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挡我者,杀!
这一刻,文聘心如死灰。
  
  他万没有想到,苏哲智计如此,竟将他主公最后一线希望,也就此抹去。
  
  眼看着己军在箭雨下降入崩溃,文聘心如刀绞,喃喃道:“这苏哲,莫非当真是真龙降世,主公注定要灭在他手中么?”
  
  就在文聘惊魂之际,营门大开,苏军铺天盖地冲杀而至。
  
  苏军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文聘连重新组织士卒后撤,结阵进行抵挡的机会都没有。
  
  一瞬间,文聘恢复理解,大叫道:“撤退,全军速速撤退!”
  
  号令传下,文聘拨马转身,掉头就走。
  
  荆州兵早已崩溃,用不着他下令,都各自望风而逃,向着江陵方向逃窜。
  
  苏军却如虎狼般杀至,将那些来不及撤退的敌卒,如蝼蚁一般,无情的辗杀。
  
  文聘连头也不敢回,他知道以自己一己之力,无法挽回败局,逃的若是不快的话,自己也要把命掉在这里。
  
  苏军攻势虽猛,但死伤无数的荆州兵,尸体横叠遍地,倒也阻止了苏军的追击速度。
  
  就在文聘稍稍庆幸,以为他们可以顺利撤走之时,突然之间,侧翼方向,又响起了震天杀声。
  
  又一支苏军兵马,如洪流一般,狂杀而来,转眼之间,便将逃跑的荆州军从中截为两段。
  
  当先那员苏军大将,手提大斧,威不可挡,斧锋过处,疯狂的收割人头,无人能挡。
  
  徐晃。
  
  截断敌军的徐晃,纵马而回,率领着他的阻击之军,横冲直撞,将溃逃的敌军冲了个四分五裂。
  
  他人影过处,大斧四面八方狂斩而出,将数不清的敌卒人头尸块留在身后。
  
  狂奔中的文聘,猛一抬头,正撞见徐晃在自己眼前显威,肆意斩杀他的士卒。
  
  文聘的自尊心,被这一幕点燃了。
  
  身为荆州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名将,被苏哲杀到连战连败也就罢了,如今又落荒而逃,眼睁睁的看着眼前敌将,肆意斩杀他的荆州儿郎。
  
  做武将做到这份上,还有何颜面再逃下去。
  
  雄心骤起,暴怒之下的文聘,文聘纵马挥刀,杀破乱军,直取徐晃而去。
  
  此时的徐晃,杀的正兴起,蓦觉身前杀气袭来,抬头一看,便见一员敌将无人能挡,正向自己而来。
  
  荆州军中,能有这等武艺者,寥寥无几,徐晃一眼就认出,那敌将必是文聘无疑。
  
  “很好,文聘,今天我就拿你人头,做我为主公取荆州的首功!”徐晃豪情万丈,一声长啸,手中战斧狂扫而出,直取文聘。
  
  斧锋尚未轰至,凌烈无匹的劲风,便如无形之墙一般压迫而至,压到文聘喘不过气来。
  
  文陋顿吃一惊,立时意识到,眼前这敌将的武艺,只怕在自己之上。
  
  骑虎难下,他已没人选择,只有硬接。
  
  当下他深吸一口气,一声厉啸,手中大刀横扫而出,正面迎击。
  
  哐!
  
  一声惊雷般的巨响声中,刀斧相撞,溅出漫空火星,两骑错马而过。
  
  一瞬间,文聘全身剧烈一震,只觉无尽的巨力,顺着大刀灌入身体,震到他双手发麻,胸中气血鼓荡。
  
  这一击,将他的自信,震到几欲瓦解。
  
  一招交手,他才震惊的发现,眼前这员苏军大将,武艺竟在自己之上。
  
  “那苏哲竟有这等魅力,如此武艺的人物,竟也能甘愿为他效力?”
  
  文聘心中惊异,急是连吸一口气,强压气血。
  
  拨马回的徐晃,面露几分欣赏,心忖:“我那一斧力有千斤,这厮竟然能接下,看来荆州虽然偏僻,却也藏着强者。”
  
  欣赏归欣赏,徐晃手下却不留情,纵马而上,战斧挟着雷霆之力,横扫而出。
  
  文聘不及多想,急是举刀尽全力一挡。
  
  吭!
  
  震天的猎猎激鸣声中,文聘身形再是一震,胸中气血被震到鼓动到了嗓子眼,所受压力倍增。
  
  徐晃不给他半分喘息的机会,漫空斧影四面八方扫来,将他整个人包裹在了斧影铁壁之中。
  
  十招!
  
  二十招!
  
  三十招!
  
