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三百零五章 戏温侯
皇甫嵩神色一凛,苏哲都拿出大将军的身份来压人,他哪里还敢再多言,只得无奈退下。
  
  铛铛铛~~
  
  金声响起,三万握刀在手的苏军将士,自然也被这突起的金声所惊,任谁也想不到,他们的主公,竟然会在两军交战的前一刻,下令撤兵。
  
  临阵撤兵,这可是兵家大忌啊。
  
  只是号令传下,军令如山,苏军将士们只得心怀着不安,匆忙掉头而撤。
  
  北面方向,吕布脸上却涌起了狂喜。
  
  他方天画戟一指苏军,冷笑道:“苏贼果然虚有徒名,岂不知临阵后撤,乃是兵家大忌,他自寻死路,谁也救不了他,传令,全军追击!”
  
  陈宫却面露狐疑,只怕苏哲有什么诡计,正想劝时,吕布却已兴冲冲的拍马而上,根本不给他提醒的机会。
  
  呜呜呜~~
  
  吕军阵中,肃杀的号角声冲天而起。
  
  原本排列整肃的敌军,陡然间裂开,成千上万的吕军步卒,挟着震天杀声冲向后撤的袁军。
  
  左右两翼,郝萌等骑将,也各率骑兵同时杀出,一路追击。
  
  苏军临阵后撤,先要转向,才能加速,而敌军却只需要裂阵直追便是,很快便被吕军迫近。
  
  只要敌军追上,阵形已散的苏军,就将遭受灭顶之灾。
  
  苏哲却无半点慌张,奔出了不出百步之后,忽然间勒马转身,看着将士们从他的身边掠过。
  
  到最后,本该在阵中的他,反而落在了大军后边,直面汹涌冲来的吕军。网首发
  
  “主公,你怎么不走了,再不走就要被敌军追上来了!”老将黄忠惊叫道。
  
  苏哲却傲对汹涌而来的敌军,一脸云淡风轻,没有半分惧色。
  
  待敌军将要逼近三十余步之时,他突然间一抬手,大喝一声:“时机已到,放火!”
  
  号令传下,事先已得到密计安排的文聘,即刻率领着百余名士卒,高举着火把冲了上来,将火把扔在了苏哲跟前五步的地面上。
  
  呼~~
  
  瞬息间,烈火骤燃而起,一道绵延数百步的火墙腾起,阻在了苏哲跟前。
  
  “主公,这火是?”黄忠惊异的看着突起的火墙,一脸的难以置信。
  
  苏哲却指着跟前地面,笑道:“老将军放心吧,我没那么傻,你好好看看前面的地面。”
  
  黄忠低头一看,才惊奇的发现,前方五步的地上,竟是事先挖了一道浅壕,里面堆满了柴草等易燃之物。
  
  刹那间,黄忠恍然省悟,喜道:“原来主公并非是无故撤兵,而是早有准备。”
  
  苏哲笑而不语。
  
  这一道火墙,正是庞统给他所献妙计中的第二个环节。
  
  第一个环节,则是诱使吕布破阵追击,目的同样已达到。
  
  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环节,给敌军致命一击。
  
  火墙的对面,疾冲而至的吕军士卒,面对这突起的火墙,不得不急忙收步,后队撞前队,一时形成了拥挤。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道火墙,挡住了他们去路,任由苏军从眼皮子底下从容撤走。
  
  “滚开,都给本侯滚开!”
  
  吕布一路喝斥,将士卒们撞开,来到了最前端。
  
  看着眼前阻路的火墙,吕布一脸怒火,咬牙切齿。
  
  他原以为,苏哲出了昏招,他可以趁机掩杀,一举将苏哲和他的三万主力,歼灭于这里。
  
  他却万没想到,苏哲竟提前布了这一招,以一道火墙掩护了撤退。
  
  吕布拳头暗握,透过火光,隐隐看到了苏哲的身影,那张厌恶的脸上,似乎还带着嘲讽般的笑容。
  
  “敢戏弄本侯,可恨!”
  
  怒极之下,吕布挂住方天画戟,弯弓搭箭,隔着火墙和数十步距离,朝着苏哲就是一箭射去。
  
  利箭破空而去,直取苏哲面门而来。
  
  世人皆知吕布的武道天下第一,却不曾知道,他的箭术也是天下无双,百步穿杨不在话下。
  
  这一箭来的太过突然,就算是苏哲也没有反应过来,还未来得及躲闪之时,射已射至面前。
  
  生死一瞬之间。
  
  突然间,半空中伸出一只手来,在千钧一发之际,竟将那支射来之箭凌空抓住。
  
  两军士卒,无不哗然变色,皆是被这一幕震惊。
  
  就连吕布也不由变色,万万没想到,苏哲军中,竟有人能徒手接住他射出的利箭。
  
  这得是何等的反应力!
  
  吕布急是看去,却才惊异的发现,那徒手接箭之人,正是当日在博望城外,跟他大战不分胜负的老将黄忠。
  
  “老匹夫,竟敢坏我好事!”吕布是又气又惊,没好气的大骂一声。
  
  苏哲这时才反应过来,看着手握利箭的黄忠,背后生出一层冷汗,暗自庆幸幸亏有黄忠在,不然今天自己就性命不保。
  
  吕布一箭,同样也激动了苏哲。
  
  他一指吕布,喝道:“老将军,给我把这箭射还给吕布,叫他见识一下你的神射!”
  
  黄忠二话不说,从箭壶中又取出两支箭,加上手中一支箭,三箭齐齐搭在弓中。
  
  只听嘣的一声弦响,三支利箭破空而出,穿越火墙直奔吕布而去。
  
  一箭三星。
  
  “那老匹,竟然会一箭三星的射术?”
  
  吕布又吃一惊,骤见寒光袭来,不及多想,急是舞戟一拨。
  
  铛~~
  
  一声金属嗡鸣,第一箭被吕布轻松荡开。
  
  第二箭速度胜过第一箭,直奔吕布面门而来。
  
  吕布反应也是极快,画戟刚刚荡出,即刻又收回,将第二箭也挡了开来。
  
  第三箭,却从他的头顶两步高的距离,飞射而过。
  
  “竟然射这么偏,什么一箭三星,原来老匹夫是虚张声势……”吕布嘴角立时扬起不屑。
  
  下一秒钟,却听身后响起了士卒的惊哗叫声,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吕布急是转头望却,却惊见黄忠这一箭,根本不是射偏,而是直奔着他身后的将旗射去,直接把旗绳给射断。
  
  那一面“吕”字大旗飘落下来,直接朝着吕布头上蒙去。
  
  吕布不及多想,手中画戟一舞,瞬间将覆落下来的自己将旗,斩成了碎片,漫空飞落。
  
  吕布一箭没射中苏哲,却被黄忠反射断自己将旗,还逼着他亲手斩碎旗帜,可以说逼的吕布颇为狼狈。
  
  看到这一幕,火墙这边的苏军将士,看到吕布这等狼狈一幕,无不哈哈大笑起来。
  
  吕布被如此戏弄,更加恼羞成怒,指着苏哲大骂道:“苏哲,你这胆小如鼠的奸贼,只会使这等小丑般的伎量,你可敢与本侯正面一战。”
  
  苏哲也不怒,只冷笑道:“吕布,你别急嘛,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我给你的大礼还没送上呢。”
  
  吕布一怔,听不明白苏哲什么意思。
  
  苏哲眼中却闪过一丝肃杀,闭上眼,用意念下令:“给我连接量子气象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