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又是洞房花烛夜
深情一吻。
  
  董白却慌了,没料到苏哲竟敢对自己“无礼”,毕竟他们现在还没有成亲。
  
  女儿家的本能,令她就想挣扎推拒。
  
  谁料,苏哲双臂却紧紧抱着她,根本不容她反抗,强行一吻。
  
  那一瞬间,董白竟觉头晕目眩,全身酥软无力,一时神情恍惚,竟忘记了反抗。
  
  两个年轻的身影,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沐浴在斜阳之下。
  
  就在董白神智迷离之时,情难自己之时,苏哲却忽然间松开了她。
  
  董白失神了好一会,方才反应过来,当她睁开眼睛时,却看到苏哲正笑眯眯欣赏着她迷离荡漾的表情。
  
  这时,董白才猛然想起,自己方才竟是一时情难自己,陷入迷离之中,不但没有抵抗,还任由苏哲“欺负”。
  
  这一刻,董白是羞耻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哲却已心满意足。
  
  他只轻轻一吻,便撕去了董白的伪装,看穿了那冷艳的外表之下,也是一个渴望被爱的柔弱之心。
  
  她也是个外刚内柔的女人啊。
  
  苏哲这下就放心了,便笑呵呵道:“你着什么急嘛,新婚之夜,洞房之时,我们再温存不迟。”
  
  说罢,苏哲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董白尴尬在原地,痴怔的看着自己未婚夫离去,半晌后才反应过来,不禁骂道:“臭小子,竟然敢戏弄我,你个臭小子!”
  
  她的骂声中,却不再带有一丝的怨恨,隐隐还似有几分甜蜜。
  
  她嘴里骂时,那颤抖的手儿,却不自觉抚在了唇边,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又回想起了方才惊心动魄的画面。
  
  “难不成,我早已喜欢上了那个臭小子么……”
  
  ……
  
  蔡邕带着苏哲的回复,星夜兼程,由武关还往长安。
  
  当董卓得知,苏哲竟然要敲他一亿钱的竹扛之时,自然是恼火无比,把苏哲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差一点就抵毁了这桩协议。
  
  但冷静下来之时,董卓却只能强咽下这口恶气,不得不被苏哲勒索。
  
  没办法,谁叫马腾和韩遂,这两个卧榻之侧的强敌没有清除,关中经济尚未恢复,他巴不得立刻出关讨伐苏哲,却又有心无力。
  
  为了大局,他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不得不认栽。
  
  况且,苏哲这一亿钱,虽然是狮子大开口,但对董卓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想他当初撤离洛阳之时,掘了多少帝陵,搜刮了多少士民的钱财,一亿钱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半个月后,蔡邕再次从长安赶赴新野,这一次再来,还带了百余车马辆,数以亿计的丰厚嫁妆。
  
  这笔巨财,对董卓来说是九牛一毛,但对苏哲来说,却是雪中送炭。
  
  如今他收编了数以万计的降卒,扩兵之际,正缺的就是钱饷,这一亿钱足够他支撑一阵子的了。
  
  董卓千里送钱,苏哲当然是照单全收,直接把这笔钱用在了扩兵买马上。
  
  蔡邕抵达宛城后的七天,纳妾之礼正式举行。
  
  鉴于董白只是妾而已,这场礼仪,自然没有他当初娶黄月英这位正妻那位风光,仪式要简单许多。
  
  仪式虽然简单,但酒却不能少。
  
  苏哲趁势在府中,大宴众文武,也算是借着这场婚宴,慰劳一下他的文臣武将。
  
  夺下洛阳,击败董卓,又解襄阳之围,如今又逼得董卓被迫嫁孙女,种种痛快叠加在一起,苏哲这场喜酒自然是喝的无比畅快。
  
  直到喝到华灯高挂,醉了七八分之时,苏哲才在苏小小和貂蝉的搀扶之下,摇摇晃晃的前往洞房。
  
  推开房门,晃进新房,苏哲笑眯眯对苏小小和貂蝉道:“行了,你们就别进去了,记着,可不许偷听哦。”
  
