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神秘女子
“咳咳,这位小姐,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苏哲也反应过来,干咳着笑道。
  
  “登徒浪子,无耻奸贼!”
  
  女子哪里管他是不是坏人,几下游回岸边,抓起衣裳就把自己裹住,光着雪白的脚丫子跳上岸,头也不回的就狂奔而去。
  
  等到苏哲反应过来时,那女子已走的无影无踪,不见身影。
  
  “荒山野岭的,竟然还会撞上这样的福利……”苏哲苦笑着摇了摇头,既是感慨又是可惜。
  
  “刺客,哪里走!”
  
  就在这时,传来了胡车儿的喝声,就看到那女子又逃了回来,衣裳皆已穿起,神情却狼狈慌张。
  
  女子的身后,胡车儿正带着一队士卒,飞奔而来,把她逼回了岸边。
  
  显然,胡车儿他们是把这女子当成了刺客。
  
  “车儿,她不是刺客,莫要伤了她。”苏哲大声喝道。
  
  胡车儿得令,便手一招,制止了众亲卫,一圈人却把那少女围在岸边,叫她无路可逃。
  
  “你们想干什么?”
  
  那女子惊慌不已,一步步退往岸边,突然间后背撞上了什么,一回头才发现,苏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她正好撞上了苏哲的胸膛。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正好瞧见苏哲还没穿好衣服的样子。
  
  “无耻淫贼!”
  
  女子一声尖叫,双手急是捂住脸,把身子急转过去,不敢再多看一眼,一张粉白的俏脸,瞬间已红透。
  
  苏哲这才发现,自己太过坦然,忘记了人家是个女儿家,就这么随意的走上岸来,实在是失礼。
  
  “车儿,还愣着做什么!”苏哲瞪了胡车儿一眼。
  
  胡车儿会意,赶紧把衣裳递了上来,他接过来,方才从容不迫,慢慢吞吞的穿戴整齐。
  
  “这位小姐,你误会了,我也是在这里泡温泉,只是无意间撞见你而已。”穿好衣服后,他走到那女子面前解释道。
  
  女子仍是紧闭着双眼,手向外乱拨,骂道:“你个淫贼,离我远点,滚开!”
  
  “我说了是个误会,你怎么就不听呢!”
  
  苏哲也有些不耐烦,将她胳膊抓住,轻轻一用力,便将她制住。
  
  女子这才不得不睁开眼来,羞慌愤怒的眼神,正好与苏哲四目相对。
  
  一个年轻俊朗的的脸庞,映入眼帘。
  
  那张脸,闲淡之间,透着一丝威严,处处彰显着与众不同的气质。
  
  她一失看的竟有些失神。
  
  然后,她才猛的想起,眼前这个俊朗的男人,正是那个偷看她泡温泉,把自己那些不该与人看到的隐秘,尽收眼底。
  
  “无耻之徒,把你的脏手拿开!”少女气到满面通红,抬起另一只手,就要扇苏哲。
  
  苏哲一抬手,又把她另一只手钳住,任凭她如何挣扎都不松手。
  
  那女子本还在挣扎,但突然间,却象猛然觉察到了什么,停下了挣扎,目光惊奇的上上下下打量起他。
  
  苏哲见她不挣扎了,方才松开了她。
  
  “你是那车骑将军,苏……苏哲?”女子声音颤抖,半信半疑。
  
  “你认识我?”苏哲面露奇色,这话当是默认她所问。
  
  女子娇躯一颤,如水的眸中,透出惊奇万分的神色,其中珠光宝气掺杂着畏惧,震惊。
  
  惊怔了好一会,
  
  半晌后,少女方才是反应过来,急是福身一礼,低低道:“民女见过苏车骑,失礼之处,还请苏车骑恕罪。”
  
  “你到底是女儿家,遇上这种事,难免会激动,何罪之有。”苏哲很是大度,伸手握住了她纤细雪白的雪臂,将她扶起。
  
  女子方才松了口气,站起来时,正撞上苏哲的目光。
  
  一瞬间,她眼前不禁又回想起,方才在温泉中,跟苏哲偶遇,“坦诚相待”的那一幕。
  
  刹那间,她脸畔晕色又生,羞意泛滥,不禁又低下头,不敢正视。
  
  与此同时,她的一颗心儿,也砰砰乱跳起来,半湿的衣裳包裹下的傲峰,随着她局促的呼吸,起起伏伏,呼之欲出。
  
  这一幕,看得苏哲心头不禁怦然一动,一失也有几分失神。
  
  胡车儿在旁边就看的急了,嚷嚷道:“我说主公啊,你咋看人家漂亮就看直了眼哩,万一她是董卓什么的派来的刺客,想要美色勾引你,趁你不备一刀捅死咋办?”
  
