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诱 饵
前方处,吕布已纵马杀到。
  
  他抬头看到那面“徐”字战旗,知道是徐晃拦路,顿时怒从心起。
  
  当初许县失守,正是徐晃攻破西门,给了他致命一击,这个仇,吕布焉能不记得。
  
  手中方天画戟,向着前方一指,吕布大喝道:“随我冲上去,辗碎敌军!”
  
  怒喝声中,吕布纵马当先,坐胯赤兔,如流火一般当先杀上。
  
  身后五千吕军士卒,如潮水般汹涌而上,扑向了肃然列阵的苏军。
  
  五千对三千,敌军人数占有优势。
  
  苏军将士却无半点惧色,个个紧握刀枪,严阵以待。
  
  徐晃同样是沉静如冰,巍然如铁塔般屹立,没有半分惧意,甚至眼眸中还涌动着兴奋的杀机。
  
  能对战天下第一的吕布,也不失为一件痛快之事!
  
  五十步!
  
  眼见敌军冲近,徐晃手中战斧一扬,大喝道:“苏家军的勇士们,随我杀尽敌寇!”
  
  徐晃挥舞大斧,如狂风般射出。
  
  列阵的三千苏军将士,轰然裂阵,挟着震天杀声,迎着敌军狂袭而上。
  
  两支兵潮相对撞来,转眼间,轰然相撞。
  
  咔嚓嚓!
  
  兵器断折声,人马惨叫声,肢骨崩碎声,震天而起,顷刻间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声音。
  
  一道绵延百步的血雾,如倒流的瀑布般冲天而起,再如雨点般溅落下来。
  
  乱军中,吕布和徐晃各自杀破乱军,撕碎一切阻挡他们的敌人,踏着血路冲向对方。
  
  瞬息间,两骑轰然相撞。
  
  吭!
  
  天地间响起一震崩塌般的巨响,斧与戟撞击飞溅起的火星,耀如如灼。
  
  那震荡开来的冲击气流,掀起漫空尘雾,竟将方圆五步之内,敌我两军士卒,统统都掀翻在地。
  
  交手一瞬间,吕布巍然不动,如天神般无可撼动。
  
  徐晃却身形剧烈一晃,只觉汹涌的大力灌入他的身体,搅到他气血翻滚激动。
  
  那握刀的双手都感到发麻,隐隐有被震裂虎口的感觉。
  
  “不愧是吕布,天下第一的武道,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徐晃心下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意,手中大斧一翻,狂笑道:“吕布,你就这点本事么,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哈哈~~”
  
  狂笑声中,徐晃急提一口气,大斧反*攻向了吕布。
  
  吕布怒了,狂怒!
  
  自虎牢关三英战吕布后,吕布还从未遇到过能与他一战的敌人。
  
  而自跟苏哲开战之后,他却先撞上黄忠,后撞上眼前这个徐晃,竟然武艺都极强,能跟自己较量一二。
  
  震惊之下,又被徐晃的狂言激动,吕布一声咆哮,手中方天画戟横扫而出,挟裹着天崩地裂的毁灭力量,狂辗而至。
  
  吭!
  
  戟与斧再度相撞。
  
  徐晃抖擞精神,傲然无惧,翻舞着大斧,跟吕布战成一团。
  
  这一场交锋,戟影与斧锋如电闪雷鸣,掀起的刃风狂尘,将方圆七步距离都覆盖,任何接近的敌我两军士卒,都将被绞碎。
  
  须臾,二人过招已走过二十招。
  
  徐晃终于开始力不从心了。
  
  吕布到底是当世第一猛将,放眼当世,也只有五虎上将级别的猛将,才能跟吕布交锋支撑百招。
  
  徐晃虽然武艺也属当世一流,但与五虎上将这种绝顶武将相比,到底还要逊色几分,交手不出二十招,便被吕布全面压制。
  
  徐晃被吕布压制,他麾下的苏军将士,也被人数占优的敌军,冲的快要支撑不住。
  
  苏军人数比敌军少了近一倍,又是几经大战的疲惫之师,怎么抵挡得住吕布手下这支生力军。
  
  交战不久,苏军便死伤数百,军阵也被冲成数截,败势已定。
  
  徐晃的嘴角,却悄然掠过一丝冷笑。
  
  三十招走过,徐晃强攻几斧,稍稍逼退吕布,拨马跳出战团,大喝道:“撤退,全军速速撤退!”
  
  大叫声中,徐晃拨马便走。
  
  徐晃一走,幸存的苏军士卒,正是望风而退,转眼间便军势崩溃。
  
  吕布战退徐晃,自信心更加爆涨,傲然喝道:“鼠辈,你哪里逃!”
  
  他纵动赤兔,催动着五千吕军士卒,穷追而上,对败溃的苏军是穷追猛打,一口气追出了七余里地。
  
  ……
  
  十里外,一座山坡上,苏哲正闲坐马上,嚼着蚕豆,远远望着北面大道方向。
  
  耳边已隐隐响起了杀声,尘雾也由远及近,正向这边狂袭而至。
  
  苏哲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喃喃道:“吕布,看来你是不长记性,又上钩了。”
  
  这就是苏哲和庞统,联手设计的一出妙计。
  
  他们经过周密估算,料定无法在吕布赶到陈留城之前,将城池攻破。
  
  所以,苏哲就用庞统之计,决定放弃围攻陈留,直接绕城而过,在此间设下埋伏,等着吕布落入陷阱。
  
  至于徐晃和那几千人马,不过是诱饵而已,为的就是诱使吕布追杀。
  
  马蹄声响起,黄忠策马飞奔,登上了山坡,拱手道:“主公料事如神,那吕布果然率军追来了。”
  
  苏哲点点头,问道:“吕布带了多少人马?”
  
  “大概有五千余人。”黄忠答道。
  
  “五千余人,差不多也是他现在兵力的一半了,嗯,灭了这五千人也足够给他致命一击了……”
  
  喃喃自语过后,苏哲脸上杀机凛现,扬鞭喝道:“传我号令,叫将士做好伏击准备,只等敌军入网,就给他们致命一击。”
  
  “偌!”黄忠得令,飞马奔下山坡。
  
  号令传下,埋伏于大道两侧林中,山坳间的苏军将士们,精神陡然振奋起来。
  
  骑兵胯上战马,步军握紧刀枪,弓弩手弯弓在手,一个个热血渐沸,做好了大杀一场的准备。
  
  那一双双冷绝的目光,死死盯着北面方向,看着狂尘逼近,看着数不清的身影进入视线。
  
  终于来了。
  
  奔行在最前方的,自然是徐晃和他的“败兵”,一路故意丢盔弃甲,营造出崩溃的假象。
  
  当徐晃策马经过那一座山坡下时,抬头瞟了山坡一眼,隐隐看到了一个俊朗的身影,勒马扶剑,驻立于山坡下,静静的俯视着他。
  
  徐晃知道,苏哲已等了他多时。
  
  他充满敬意的目光仰望苏哲,口中道:“主公,你当真料事如神,吕布果然中计被我引过来了,我的任务已完成,现在就看你的表演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