  说着,他还一伸手,在她二人的翘臀上,各自轻轻拍了一巴掌。
  
  他这是酒醉七分,有些不正经起来。
  
  苏小小和貂蝉一声娇吟,脸蛋上顿时泛起羞红,没好气的白了苏哲一眼,便把他推进了房中,把房门强行关上。
  
  苏哲哈哈大笑起,忽的将房门推开,大步走了进去。
  
  洞房之中,红烛高烧,情意浓浓。
  
  董白身穿着着喜服,安静的坐在榻上,搁在腿间的双手却在暗暗揉着衣襟。
  
  她很紧张不安。
  
  战场杀敌,她可以连眉头都不眨一下,但这洞房之中将要发生之事,却令她心下难安。
  
  那些老妇们都已教过她,洞房中,要如何伺候自己的夫君,在董白看来,做那样的事,却实在是羞耻不已。
  
  眼下,她离从少女,变成女人已越来越近,自然是越发的心慌。
  
  这时,房门打开,苏哲走了进来。
  
  伺候的老婢们,纷纷向苏哲见礼,苏哲一抚手,将她们屏退。
  
  洞房之门重新关上,只余下了他二人。
  
  董白的心儿立时紧张起来,呼吸渐渐急促,喜服紧裹的傲峰,起伏渐渐剧烈。
  
  苏哲却没有半点慌张,毕竟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入洞房,也算是轻车熟路了,自然没什么好慌的。
  
  他很大咧的坐下,伸手将董白蛮腰一搂,素手紧紧一握。
  
  董白却是头一次,心下本就不安,被苏哲握住手的一刹那,身儿跟着一颤,呼吸愈发急促。
  
  她素手轻轻挣扎,本能的试图把手抽将出来。
  
  苏哲却不松手,不以为然的笑道:“堂都拜过了,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牵个手有什么好害羞的。”
  
  喜帕下的董白,己是羞得满面通红,只得任由他紧抚着自己的手。
  
  下一秒钟,苏哲出其不意,将她蒙在脸上的盖头,哗的掀了起来。
  
  一瞬间,那张集冷艳与绝美于一体,含羞如待放花蕾般的脸蛋,映入眼帘。
  
  谁能想到,曾经那个骄傲无双,杀人不眨眼的董大小姐,如今却傲气全无,变成了一位羞答答的小娇娘,就这么含羞的坐在自己眼前,准备任由他采摘。
  
  那别样的美,看得苏哲心头怦然大动,念火渐生。
  
  董白却愈发紧张,呼吸急促到胸脯剧烈起伏,媚眼如丝,羞意浓浓,不敢正视苏哲的眼光。
  
  苏哲却强行端起她尖尖的下巴,非要正面欣赏她的娇羞。
  
  堂堂董家大小姐,西凉第一美人,看似无法驯服的小烈马,如今,还不是乖乖的任我端详着脸蛋,甘愿做我的妾。
  
  这才是男儿当有的人生!
  
  苏哲心情大悦,念火狂燃,一声大笑,将董白扑倒在榻。
  
  一瞬间,董白只觉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她虽然早知道洞房之夜要做什么,也接受了嫁与苏哲为妾的事实,但常年骄傲的本能,还是使她下意的推拒苏哲,想要反抗。
  
  苏哲却贴近她耳边,吐着热气笑道:“你别忘了,你已是我的妾,不再是那个横行霸道的董大小姐了,这样的挣扎,还有什么意义。”
  
  一瞬间,董白清醒过来,精神重新回到了眼前的事实当中。
  
  是啊,她已不再是霸道的董大小姐,只有她摆布别人,别人休想摆布她。
  
  此时此刻,她已是苏哲这个臭小子的妾室,作为她的夫君,无论如何占有,享用她的身体,不都是天经地义的么。
  
  哪有新婚之夜,不让自己男人享用自己身体的道理呢。
  
  木已成舟,这就是命运吧……
  
  董白面红如潮,闭上了眼睛,不再抗拒,只安心接受命运为她的安排,接受眼前这迫不及待的夫君。
  
  苏哲见她臣服,越发爽快,便笑道:“放心吧,我会让你知道,嫁给我苏哲,绝对是你人生中最明智的选择,嘿嘿~~”
  
  坏笑声中,苏哲冲锋陷锋,发起了进攻。
  
  红烛摇曳,屋暖如春。
  
  月上眉梢,正是良辰美景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