  一招招利斧斩落,文聘的每一次应招,都比前一次吃力,三十招走过,已是被逼到手忙脚乱,破绽百出的地步。
  
  “你的挣扎,到此结束了!“
  
  徐晃突然一声厉啸,双臂肌肉咔咔作响,手中大斧的力量和速度,骤然加倍。
  
  哐哐哐!
  
  三招电光火石的交锋,文聘虎口开裂,身形被震到失去重心,一声闷哼,震落马下。
  
  落地一瞬间,文聘顾不得撞击的痛楚,挣扎着就想爬起,人才刚刚站起来时,只觉后颈一凉,已被徐晃斧锋架在了脖子上。
  
  只消轻轻一斧,他就要人头落地。
  
  文聘心中悲凉无比,仰天长叹道:“没想到,我文聘尚未扬名天下,今日就要陨命于此,罢了罢了,这就是我的命吧……”
  
  叹息声中,文聘闭上了眼睛,一副悲凉赴死,引劲就戮的架势。
  
  徐晃见他一副坦然赴死的样子,不禁暗生几分欣赏,心忖:“这厮倒也算是条汉子,杀了他可惜,不如活捉交给了主公,若能说降了他,为主公所用,倒不失为一件幸事。”
  
  念及于此,徐晃战斧一手,喝道:“来人啊,把这厮绑了,交与主公处置。”
  
  左右一众苏军将士一拥而上,将徐晃绑了,往大营绑去。
  
  徐晃杀的兴起,又岂会满足于活捉一个文聘,一声长啸,纵马舞斧,再度杀向崩溃的蔡瑁。
  
  此时此刻,蔡瑁正夹杂在乱军中,怀着悲愤之极的心情,夺路狂逃。
  
  回头望望身后,却见他的荆州将士,死伤已是数以万计,血染田野,尸横遍地,惨烈无比。
  
  “怎么会这样啊!老天爷啊,我蔡瑁到底哪里做错了,你为什么这样惩罚我?为什么让那卑微的寒门奸贼,一次次的羞辱我,连我最后一次复仇雪恨的机会就破灭掉?为什么啊?”
  
  悲愤的蔡瑁,暗骂苍天,心在滴血。
  
  他是彻底的绝望了,放弃了复仇的念想,只想着能够活着逃回江陵,逃过这一劫。
  
  虽然他知道,就算是逃回江陵,也多半只是把他的死期,往后拖延了几天而已。
  
  饶是如此,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吧。
  
  蔡瑁不敢回头,夺路狂逃,但很快,他的希望就破灭了。
  
  徐晃这一路兵马的杀出,截断了他的逃跑路线,把他陷在了乱军之中,左冲右突不得出。
  
  就在他心焦之时,耳边突然间响起一声暴喝:“蔡瑁,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往哪里逃!”
  
  蔡瑁身形一震,猛然抬头,就瞧见一员年轻的小将,正向着自己舞刀狂杀而来。
  
  魏延,是叛将魏延!
  
  乱军中,魏延是挟着一股怒火杀来的。
  
  想当初时,他身为荆州军中一名下级军官,自问身怀大才,却只因出身不好,屡屡得不到提升。
  
  而早先蔡瑁的一次兵败中,他更是冒着以下犯上的风险,把蔡瑁强行从战场中拖走,救了蔡瑁一命,算是立下大功。
  
  那蔡瑁答应向刘表举荐他,以赏励他的大功,魏延以为看到了希望,满心期盼着自己终于能有出头之日。
  
  谁料到,那蔡瑁竟然言而无信,只因一句“寒门之徒不可信”,就食言而肥。
  
  正因如此,魏延才刘表彻底绝望,选择了归顺苏哲这明主。
  
  说到底,魏延对刘表的怨恨是根源,蔡瑁的食言,则是他叛变刘表的*。
  
  今日,战场之上,他再次撞上蔡瑁这种言而无信之徒,如何能不怒红了眼,要出一口恶气。
  
  “该死,怎么正好撞上了他,这厮武艺不弱,我不是他对手,怎么办?”蔡瑁心虚畏惧,一时竟失了分寸。
  
  就在这时,旁边的蔡和纵马迎出,口中叫道:“大哥,你先走,我来挡下这叛贼!”
  
  蔡瑁这才猛然省悟,急是拨转战马,便想着有三弟阻挡,多少能拖延片刻,自己足够逃往乱军之中。
  
  “谁挡我杀蔡瑁,谁就得死!”魏延马不停步,一声愤怒的咆哮,手中战刀狂斩而出,直取迎面而来的蔡和面门。
  
  蔡和急是举刀相迎,却不料自己武艺太逊,出招速度慢了半拍,刀还没举起来,魏延大刀就斩至。
  
  咔嚓嚓!
  
  一声骨肉撕裂的脆响声中,蔡和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当头从中劈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