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就是天命在身!
徐庶悄然离去,苏哲并不知情。
  
  实际上,徐庶的存在与否,对苏哲来说,已经不重要。
  
  仗打到这份上,他已占据绝对优势,苏哲相信,莫说是徐庶,就算是真正的“卧龙”站在刘表那边,也休想帮那老狗回天。
  
  当天一场将计就计之策,灭了近三万敌军后,第二天,苏哲便下令,继续对江陵城发动夜以继日的投石机轰击。
  
  石弹无休止的轰击城墙,再加上不时降下的春雨,对城墙的浸淋,渐渐的,原本坚固的城墙,开始出现了裂隙,墙体隐隐现出了动摇的迹象。
  
  苏哲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有城墙在轰击雨浸之下,变的足够脆弱,他才有机会动用气象攻击,一举轰破城墙。
  
  十天后。
  
  天光大亮时,五万袁军将士,便已肃立于营中,心怀激动,杀机渐燃。
  
  大帐方向,突然间响起躁动声,一条通往营门的大道,主动分开。
  
  苏哲坐骑白马,在将士们仰慕的目光注视下,如真命天子一般,缓缓穿过人群,走向营门。
  
  金光的晨光照耀下,他如天神一般,威势无双。
  
  “城墙已被轰的差不多了,也该是结束这场战争之时了……”
  
  苏哲深吸一口气,马鞭一扬,喝道:“全军出营,逼近敌城。”
  
  五万苏军将士,挟着激动的心情,悉数出营,逼城列阵。
  
  城头上,鸣锣声警之声,立刻响成一片,闻讯的荆州兵,纷纷被赶上了城头布防。
  
  攻守之势已成,苏哲却迟迟没有下令进攻。
  
  他闲坐马上,嚼着蚕豆,目光时不时向着北门上空瞅上几瞅,好似在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身边的皇甫嵩,徐晃,魏延等武将们,脸上便开始现出狐疑之色。
  
  当苏哲说要今天攻破江陵,结束这场战争之时,众将们自然是兴奋不已,以为全军出动,将是一场猛烈的攻城战。
  
  但兵马集结完毕,过了这么久,苏哲却迟迟不下攻城命令,不免令他们心下起疑。
  
  “主公,我军士气正盛,何不一鼓作气攻城,还在等什么?”徐晃忍不住进言道。
  
  苏哲却淡淡笑道:“不急不急,现在天时还未到,还不是攻城的时候。”
  
  天时未到?
  
  徐晃神色狐疑,听不懂苏哲说什么,只得按下猜疑,继续耐心等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觉太阳已高升,但过不了多久,天上渐起乌云,又遮住了阳光。
  
  “就是此时了!”
  
  苏哲眼中掠过一丝兴奋,咽下最后一颗蚕豆,闭上眼,用意念下令:“系统,立刻对江陵北门上空区域,发动雷暴气象攻击。”
  
  “叮咚……权限核实完毕,开始锁定坐标,发射量子波,准备发动雷暴攻击。”
  
  大量的脑电波涌入了头脑,苏哲一阵的隐痛,不过他似乎已习惯了,忍耐力变强许多,只是紧皱没头,没有再痛到伏在马背上。
  
  其实,他本可以第一时间就发动雷暴攻击,不需要任何条件。
  
  不过他考虑到,自己已借着识天象的名义,发动了多次的气象攻击,而且还都是经常在无风无云的天气下,动不动就下雨打雷的。
  
  如此神奇的预测,难免会让人将他与那呼风唤雨的张角相提并论,被视为妖魔。
  
  所以这一次,苏哲特意等到了风起云聚,天有降雨之势的时候发动雷暴攻击,也算是为自己打掩护。
  
  量子波发动,很快覆盖月江陵北门上空,在量子波的作用下,云层越聚越密,摩擦也越来越剧烈。
  
  轰隆隆!
  
  一声春雷,骤然而起,震动了将士们已经焦躁的心情。
  
  这一声雷,也把左右诸将惊醒,个个恍然惊悟,目光急是望向苏哲。
  
  徐晃也蓦然想到什么,惊异的问道:“主公莫非是又预测出了什么对我方有利的天象变化不成?”
  
