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忠不义!
“你是指杨奉和白波军?”苏哲听出了董昭的话外玄音。
  
  董昭点点头,笑而不语。
  
  苏哲下意识的从腰囊间,掏出了一颗蚕豆嚼在口中,沉吟不语。
  
  正如董昭所暗示,白波军确实是个隐患。
  
  这四万兵马,把他们留在洛阳一带当然不放心,但若将他们带往荆州,进入到他的统治腹地,若是生出什么乱子来,同样后果难以设想。
  
  如果能把白波军分割开来,当然是最好的,一切的隐患便消弥于无形之中。
  
  关键却在于,这帮白波降将们,倒是很懂的抱团,偏生就是不肯分开。
  
  思前想后许久,苏哲方是叹道:“白波军确实是隐患,但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有将他们带往荆州去解襄阳之围,再看有没有机会把他们分割了吧。”
  
  “眼下这种情况,似乎这也是最好的选择了。”董昭点头附合。
  
  当下苏哲便传下号令给白波军,叫他们做好准备,随自己起程南下,去解襄阳之围。
  
  ……
  
  洛阳城西,白波军营。
  
  苏哲军令下达的当天,杨奉便在大帐中,召集了白波众将。
  
  “咱们白波军的根基,在河东一带,洛阳离河东又近,当然是留守洛阳最好,为什么要去南方?”韩暹第一个表地反对。
  
  那李乐也不满道:“就是就是,咱们一旦去了南方,就等于落入了那位苏车骑的老巢里,万一他耍什么诡计,想要针对咱们,那咱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大帐中,顿时响起一片反对之声。
  
  这时,徐晃却正色道:“众位将军,咱们既然选择归顺了苏车骑,就是认定苏车骑乃明主,他的命令我们自然要听从,就算是他叫我们赴刀山火海,我们也当死辞才对,诸位方才所说的,恕我不能赞同。”
  
  “什么明主,就你徐公明觉的他是明主吧。”韩暹一脸不屑,“他要是明主,怎么才封了杨兄一个杂号将军,到现在都没赏赐我们多少钱财,你瞧瞧人家董公,多大方,哪像他那样抠门。”
  
  韩暹这么一抱怨,周围众人又是一片附合。
  
  徐晃却道:“话不能这么说,判断一人是不是雄主,岂能只看他给的赏赐多少!苏车骑才新近崛起,自然不像董卓那样财大气粗,诸位之前不也是看中苏车骑有前途,方才决定归顺他的吗?”
  
  韩暹被堵了回去,只得不爽的嘀咕道:“我这不是看走眼了么,早知他这么小气,我管他有没有前途……”
  
  胡才却不耐烦了,一拍案几道:“管他是明主雄主,总之我和我的弟兄们是绝对不可能去南方的。”
  
  “我也是,我就留在洛阳,哪都不去。”李乐也斩钉截铁道。
  
  大帐中,众人又叫嚣起来,叫嚷着不去南方,要留在洛阳。
  
  啪!
  
  徐晃忍无可忍,猛的拍案而起,厉声道:“诸位要怎样,我徐晃管不着,反正我是绝不会做抗命不从之徒,告辞!”
  
  说罢,徐晃愤然而起,甩手扬长而去。
  
  韩暹便看向杨奉,面露讥讽之色,冷笑道:“我说老杨啊,这徐晃说起来还是你的部下,眼下看起来却只对那位苏车骑惟命是从,看来他现在是根本不把你这位旧主当回事了。”
  
  杨奉脸色一沉,面露恼色。
  
  就在这时,那李乐眼眸中涌起一丝精光,拍案道:“咱们白波的兄弟们也不是孬种,凭什么总给别人卖命,依我看,咱们不如反了那苏哲,从他手里把天子抢手,占据了洛阳城,也学那董卓玩他个挟天子以令诸侯,那才叫真威风!”
  
  此言一出,帐中白波众将顿时精神大振,情绪立时激亢起来。
  
  韩暹也激动的叫道:“对啊,咱们有四万大军,那苏哲在洛阳的人马也就有一万多,咱们夺了天子,拿下洛阳,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咱们凭什么给他卖命。”
  
  “就是就是!”胡才一拍杨奉,“我说老杨,咱们就这么干了吧,到时候你让天子封你做大将军,比那什么杂号将军不知强一万倍,咱们也都做四征将军,那才叫妻风快活呢。”
  
  大将军,挟天子以令诸侯……
  
  那一个个激动人心的字眼,听的杨奉不禁是热血沸腾起来,激动的拳头紧握。
  
  韩暹见状,趁势又劝道:“我说老杨,你就别犹豫了,眼下董卓都被打跑了,那苏哲嫡系兵马不过两万,还有几千人函谷关,这洛阳方圆百里之内,谁还是咱们四万白波军的对手,这可是天赐的大好机会啊。”
  
  “是啊老杨,你也不比那苏哲差,你有大将军不做,难道真就甘心给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黄毛小子卖命吗?”胡才再添一把火。
  
  杨奉身形陡然一震,胡才这番话,似乎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陡然间激起了他的雄心。
  
  他再没有犹豫,腾的站了起来,豪然道:“尔等言之有理,我们四万大军,足以横扫中原,岂能屈居人下,我杨奉就带着你们夺了天子,拿下洛阳,咱们挟天子以令诸侯,共享富贵!”
  
