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脸也不要了
刘表仓皇的逃往江岸,幸亏那里还有近两千水军,几十条战船等着他。
  
  他匆忙逃上战船,也不顾那些从江陵城逃出来的败卒们死活,急是下令开船出港。
  
  正午时分,几十条战船驶入江上,望着渐渐远去的江岸,刘表才长松了一口气。
  
  他不敢有半分逗留,当即下令顺江东下,向下游方向逃去。
  
  一天后,刘表在巴丘一线,会合了前来接应的侄子刘磐所部三千兵马,勉强拼凑出了五千兵马,方才稍稍安心。
  
  傍晚时分,巴丘水营。
  
  中军大帐内,刘表干巴巴的枯坐在上首,满面愁容,形容黯然。
  
  黄忠,蒯越,蒯良,以及侄儿刘磐,个个都是唉声叹气,死亡的气息在帐中弥漫。
  
  半晌后,刘表才勉强缓过神来,抬头扫了众人一眼,问道:“到了这个地步,尔等还有什么良策,不如说说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苦着一张脸,无人作声。
  
  刘表火了,一拍案几,喝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难道要等到那苏贼追来,真把我们都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你们才肯开口吗?”
  
  在他这般逼迫下,刘磐才拱手道:“父亲,儿以为,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也别无选择,唯有弃守巴丘,退往夏口与黄祖会合,集结我们最后的力量死守夏口,若能成功逼退苏贼,方才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话音方落,蒯良便摇头道:“黄祖手下兵马不过万余,再加上我们的这点兵马,也不过一万五千余人,况且夏口城远不及江陵坚固,我们连江陵都守不住,何况是夏口。”
  
  刘磐神色一震,顿时黯然下来。
  
  黄忠便又道:“既然夏口守不了,不如我们就退往荆南,凭借荆南四郡多山的险要,说不定能抵挡住苏贼兵锋,他日再肆机反攻,收复失地。”
  
  刘表眼前微微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这时,那蒯越却又摇摇头:“荆南四郡乃贫瘠之地,根本无力支撑多少兵马,何况那四郡本就人心不附,前番叛乱才刚刚被平定,只怕到时苏贼大军压境,诸郡心存不臣之徒群起响起,到时我们内外敌,更将陷入绝境。”
  
  一席话,把黄忠这员老将说的无言以对,只能默然。
  
  刘表脸上的希望之色,也跟着一闪而过,重新又陷入了黯然。
  
  他一拍案几,气愤道:“去夏口也不行,去荆南也不可,那你们到底要本府怎么办?难道要本府去向那苏贼投降不成?”
  
  大帐中,瞬间鸦雀无声。
  
  蒯家兄弟对视一眼,蒯越便干咳道:“主公误会了,主公何等身份,岂能向那苏贼投降的,越的意思是,主公不妨向苏贼主动求和,若能成功,就能争取到宝贵的喘息时间,主公便能收拢败兵,重整旗鼓,待时机成熟,再向那苏贼反戈一击,洗雪耻辱!”
  
  主动求和!
  
  刘表听到这四个字,勃然变色,怒道:“你开什么玩笑,本府什么身份?本府乃堂堂汉室宗亲,当世名士,你让我去向那个寒门奸贼去求和?你让我刘景升颜面何存!?”
  
  蒯越被呛的一脸灰,不好再开口,只好向兄长蒯良望去。
  
  蒯良忙道:“主公息怒,我们当然知道,以主公之尊,去向那苏贼求和,自然是有损颜面,但现实如此,主公唯有仿效勾践,卧薪尝胆,度过眼前的危机,将来才有东山再起,洗雪耻辱的机会,还望主公以大局为重啊。”
  
  刘表满肚子的话,被蒯良这番话,硬是给憋了回去,一时无言。
  
  蒯越见势,知他已动心,跟着又道:“主公若能忍辱负重,他日东山再起,世人只会赞主公有勾践之奇,谁又会耻笑主公呢,越相信,勾践都有的心胸气度,主公岂会没有。”
  
  刘表沉默不语。
  
  这蒯家兄弟一番高帽往他头上一戴,等于是给刘表搭了梯子,让他可以勉强的顺着梯子下来,不至于颜面跌很惨。
  
  刘表虽好虚名,却也是聪明人,他很清楚,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他已别无选择。
  
  正当这时,帐外亲兵匆匆而入,拱手道:“禀主公,我们已清点过收拢败兵,并未见到大公子的身影,据逃出来的几名士卒称,大公子没能及时上船,被敌军俘虏在了江边了。”
  
  “什么!”刘表大吃一惊,腾的站了起来,满脸的惊慌失措。
  
  一瞬间,他心凉透顶,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知道,他年过半百,膝下唯有二子,长子刘琦被苏哲所杀,次子刘琮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
  
  眼下刘琮竟也落在了苏哲的手中,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就意味着他刘表就要绝后了。
  
  连后都绝了,就算将来东山再起,又有何用!
  
