然连这种办法都想出来。
  
  他不禁叹道:“我还真没看出来,原来还是老师出的主意,那天他在我面前,可是半点都看不出来,咱们这位老师还真会演戏。”
  
  “你才知道啊。”庞统抿嘴笑了笑,“咱们这位老师啊,幸亏他比较懒,不愿意出仕,否则他要是出山,非得把这个天下搅个天翻地覆不可。”
  
  苏哲也跟着笑起来,二人间的气氛,便没那么尴尬。
  
  笑过后,苏哲又叹道:“他们让你一个女儿家,背负了这么多年的重担,也真是苦了你了。”
  
  “那倒也不是,其实……”庞统欲言又止。
  
  苏哲便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你我之间,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么。”
  
  庞统心头一震,迟疑一下,便道:“如果我说,我喜欢象‘庞统’那样,可以运筹帷幄,辅佐明主,搅动风云,你会不会觉的我疯了?”
  
  这下轮到苏哲身形一震,一时间呆住了。
  
  他再次重新审视眼前这个绝顶聪明,又绝丽无双的女子,才发现她是有多么的与众不同。
  
  她是一个虽为女儿身,却有着一颗男儿雄心壮志,宏图抱负的奇女子。
  
  而且,她与后世的那些,诸如武则天之类的女强人,又大有不同。
  
  那些女强人,她们想要的,乃是权力,是地位,是无上的荣耀。
  
  而眼前这个女人,她想要的,却仅仅是凭借着她的智慧,搅动风云,左右天下局势的成就感。
  
  一个想成为女宰相,女姜太公的奇女子。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小童,你真是我所知道,古往今来最有意思的女人了,哈哈~~”
  
  苏哲竟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庞统先是被他的大笑,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她就领会了他大笑的含义。
  
  苏哲的笑,并非是好笑,也并非是嘲笑,而是承认了她的与众不同,承认了她非同一般女子的志向。
  
  不仅仅是承认,更是一种尊重,一种欣赏。
  
  她松了口气,心中从未感觉到象现在这样的释然,甚至她头一次感觉到,自己遇上了知己的感觉。
  
  那种被人理解,被人认可的感觉,令她无比的开心,不禁也跟着苏哲哈哈大笑起来。
  
  屋间中,回荡着二人的笑声。
  
  这笑声,却把门外守候的貂蝉给惊动,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忙推门走了进来。
  
  当她看到苏哲和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从来没见过的女子开怀大笑之时,瞬间就愣呆在了原地。
  
  “公子,她,她,她是谁?”貂蝉一脸惊异的指着庞统。
  
  庞统笑声骤止,忙是示意苏哲,不要向别人揭穿自己的真实身份。
  
  苏哲却假装没看到,指着她笑道:“你没认出来吧,她就是庞统庞士元啊。”
  
  庞统无奈,只得嘟了嘟嘴,埋怨的瞪向苏哲。
  
  “她,她是庞士元先生?”貂蝉惊到目瞪口呆,满脸的难以置信。
  
  苏哲便拂手道:“你只要知道我们的凤雏先生,其实是女扮男装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详细,你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貂蝉“哦”了一声,这才转身退了回去,边关门边呢喃道:“真是奇了,一眨眼的功夫,庞先生就变成了女人,真是奇了……”
  
  房门关上,房中重新只余下了他二人。
  
  庞统便抱怨道:“你怎么就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她呢?”
  
  苏哲却不以为然道:“告诉她又怎么了,反正我都已经知道了,难不成我以后还要继续带着这难看的人皮面具,继续装男人啊。”
  
  “可是,我若不继续男扮女装,若以真面目示人,还怎么做你的谋士,为你出谋划策。”庞统便有些急了。
  
  苏哲却道:“你只是把面具给摘了,又不是把你那颗聪明的脑袋给摘了,怎么就不能继续给我出谋划策了。”
  
  庞统一愣,苦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的那些属下,他们怎么能容忍你让一个女人做你的谋主。”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苏哲恍然省悟,便一摆手,“这你的担心就多余了,我苏哲行事,向来是我行我素,我要用的人,别说是一个女人,就算是一个三岁小孩,谁也甭想拦着我。”
  
  看着他一副独断专行,将世人眼光视之为无物的气度,庞统娇躯一震,眉宇间不禁流露些深深的震撼。
  
  半晌后,庞统方道:“听你这么说,你以后还打算继续信任我?”
  
  “为什么不呢?”苏哲却反问道:“你自从出山辅佐我以来,算无遗策,帮我连战连胜,从南阳一直打到了陈留,你的每一条妙计,都让我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我有什么不理由不继续听取你的献计建言呢?”
  
  “你……你真的决定,不嫌弃我是个女人,还要断续听我的?”庞统表情已欣喜起来,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哎,那个机谋果断,料事如神的凤雏,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了,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还信么。”苏哲佯装有些不耐烦。
  
  庞统长吐了口气,如释重负,之前被苏哲戳破真身后,一直担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她便笑道:“也不能怪我担心,只是这古往今来,我还没听说过有哪一位君主,会用一个女人做自己的谋主,我多问几句也是正常。”
  
  “那是他们,你难道不了解我么,我苏哲最喜欢不走寻常路了。”苏哲也不失时机,自我吹夸起来。
  
  “那倒是,你这个人确实不同寻常,事事不按常理出牌,不然我还看不上你了呢。”庞统笑道。
  
  看着庞统那甜美的笑容,苏哲不禁心头怦然一动。
  
  他便把庞统肩一搂,笑眯眯道:“你要是还担心的话,干脆我娶了你得了,到时候你就能名正言顺的给我出枕边计了,你看怎样?”
  
  庞统一张俏脸,瞬间红成了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