  他一拍板,众白波将立时沸腾,群起欢呼,无不激动振奋。
  
  当下,杨奉便与他们商议,明日发动兵变,突袭洛阳,击灭苏哲,然后再迅速南下,去追击没走多远的天子和皇后。
  
  商议已定,韩暹却道:“杨兄,我可得提醒你,那个徐晃现在可跟咱们不是一条心,得想办法先收拾了他才行,免的出了什么乱子。”
  
  “徐晃啊徐晃,你不跟我一条心,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杨奉脸上掠起一丝阴冷,拂手道:“你们放心下,稍后我会找个借口把他召过来,埋伏下刀斧手一举将他拿下,我绝不会让他成了咱们的绊脚石。”
  
  韩暹等人这才放心,众人匆匆散去,各自去做兵变准备。
  
  人去楼空,大帐中安静下来,杨奉激亢的心绪,也稍稍平伏,便琢磨着找个什么理由,把徐晃叫来,不动声色的把他除掉。
  
  “糟了,董承还在内帐,我们方才的议论,岂不是都被他听到了不成?”
  
  杨奉蓦然想起,急是提剑冲入了内帐,却见帐中早已空无一人,帐篷一角被撕了个大洞,显然董承已悄悄溜走。
  
  杨奉立时紧张起来,生恐董承走露了风声,急是从大洞追了出来,沿着地步的足迹追赶,没几步正好碰上一队巡卒。
  
  他一问董承去向,巡卒们回答,说是董承往徐晃营盘方向去了。
  
  “他这是怕走不快被我追到,没敢直接去洛阳城向苏哲通风报信,却去找徐晃庇护,该死!”
  
  杨奉暗骂了一番,急是回往大帐,派亲兵们把韩暹众将,即刻追回来。
  
  踱步于帐中,看着董承那个溜走的破洞,杨奉脸上已被残冷的阴影笼罩,口中喃喃道:“看来,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
  
  徐字营。
  
  徐晃一脸的沉重,回到大帐中,正襟而坐,闭目不言,沉思不语。
  
  “我既已归顺苏车骑,杨奉他们的不忠之心,就该向苏车骑禀明才是,我好歹为杨奉效命过,虽说当日是为了保住一城军民性命,不得不降他,但让我告发他,我也过不去这道坎……”
  
  正自沉思之时,帐外亲兵来报,言是一人自称叫董承,在帐外求见。
  
  “董承,他不是在杨奉帐中么,怎么深夜前来见我?”徐晃心下生疑,迟疑了一下,还是命将传入。
  
  片刻后,董承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还大口的喘着气,显然的走的太急。
  
  “董将军有什么要事,这么急着深夜来见我?”徐晃奇道。
  
  董承喘过几口气,一脸凝重,沉声道:“公明将军,事情不妙了,杨奉他们暗中商量好,准备明天发动兵变,突袭洛阳,击杀苏车骑,抢夺天子,想学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
  
  徐晃身形一震,脸色立变,惊道:“竟有此事?我只道他们对苏车骑心存不满,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反复无信,竟然又想背叛苏车骑?”
  
  “千真万确,乃是我亲耳听到,我还听到那杨奉怕你站在苏车骑那边,打算除掉你!”董承又道。
  
  徐晃心头一震,眉头深凝,眼神中涌起了深深的失落。
  
  就在刚才,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告发杨奉,却没想到,杨奉竟然毫不顾惜旧日之谊,直接就要杀了他。
  
  董承却急着劝道:“我是害怕被杨奉所害,才急着逃来向你报信,公明将军,事不宜迟,请你即刻起本部兵马,趁着杨奉他们还没动手,赶往洛阳去向苏车骑报信吧。”
  
  “杨奉,你先叛董卓,又要叛苏车骑,是为不忠,我顾念旧日之谊,不忍告发你,你却要设计害我,是为不义,既然你不忠不义,那就别怪我徐晃了!”
  
  徐晃决意已下,腾的站了起来,就准备下令召集本部士卒。
  
  就在他号令未下之时,突然间,帐外响起了震天杀声,四万八方似有兵马杀来。
  
  “糟了,杨奉他们定是发觉我逃走,提前要对你对手了!”董承脸色惊变。