  震惊过后,刘表一屁股跌坐下来,双目无神,失魂落魄的呆愕在了那里。
  
  这时,蒯越趁势道:“主公,连公子也被苏贼所俘,我们就更得向苏贼求和了,只有求和成功,主公才有可能换回二公子啊,请主公三思。”
  
  刘表身形一震,猛然间省悟,脸上再也看不到半点纠结,急是颤声道:“快快,立刻替本府修书一封,派人速往江陵向那苏哲求和!”
  
  ……
  
  江陵城。
  
  此时的苏哲,正在江陵城大摆庆功宴,犒赏有功将士。
  
  这一战后,荆州最重要的三座城池中,他已夺取了两座,只余下了一座夏口孤城,至于荆南四郡,根本微不足道,只要夏口城破,刘表覆灭,便可传檄而定。
  
  他离全取荆州,只差一步之遥。
  
  当此关键时刻,苏哲当然不会给刘表喘息的机会,自然要尽快休养士卒体力精神,准备一鼓作气攻取夏口。
  
  而好酒好肉的赏赐,自然是最好的休养方式。
  
  至于这些酒肉,则皆要归功于刘表,想他在江陵积聚了无数的粮草牛羊,足可抵数年之用,如今城池一破,都统统成了苏哲的囊中之物。
  
  吃喝到第三天,将士们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苏哲就准备着克日起兵,顺江东下去取夏口。
  
  就在这时,蒯良却带着刘表的亲笔书信,回到了江陵,向苏哲表明了刘表的求和之意。
  
  刘表主动求和,对苏哲来说,自然颇为意外,而在看完刘表的亲笔书信后,苏哲却看到了收复一员大将的机会。
  
  于是,苏哲便叫蒯良暂退退下,称他在稍作考虑之后,再决定要不要接受刘表的求降。
  
  紧接着,苏哲却带着刘表的那道亲笔书信,亲自前往江陵大牢之中。
  
  牢门大开,昏暗的牢房中,苏哲看到了枯坐的文聘。
  
  这员荆州大将,此时此刻正盘膝坐在那里,脸色黯然阴沉,双目紧闭,如同一樽没有生命的石像。
  
  苏哲再看了看他跟前案几,上面摆放的美酒好菜,一筷子都没有动过。
  
  显然,文聘是心情沮丧,食不知味。
  
  “怎么,这饭菜不合你文仲业味口,还是你想绝食而死啊?”苏哲冷笑着走入了牢房。
  
  文聘身形一震,睁开眼来,见是苏哲,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却依旧一声不吭。
  
  苏哲拿起尚温的美酒,饮下一口,却是叹道:“你文仲业年纪轻轻,方才崭露头角,一身才华还没有施展,若就这么绝食而死了,实在是可惜了。”
  
  看似随意的三言两语间,苏哲就将文聘捧为大将,让他感觉到了面子,感觉到了尊严。
  
  文聘身形微微一震,倔强的表情似有缓和,似乎想要说什么,话到嘴边,却欲言又止。
  
  酒饮罢,苏哲正色道:“眼下我全取荆州就在眼前,天子这面大义旗帜也在我手中,你若能归顺了我,他日随我北进中原,与天下群雄争锋,成就不世之功,必可青史留名,这不是比绝食死在这种鬼地方要好上一万倍么。”
  
  他再次劝降文聘。
  
  文聘善于用兵,精通水陆作战,武艺也不弱,历史上归顺曹操之后,就常年被曹操重用,镇守一方。
  
  这样一员堪当大任的大将,苏哲当然想收复。
  
  何况文聘也算是荆州次等世族的代表,他若能归顺于苏哲,就等于树立了一个榜样,可令更多摇摆不定的荆州人才,选择投效于他。
  
  现在,苏哲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让文聘不再为背弃刘表,而背上心理负担。
  
  他说话之时,悄然察看文聘眼神,也看出文聘眼神不定,心下已然被触动。
  
  只是,文聘犹豫了半晌,却微微一咬牙,拱手叹道:“苏车骑如此赏识,实令我倍感荣幸,只是刘荆州于我有恩,待我不薄,要我背弃于他,我实在是于心不忍。”
  
  “你对刘表忠心,刘表却未必并心你的死活啊,你自己看看吧。”苏哲一声冷笑,将手中那道刘表的求和书拿了出来,递给了他。
  
  文聘愣了一下,茫然的接过了那书信,低头看过几眼,不由神色一震。
  
  显然,文聘也没料到,堂堂刘表,竟然选择向苏哲低头求和,颜面尽扫。
  
  一时间,文聘眼神中流露出了几分失望,似乎对刘表的求和之举感到失望。
  
  再继续看下去,失望的表情消失,转眼间,被愤怒所取代。
  
  他眼中怒火越烧越旺,突然间悲愤骂道:“好个刘表,枉我念你恩情,想要为你死节,没想到你竟然丝毫不关心我文聘的死活,你这样绝情的主公,我文聘忠于你还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