  苏哲笑而不语。
  
  咔嚓嚓——
  
  就在徐晃惊异猜测之时,突然间,头顶响起一声,山崩地裂般的轰响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垂天而下。
  
  徐晃和所有人一样,吓了一大跳,目光不约而同的向着城门方向望去。
  
  只见那一道闪电划下,正中北门城楼,一瞬之间,竟将城楼劈塌了半边。
  
  咔嚓嚓——
  
  咔嚓嚓——
  
  紧接着,密如天网般的闪电,一道接一道的落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铺天盖地的轰向了江陵北门一线。
  
  雷鸣声,崩塌声,惨叫声,一时骤起,那景象,如同末日降临一般。
  
  徐晃目瞪口呆。
  
  皇甫嵩目瞪口呆。
  
  魏延目瞪口呆。
  
  五万苏军将士,一个个都看到目瞪口呆,匪夷所思。
  
  他们惊奇的看到,那座被他们用投石机,狂轰了半月之久,数十万枚石弹都无法动摇的江陵城,在闪电雷暴的轰击之下,竟然在分崩离析,轰然倒塌。
  
  无数双惊异的目光注视下,转眼间,以江陵北门城楼为中心的城墙,便倒塌了大半。
  
  “难道,主公预测到了这场雷……雷电?”徐晃惊诧的望向苏哲,声音都变的沙哑。
  
  苏哲却一笑,自嘲叹道:“看来老天爷对我苏哲还是真是好啊,又帮了我一次,老天爷,我谢谢你啦。”
  
  说着,他还装模作样,很认真的朝着天空拜了一拜。
  
  徐晃则已震惊到无话可说的地步,看向苏哲的眼神,已尽被敬畏所占据。
  
  那种敬畏,不是简单的敬重畏惧,而是一种对神明一般的敬畏。
  
  他自归顺苏哲以来,一次次见识到了苏哲预断风雨,利用天象变化,为我所用的神奇,心下已是接受了多次震撼的洗礼。
  
  而今日,亲眼见到苏哲预测到的雷暴,把江陵城墙都轰塌,这种震撼已达到了空前的地步。
  
  预测天象就够神奇的了,关键是,这雷暴天象发生的地点,如此的巧合,恰好帮他们破了江陵城,简直如同冥冥之中,上天故意在这么安排。
  
  如果当真是上天安排,那就说明,苏哲乃天命在身,是上天选中,结束这乱世的真龙!
  
  也就是说,苏哲乃天神转世,他徐晃如何能不敬畏如神明一般。
  
  徐晃尚且如此,其余那些再次见识到雷暴破城一幕的苏军将士们,对苏哲的敬畏,更是达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
  
  毕竟,在这样一个大多数人尚处愚昧,对天象变化神秘莫测,存在敬畏的时代来说,上天用威力强大的天象,一次次的帮助同一个人,这本身已是一次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上天在暗示,他们所效忠的主公,卧龙苏哲,九奇之首,乃是真命之主。
  
  无数从惊叹的目光注视下,雷暴来去极快,转眼电闪雷鸣般沉寂下去,尘雾渐渐散开,江陵北门已然轰塌成一片废墟。
  
  敌城已破,也该是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苏哲脸上笑容一收,杀机凛然而起,手中马鞭一指,大喝道:“我苏哲的勇士们,全线出击,杀入江陵城,给我杀尽一切顽抗之徒!”
  
  呜呜呜~~
  
  进攻的号角声吹响,五万将士沸腾的杀气,竟是逼散了头顶乌云。
  
  “随我杀个天翻地覆!”魏延一声厉啸,纵马舞刀狂杀而出。
  
  “杀——”徐晃也回过神来,一声大吼,提刀舞斧,电射而出。
  
  皇甫嵩看了苏哲一眼,轻吸一口气,口中喃喃道:“莫非,他当真是天命在身么?那汉家天子又是什么?汉家气数,当真要尽了么……”
  
  思绪翻滚中,皇甫嵩也不甘落后,纵马提杀杀了出去。
  
  诸将齐出,五万将士轰然而动,乌压压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向着废墟的城墙狂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