  那微妙的气氛,立时被他这一嚷门给打断。
  
  女子脸一眼,明眸掠过几分不悦,回头瞪向胡车儿,“你这个矮冬瓜,真也是蠢的厉害,我要真是刺客,适才在温泉里时,就该用美色先把苏车骑迷住了,然后再趁机杀了他,我又用得着跑么!”
  
  她吧嗒吧嗒一番,把胡车儿给呛了回去,呛到他哑口无言。
  
  “倒是个反应机敏,嘴巴伶俐的女子……”
  
  苏哲心下暗赞,却道:“她说的对,她要真是刺客,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苏哲都信了,胡车儿自然不好再质疑,只得闷闷不乐的闭上了嘴巴。
  
  “对了,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苏哲笑看向了那女子。
  
  女子淡淡笑道:“我一介草民,名字说了苏车骑也不认识,苏车骑便叫我小童吧。”
  
  “小童,好啊,这小名听起来也不错。”苏哲点点头,又问道:“我很好奇,你又怎么认出我就是苏哲的?”
  
  自称叫小童的女子,轻声一叹,方道:“苏车骑挟天子以令诸侯,横扫荆州,当年刘表为了悬赏苏车骑人头,没少张贴苏车骑的影形图,小童家里也有一张,平时看的多了,所以就记住了。”
  
  原来如此。
  
  苏哲便又道:“我此番是打算前往拜访水镜先生,如今天色将晚,你一个女儿家呆在外面不*全,不知你家住哪里,或许我可以送你一程。”
  
  “这样啊,那民女正好跟苏车骑顺路,我家就在水镜山庄不远。”那小章答道。
  
  苏哲便叫胡车儿把马牵来,翻身上马,向她一伸手,笑道:“既然是顺路,那我就送你一程吧。”
  
  他这意思,自然是要跟她共乘一马。
  
  小童脸畔顿生一丝晕色,一时间有些难为情,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如雪的白臂。
  
  苏哲握紧那纤嫩的小手,轻轻一用力,便将她拉上马来,放在了身前,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抓住了缰绳。
  
  一丝若有若无的少女体香,沁鼻而入,令苏哲心头又是一动。
  
  而怀中那躯体,温软柔弱,让人有种想要保护她的本能冲动。
  
  苏哲却非登徒浪子,见到美人就走不动了,轻吸一口气便按下了心头悸动,一夹马腹,策马而出。
  
  小童轻哼了一声,赶紧双手抓紧马鞍,又本能的将身子靠紧苏哲的胸膛,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一路飞奔,转上大道不多久,水镜山庄的影子便若隐若现。
  
  小童便说自己家快到了,苏哲便将她从马上放了下来。
  
  “多谢苏车骑相送。”小童站在跟边,向高高在上的苏哲福身一礼。
  
  苏哲淡淡笑道:“你我能够遇上,也算是有缘,不必谢,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吧,就此别过。”
  
  说罢,苏哲打马扬鞭,带着一众亲兵扬长而去。
  
  那小童站在原地,望着苏哲远去的身影,脸上的羞涩渐渐褪下,朱唇微扬,掠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然后,她便走入树林中,在一颗参天大树下,拨开枯草,打开了一道石板,一条暗道出现在眼前。
  
  她没有一丝迟疑,便钻进了暗道之中。
  
  借着地道中微弱的烛光,她一路直行,片刻后走到了尽头,双手轻轻一推,便将一扇暗门推开。
  
  一座明亮的厅堂,映入眼帘。
  
  主座处,水镜先生司马徽正手不释卷,秉烛夜读。
  
  那一扇暗门,正好安在司马徽身后的墙壁上,他听到了吱呀的声音,知道是有人走暗道进来,便放下了书简,转过身来向后看去。
  
  当他看到小童之时,不禁面露惊色,奇道:“士元,你怎么是这副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